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0章 生存的代价

第八十章 生存的代价

ps:

各位,昨天孩子生病,没能更新,抱歉,稍后写出昨天的补更,见谅!

车马沿着街道一路奔驰,无有车厢的把他们两人此刻的亲密完全暴漏在大庭广众之下。

如果可以选择,秦芳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名声和这个男人绑在一起,哪怕他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代表着优秀与完美,而此刻的她,却已经被南宫瑞搞的声名狼藉,这样的落差,只会让人们更加相信她的不堪,相信他的风流。

可是,生存总是残酷的,总会有许多的代价需要付出,此刻她可以离开苍蕴的怀抱却不离,是因为她要想在以后生存下去,就必须要绑定这棵大树,哪怕她一开始就不情愿,但很多时候,你想做一个围观者,根本就不可能,不是a就是b,你只能选一个。

她是未来的来者,论身手其实也不算弱。

可是,在这样一个相仿的异时空,她必须面对事实,她就是一个弱者。

本有显赫家族,此刻不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还反而是她的拖累。

她是有着强大的光脑智能,光一条雷电防御就可以让她成为一个不被欺负的人,可是,光脑的能量已经低到临界点,她用不了,更何况,这里的伤害,并非是战场上的实质伤害,更多的时候,都是势力的剿杀,她的光脑完全就帮不了她。

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

擒拿,格斗吗?

看看苍蕴的剑术,再看看南宫瑞为了要自己的命。而准备的血腥长街,倘若不是她想到了那男人的小肚鸡肠而寻了苍蕴这棵大树的话,她恐怕走不完那长街的一半就会被射成刺猬,到那时谁还会在乎你的名声是不是真的不堪,谁还会管你有没有不甘?

所以,她问自己,她有什么?

除了医术,不就是对过往历史的了解吗?

她只能把它们变成自己的武器。让自己在这块异空间里生存下来,唯有如此,她才能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否则,活都活不下来,一切不都是空谈。

因此,她提出了交易。做了妥协,更把自己留在了苍蕴的身边--反正名声都烂了,干脆就烂到底,和他绑在一处好了,说不定她押宝成功,这人或许也能成为她将来完成使命回去时的助力。

乱想中,周遭已无嘈杂的指指点点。看着熟悉的胡同,她知道到家了。

“多谢。”她轻言一句便是下车,而他扯了她的衣袖:“我要知道你的真名。”

“秦芳。”她没有犹豫,达成协议,他们就是队友,她必须做出一些表态来。

“把这个带上吧!”他再一次拿出了那个荷包:“至少让别人明白,动你,就是动我!”

秦芳伸手拿过了那个荷包:“有了这个护身符,我性命得保?”

苍蕴摇头:“不,只是像今天这样的封街动手是不会有了。明的他们会有估计,至于这暗的嘛……更多要靠你自己。”

秦芳点了头:“我明白。”说完便下了车,随即捏着荷包进了卿府。

“公子……”此时一直不做声的马夫出了声请求示下。

“回府吧!”

“那这里不要人防备吗?”

“做我的搭档,怎能太弱。”苍蕴说着闭了眼,随即马车便溜溜达达的跑了起来,离开了这里。

“郡主,你可回来了!”沈二娘端着水盆子出来泼水一眼瞧看到迈入院中的秦芳,便是激动的上前:“您没事吧?没烧到哪里。伤到哪里吧?”

秦芳笑着摇头:“我挺好的,你们怎样?怎么回来的?”

“哦,是苍家的几个奴仆到了义庄上把我们接回了卿王府的,我们离开没多久。就听说那边闹了山匪,可吓得我一直担心着。”

“明仔怎样?”

“醒了,一个时辰前就醒了,醒来问了几句,还讨了口水喝,药王给瞧看后,开了点药喝了,人就又睡了……”

“药王?他还在这里?”她有些惊讶,毕竟这种情况下,她觉得这人应该是同韩文佩一起待在甄大夫的府上,仰或什么别处。

“在啊,人正在左边那屋里给那个韩家的小子针灸呢!”沈二娘的话音一落下,秦芳就赶紧的迈步冲进了那屋。

屋内此刻韩文佩躺在**,全身脱到只有一方布盖着下身,而其他**之处,竟有几十个银针,细密的扎在他的身上。

“我的妈呀!”沈二娘跟着秦芳进来,一看见屋中人这样,立时叫着羞愧的躲了出去,而秦芳则上前两步立在专心扎针的姬流云跟前,看着他手指捻针,带着一抹蓝光的将针扎进了韩文佩的肌肤里,带到提皮有些微颤时,才停手。

“回来了啊,挺快的嘛,我还以为你要和皇上抗到子夜时分才回的来呢!”姬流云此刻抬头冲她笑颜,竟是满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你为什么要给他扎针?”秦芳直截了当的询问:“他难道……”

“我可是药王啊,虽然你有你的神奇医术,却不代表我没有一点治理之法。”姬流云说着看向了韩文佩:“这人你说了,他的治愈几率低到什么百分之三,而按照我的判定,事实上,他已经是药石难救的,可是偏偏这位又牵扯着什么干系,死不得,那我也只能尽力,想着能保一点是一点呗,谁叫救这人的话,是我帮你说的呢?”

“所以……”

“我用了内功,以针灸入穴的方式送入他周身三百六十一处,只希望在他醒来之前,能保证他各处安然,免得,真如你言,醒了也是个废人的话,到底算不算救活,可就不好说了。”姬流云说着夹起一根银针在火上一撩,随即却是冲着秦芳说道:“别动!”继而他手指夹针一转,却是直刺向秦芳的眉心。

秦芳没动,由着他把针刺入,顿觉一骨子冰冷如刺一般窜入,但也就是那一瞬间,有一种吸附之感,而后他看着他抽针而出,指尖中的蓝光里一抹灰色如烟散去。

“这是……”

“你沾染了药毒,虽然此毒不强,但你毕竟有伤,未免有什么变数,我把你把体内的余毒吸出了。”姬流云说着冲她一笑:“谢谢你信我没躲。”

“在我危难之时,是你先伸出的援助之手。”秦芳轻声说着眼眸已落在了他的手上:“你这内功附在银针上的一手可挺神奇的,这叫什么啊?”

“冰蚕针。”姬流云看着她好奇的样子,多说了一句:“内功借针劲儿入体,或冰封伤处,或吸附毒污而带出。”

“哦?还有这么神奇的功夫啊,那是不是若人身上有什么病毒的,你都能吸附而出?”

姬流云点点头:“是,不过,不是全部,但基本上可以做到。”

秦芳立时亮了眼:“那怪不得你是药王呢!有这么一手,谁有点什么不对,你吸走就能搞定,你不是神医谁是神医啊?”

姬流云却是眨巴了下眼睛:“你难道不知我救人的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