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6章 还不是因为她!

第七十六章 还不是因为她!

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即便因为尊卑的问题,他们退避三舍般的躲或缩在沿街的房间,巷道里,避让这些兵勇,但无不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一骑马上那两个亲密的人。

玉树临风的苍蕴牵着缰绳昂首挺胸的护着怀中女子向前行径,而马上的女子虽然说脸是躲在苍蕴的颈肩处,却也还是被一些人依稀辨出,继而有些难以置信的窃窃私语。

一片细密的嘈杂入耳,秦芳只能当做自己没听见,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那份大骂的心,因为这沿途的一路,她把烦躁冷静下来后,就完全明白这个男人已经把他和自己绑在了一处,并以此来护自己周全。

她是感激的,但也是不安的。

因为,从父亲口中的描述以及大家对他的尊敬来看,苍蕴是一个聪明的人,可聪明的人是不会把自己置身与险地,并沾染上他国纠纷的,毕竟真正聪明的做法是远离开来做一个旁观者,而不是这样参与其中。

那么是什么,让他做出了这样的糊涂事?尤其是和自己弄出一份亲密的模样来,这可是拿名节来做赌注啊!喜欢吗?不,这不可能。

秦芳立时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们还不相识,而之后也不过一起去救人而已,喜欢,这根本不至于。

那么,他这么做只有一个可能……他需要自己!

秦芳想到了先前他正经要自己允诺的人情,此刻她越发的明白,这个人情只怕不是那么好还的,否则未免苍蕴牺牲的太大了些。

队列终于入宫,到了宫门前时,苍蕴不过轻轻软软的一扶,秦芳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手脚都恢复了力气,她瞪了他一眼,没有甩开他的手,由着他抱着她下了马车,两脚触地了,这才手一推,自然而然逃开了他的怀抱和他相距一步的并肩立着。

“两位这边请”黄门当下引着二人一路前行,待到殿前,他前去通报时,苍蕴才转头看她一眼轻声言语:“弱一点好。”

四个字,无非是告诉她,过刚易折的道理。

她不是不懂,可是,一想到要面对的是南宫瑞,她就是心里不爽。

“传!”此时殿前的太监唱了音,苍蕴和秦芳对视一眼,便入了殿。

“苍蕴见过陛下。”他立着身子微微一欠行了礼,秦芳却是没有办法的只能朝着南宫瑞下跪--此时此刻,他是君,她是臣,父亲流放之中只要一天没脱险,她就得低头的忍受一天:“卿欢见过陛下。”

“起来吧!”南宫瑞倒没在这上为难她的多跪,反而是扬声说到:“朕刚临朝就听守卫军报城郊出了乱子,更没想到二位也身涉其中,怎样,可有伤到?”

“托陛下的福,我们很好。”苍蕴立时回答,一句话就把秦芳一起给稍上了。

南宫瑞闻言眉微微一蹙,随即言语:“朕,知道苍公子剑术第一,有你护着,自是山匪难以得手,不过,苍公子你既然一并相护,怎的甄大夫又受了伤呢?还有,你大半夜的怎么会在那里,和惠郡主一起遭遇了这等乱子?”

苍蕴当下竟是一转头的看了一眼秦芳:“还不是因为她!”

南宫瑞立刻看向秦芳,秦芳抿了下唇轻声做答:“陛下仁爱,赦免我家人死罪改之流放充奴,然府中尚有家奴小子被人要强行净身,小子不从,以死撞柱,我自然是要去义庄为其收尸的,谁料想,在那里碰巧遇上了甄大夫前来送葬他的学生,结果倒发现他的学生没死,尚有气息,而之后竟有山匪来袭,慌乱之中……”

秦芳说道这里,看了一眼苍蕴,苍蕴当即接话:“陛下,您是知道我的,卿府出事后,偌大府邸只有欢欢一个人,她又因为受伤而有所昏沉,我心自是挂念,便不得不夜守以防她出事,可谁料,出了这种事,她去,我自是也跟着的,因此匪徒来时,我也只是第一时间护着她了,以至于当时竟没能护了甄大夫,苍蕴有愧。”

南宫瑞看着苍蕴那再一次低下的脑袋,咬了一下牙,随即言语:“听守卫军说,死者近百人,而其中大约有七十多人都是被你诛杀的,足可见当时情形危急,苍公子你是尽了力的,所以倒也不必有愧;不过朕很好奇,山匪为何一夜之间冒出这么多来,而眼下却偏偏无一活口,难以调查,朕听闻苍公子可以以武识人,那不知对这些山匪,可有什么相关告知朕呢?”

“这……”苍蕴撇着嘴的摇摇脑袋:“实不相瞒,传言总是夸大,苍蕴虽有师傅教导,大约能识得一些门派,却也得是心无旁骛才行,哪里就真能一对招就认得出来的!何况昨夜光顾着护她了,压根就没注意那些山匪的路数,这恐怕是不能为陛下提供一些相关了。”

南宫瑞闻言蹙着眉的一脸遗憾之色,当即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朕才刚刚临朝,竟就出现山匪来欲伤都城百姓,实在是可恶!”

他说了这话等着苍蕴来接,苍蕴却没出声,他扫看了一眼他,只能悻悻的自行言语:“苍公子对这帮山匪有何看法?”

“苍蕴认为皇上可以把那些尸体悬挂于城门,一来警告山匪,生事的下场,以达震骇的目的,二来嘛,若山匪有余党的话,自然会顾念这些尸体,前来盗取,到时皇上设下圈套将其逮住,或许就能顺藤摸瓜,知道这帮山匪是谁了!”

苍蕴这话一出来,南宫瑞是听的目露沉色如在思虑,秦芳则是瞥了他一眼。

悬挂自己禁卫军的尸体,你这是要南宫瑞自行打脸不成?

“苍公子的提议,朕,会考虑的。”南宫瑞此时说着看向了秦芳:“对了,朕刚刚听甄大夫说,他的学生死而复生,是因郡主你所救,可有此事?”

秦芳当即言语:“回陛下的话,卿欢进入停尸房时,那个韩家小子就有着气息,根本就未死过,后问了仵作,猜想可能是一时哽住了,没了一会的气而已,而至于复生嘛,这话还不好说,那小子身子极为虚弱,有先天不足之症,虽然卿欢已和药王联手救治,但,生还的几率还是很低,未必就能救活了,若是得老天庇护好运到极点的,活下了此番,也未必能活得更久,毕竟,他的先天不足已经让他难以再撑的过一年。”

秦芳选择了实话实说,她完全明白南宫瑞想要的是什么答案,而他知道这位如果根本就活不长的话,大约也会懒得再去谋害。

“哦?这小子竟是如此的虚弱难治吗?”南宫瑞眯了眼。

“难,说真的,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

南宫瑞眨眨眼:“那你为何还救他?难道这韩家小子和你相熟?”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