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9章 豺,狼,生路之选

第七十九章 豺,狼,生路之选

剑出的飞快,秦芳刚听到声音,那剑便是一道寒光从她的耳边扫过,立时外面一声短促的惨叫响起,而紧跟着,苍蕴一手拉过秦芳将她撂在身后,随后手中的剑便隔着车架连续三刺,次次都有惨叫声响起不说,也有砰砰砰的掉落声入耳。

秦芳不是没经历过这样近距离的搏斗,对这种刀剑入腹的声音也谈不上陌生,不过因为那一瞬间来的奇快,她甚至都没发觉车厢外有马/夫之外的人存在,当苍蕴面露杀气时,她还以为他因为自己洞悉他的所求而要杀自己灭口,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对付行刺之人,这一时间也难免变了脸色。

毕竟,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拿话噎住了南宫瑞的口,他大约会咽不下这口气,找人在路上教训她一二,又或者如最初的打算那般,叫她真的贞洁不保好名声败坏,因此才不得不借靠苍蕴回府,毕竟她不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和人能搏斗的料。

可结果,苍蕴的名头在这里,这些人都还是冒了出来,可谓是胆大至极不说,更说明南宫瑞杀她之心有多重!

“趴下!”忽而苍蕴一声轻喝,竟是将手中的银月宝剑丢出了手,随即他一掌上抬,一手掐决般的一动。

那一瞬间,秦芳觉得自己隐约的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光影,而也就在那一霎那,马车的车厢便是四分五裂的弹开飞溅出去不说,秦芳更看到了前方左右数枚箭矢冲着自己飞来。

那些飞溅出去的木片碎屑竟纷纷碰到了箭矢,而后一阵噼啪如雨的声音过后。箭矢之雨悉数被击落,而这一瞬间那把悬空的银月便朝飞了出去,如一道白龙游弋盘旋,更如一道闪电反光晃眼。

秦芳只觉得银光闪烁了几下。宝剑便回到了苍蕴的手中,而此时马车终于停下,苍蕴举着宝剑朝着前方张口。

如狮般咆哮的声音便是传出:“今日留下你一人,是要你回去传个话。再敢在都城行凶,必叫你有来无回!”

静谧的街道,只有苍蕴这一声如浪般荡开,而后苍蕴一转身盘身坐下,便是把秦芳搂在了怀里:“走。”

这一声不大,马车却跑了起来,秦芳本想避开这样的亲密姿势,但苍蕴这一搂时,就搂在了她的腰眼上。熟悉的一刺之后。她果然又动不了。不过,却也因此,她看到了前方不远处一些远远的身影倒下。随即当车子从一些尸体奔过时,她更闻到了浓浓的血腥气。

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张口。才发现自己竟是能说话的。

“你杀了多少人?”

“一十三人。”苍蕴目色冷冷:“留了一个回去传话了。”

秦芳当即闭上了眼。

苍蕴转头瞧了她一眼,见她这般便是轻声言语:“怕了?”

秦芳再度睁开:“有你护着,我需要怕吗?”

苍蕴闻言一笑:“那你又为何这般……”

“我只是有些失望。”秦芳的眼眯缝了起来:“为这都城,为这南诏国的百姓失望!”

苍蕴眨眨眼:“那看来,你是认可我的了?”

秦芳转了脑袋看他一眼:“一个是豺,一个是狼,半斤八两。”

苍蕴的唇角一勾:“那你是跟着豺呢?还是跟着狼?”

“豺狗阴鸷,饿狼凶残,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是谁都不想跟。”

“但显然你得选一个!”苍蕴冲着她笑:“要不然,这条街没走完,你就得留在这里,裹了豺狗的腹,省了苍狼的心。”

“好一个苍狼,我已在狼手,还有的选吗?”秦芳说着叹了一口气:“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懂。”

苍蕴立时呵呵的一笑,随即言语到:“那不如过几天我和皇上商量一下,把你指给我为妾吧!”

“为妻我认命,至于妾?想都不要想。”秦芳当即轻蔑的白他一眼:“我不受这份辱!”

“可你的声名已经败坏,做我的妻,恐怕不行啊!”苍蕴为难似的砸吧了一下嘴:“要不给你定为贵妾,给个如夫人的名头……”

“别了,给不了我正妻的身份,那就别指望什么了。”

“喂,别人若能做我的女人,早已感恩戴德,你倒是油盐不进啊,太不识好歹了吧?”苍蕴不悦似的忽而盯着她:“长街还有九丈,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他说着手一抖,那剑中的银月便是出鞘一半,寒气直愣愣的冲着秦芳。

“你演戏不累吗?”秦芳当即白他一眼:“明明有求于我,还来威胁,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笨。”

苍蕴闻言一愣,几秒后,呵呵一笑轻念了一句:“无趣。”话音落下是剑收的同时,秦芳也感觉到腰上一松,便知道自己已经被他解开了禁制,不过她倒没急着立刻逃开他的怀抱,而是认真的看着他问了一句话:“你真的想天下一统吗?”

“呛!”银月立时飞出悬在了秦芳的脖颈之前。

“有些话,还是心照不宣的好,虽然我的确有求于你,却不代表,你真的可以什么都能说。”苍蕴盯着她,眼里是满满地警告。

秦芳伸右手把面前的银月向外拨,但,没有拨动,反而她能感觉到,自己那精钢所作的右手已经在外面的复制假皮之下,有了一道划痕。

“你想不难,但要做到的话,恐怕需要我的帮助。”无奈,她只好轻声言语。

“你?你刚才不是还反对嘛,不是不看好吗?”苍蕴的眼里闪动着狡黠的目光,摆明对她有些疑心。

“我从来就不喜欢战争,但我得活着,既然豺狗不容我,苍狼又盯着我,为了自保,我只能和苍狼做生意了。”

“生意?”苍蕴的眼珠子一转:“你要什么?”

“我只要三样东西,将来你一统天下之日,给我就成。”

“说来听听。”

“一是我会从你的江山里,带走一样东西,它是什么,我现在不便告诉你,但它不是玉玺,更不影响你的江山社稷,可我若有一天和你要,就请你务必给我!”

“听来可以,其他两个呢?”

“一个是我卿家在你的江山国度里平安自得,再一个,当我离开时,你得帮助我。”

“离开?”苍蕴眼盯着她:“你要去哪里?”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秦芳认真的作答,而藏于看着她眸子里的正经,一时有些懵,但随即却喃喃自语:“你果然不是卿欢。”

秦芳没说话,只看着他,几秒后,苍蕴眨眼:“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助我?”

秦芳冲他一笑:“十年之内,我必助力你完成心愿,而我多活十年对你来说,并不是负担,要不要花十年赌一场,你随意。”

苍蕴盯着秦芳,脑中却闪过她许许多多让他惊艳以及惊讶的地方,而就在马车跑到这条街的尽头时,银月回归了剑鞘,而他则冲她点头:“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