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7章 谋

第七十七章 谋

秦芳一听南宫瑞这话,当下眨眨眼:“陛下这话,卿欢不能理解,救人一定要熟才可以救吗?医者,不是应该救死扶伤眼里只有病人,而没有熟人不熟人的吗?”

南宫瑞抿了一下唇:“可你不是医者。”

秦芳当下冲着南宫瑞一欠身:“陛下,卿欢小时听过这样一句话:‘上医医国,其次疾人,故医者也。’有道是‘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卿欢无能,所会的皮毛医术只能医治一些病痛而已,委实属于下医,而儒家大师,高风贤者,于人授业,培人品德,不亚于医人,也算中医了,至于陛下您,更是手中掌着我们南昭国之命运,为百姓谋福祉,为苍生守社稷,说您是上医医国也算贴切不是吗?我们虽然不算医官,却都是医者,只是分着境界和对象而已,您说是吗,陛下?”

秦芳说完恭敬有加的冲着南宫瑞再欠了身子,看起来恭顺无比,可南宫瑞却是盯着她,唇抿的更深。

他说了她一句不是医者,她就说出这么一套话来,他想要反驳,就得否认自己是医国之人,他可能否定吗?

可若附和了,倒是不能因此而治她的罪了。

“朕说了一句,惠郡主倒给朕说了这许多,朕倒好奇,是谁和你讲了这些道理,又引得你入了医道?”

秦芳歪了脑袋:“话是谁说的,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毕竟那时年幼,至于为何入了医道,而是因为陛下您。”

“朕?”

“对!”秦芳抬了头:“卿欢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入宫为太子妃,辅佐储君,而琴棋书画纵使美好,也到底不过锦上添花,而读书,读历代君王,后妃之记载,却发现君王日夜为国操劳,很是伤身,纵使宫中医官诸多,却也因为尊卑以及帝王的讳疾忌医,而往往错失许多治病良机,延误了。那时卿欢就对医术有了兴致,为人解除伤痛,为日后的夫君守护一份健康平安,总是应该的,因此而学医。但,谁成想,物是人非,卿欢与陛下,到底无缘。”

南宫瑞的眼眯缝了起来:“既然口口声声是为朕,又为何要与他人相会,留下不洁之名?”

秦芳叹了一口气:“皇上,卿欢如果没有背负这不洁之名,难道也能入住中宫吗?”

南宫瑞立时沉默,但他却是眼神复杂的盯着秦芳。

“牙尖嘴利。”半晌后,他丢下四个字,摆了手:“你下去吧!”

“皇上,卿欢有一事不明。”秦芳此时又言:“听陛下刚才的意思,似乎那个韩家小子,卿欢救不得,是这样吗?”

南宫瑞的眉一蹙:“朕有说过救不得吗?”

“哦,那皇上过问的意思是……”

“救!”南宫瑞完全是瞪着她:“他可是甄大夫的得意门生,朕不能让柱国大夫伤心,所以过问,惠郡主,你最好努力把他救活!明白吗?”

秦芳立时点头:“卿欢明白了,卿欢定然会努力救治的,至于对方能不能活,这就看他的命了。”她说完这话,当下是折身的退了出去。

殿内一时间剩下的就是南宫瑞,苍蕴,以及先前通报的那个小黄门。

“苍公子,朕答应你的要求,是为了这江山社稷,可不是为了你的儿女情长。”

苍蕴眨眨眼,点了头:“苍某知道。”

“知道你还掺合进去?”南宫瑞啪的一下拍了扶手起身:“你当朕是黄口小儿拿来哄的吗?”

“苍蕴不敢。”苍蕴说着抬头看向南宫瑞:“苍蕴不是已经给皇上您,出谋划策了吗?”

南宫瑞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皇上啊,是您身边有先天不足的孱弱之人可怕呢?还是一个身有爵位,不在您身侧,却随时有可能自立为王的人可怕呢?”

南宫瑞的眼一眯:“你果然知道。”

“不,我不知道。”苍蕴摇头:“我本来看到的就是一个韩家小子而已,当然现在,我依然只看见一个韩家小子,而且正如欢欢所言,他未必能活,既然如此,皇上你有何必过多理会呢?当务之急,该是好好为甄大夫和都城百姓的安危查清楚这伙山匪的底细啊,万一他们是那位不安现状的王爷派来的人,皇上您倒可以好好敲打他们一二。”

苍蕴话说到此处,那南宫瑞的眼里立时闪过精光:“这好吗?”

“苍蕴不知什么叫好与不好,只知道谋与不谋,若陛下想安枕无忧,显然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他说着冲南宫瑞一欠身:“皇上,苍某得去照顾欢欢了,还请准许苍某告退。”

南宫瑞眼里正翻腾着一抹杀戮之气,猛然听到这句,便是一愣:“你当真喜欢卿欢吗?”

苍蕴眨眨眼:“一见倾心,还请皇上成全。”

南宫瑞笑了一下摆手:“下去吧!”

苍蕴当即告退离开,而他走后不久,南宫瑞起身走向了旁边的后堂,当精美的门被打开后,太后盛岚珠便是目有厉色的看着他:“皇上该不会是想要把卿欢和那个小子都放下了吧?”

南宫瑞眨眨眼:“苍公子给的意见很中肯……”

“关于对付那两位,哀家觉得可行,毕竟他们都有可能不安省,更何况还有一个手中有兵。”盛岚珠说着抿了唇:“但是如果你想把他们两个也都放下来缓一缓的话,哀家可不同意。”

“母后,事情总有轻重缓急,更何况,这个时候,朕需要苍公子的出谋划策,也需要甄大夫的伤痛来做文章。”

“哀家明白,皇上这是分身乏术是吗?”

“要把那二位拉下水,的确不是个轻松的事。”南宫瑞当即蹙眉:“尤其是把那一百多个禁卫军变成内鬼,这……”

“皇上,苍蕴那句话我是赞同的,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身为皇家子嗣,从来都是只能活出一个的!”盛岚珠说着伸手抓上了南宫瑞的手:“皇上,你已经是这南昭国的皇上,其他的人,只要不能有助你的社稷安稳,大可去除,不必姑息。”

南宫瑞点点头:“我明白,可是他们都是为朕身死的,若然扣上罪名……”

“他们是您的禁卫军,为你身死,本就应该,至于为你扣上罪名,那也是物尽其用罢了,皇上若是害怕流出去消息,那就只管雷厉风行,反正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南宫瑞当下捏了拳头,已经面色凝重的考虑起来,而盛岚珠看着他,忽而一笑:“皇上,就去费心周全这件事吧,至于卿家那个丫头还有那个该死的小子,就由哀家来处置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