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2章 砍上门来的公主

第八十二章 砍上门来的公主

给明仔仔细的瞧看了伤口的恢复状态后,秦芳利索的给他重新包扎了,才自行回了自己的房里,叫着沈二娘帮手烧水擦抹了一道身子,才略微觉得解了一些乏。

换了一件干净的中衣套在身上,秦芳一出内室,就看到桌几上摆着两道清淡小菜,和一碗肉骨粥,倒是立时就觉得腹中空空,竟是顿时就咕噜噜的叫出了声。

“郡主,您快用吧!”此时沈二娘正好进来,闻声忙是言语的,把捧着的两个刚出锅的馕饼送到了秦芳的手上:“折腾了这么一宿又到现在,没吃没喝也没歇着的,赶紧用了睡上一会儿吧!”

秦芳闻声点头,咬了一口,顿觉满口清香,便是冲沈二娘问到:“这是你做的?”

沈二娘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不是我,是苍公子遣来的一个姑娘,怕卿王府上没人弄吃的,叫着来府上帮厨的。”

“哦?”秦芳听着一愣,随即冲沈二娘说到:“我这府上可不好待啊,说不准就是祸,你快把那姑娘给我请过来吧!”

沈二娘立时应着出去了,等到秦芳吃了大半的饭下去时,沈二娘才带着一个圆盘脸的姑娘进了屋:“郡主,素手姑娘来了。”

秦芳当即放筷瞧望,便看到这姑娘长的极为标致,尤其一双杏眼看起来非常的有神,若不是沈二娘一早说了这人是来帮厨的,秦芳倒觉得这女子衣着行举和一般人家的大家闺秀也是无差的,尤其是此刻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一种直勾勾的清淡。虽不能说其冒犯,但也绝不卑微。就好像她此刻也在打量着自己一般,而且。眼神里隐隐透着些鄙夷。

“素手姑娘,感谢你为我做的食物,非常好吃,请你回去时,代我谢谢你家公子,谢他有心了。”秦芳瞧出那抹鄙夷,就无心再和她多说,讲完这话便低头捉筷,倒是不再看她了。

“郡主这是要赶素手离开吗?”女子开了口。声音如铃声一般动听,却偏偏透着股子傲气,似比她这个郡主还要高一等似的。

“姑娘无心在此,还是回去的好。”秦芳说着看了看外面:“何况我这卿王府不必当初,此刻沾染进来,本就是自寻麻烦。”

“可我家公子有言,叫素手照顾郡主饮食起居。”女子说着依然一副并不亲近的口气。

秦芳闻言倒是笑了:“那你听你家公子的吗?”

“自是听的。”

“那你家公子可有叫你这般盛气凌人的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秦芳抬头盯着她:“还是你家公子身边的丫头都是这样的目中无人,自持甚高?”

“我……”

“素手姑娘,你的一双手怕是只想为苍公子烹饪美食吧?”秦芳说着冲她一笑:“既如此。你就回去给他做吃的呗,何必委委屈屈的在我这里不痛快呢?”

一句话似乎点中了素手的心,她立时红着脸的看着秦芳,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忽而有了一声门被撞破的声音,随即马嘶长鸣里,一匹高头大马竟冲过了院门朝着秦芳这边奔来。而马上则骑垮着一个锦衣女人,她手将一把马刀直直地竖起。冲着秦芳便是大骂:“不要脸的狐狸精,敢缠苍公子。看本宫今天不砍了你!”

她来的太过突然,而卿王府更没下人拦挡与通报,再加之是骑着马直接冲过来的,以至于她话音落下时,马儿已经要冲到房门正中,眼看可能要伤人,秦芳当即一把推开素手,抬手捉了筷子是一个闪身避过马头朝着马的肋下一戳。

霎时,马儿一个惨叫倒卧于地,那骑在马上举刀的女人却是因为惯性直接一个前冲就扑去了地上,立时那把刀也把秦芳屋里唯一完好的那张桌几给劈成了两半,盘碟碗筷的全摔去了地上。

秦芳一瞧,真是有点心疼--她还没吃好呢!

不过此刻,却不是发作的时候,这位先前的一句“本宫”就等于自曝了家门,她只能当下冲着那趴在地上的女人一边福身一边行礼:“卿欢见过公主。”

她行了礼,可扑爬在地的公主却毫无反应,她愣了一下立刻上前去拉,才发现这位公主大约一个前摔磕到了脑袋,竟是摔晕了过去。

不过,她额头上倒也没流血什么的,就是脑袋上鼓起了一个包,不过鼻子乃至下巴都被擦破了皮,渗了血,秦芳见状刚要给她瞧看情况,外面倒是稀里哗啦的追进来了不少的人,十来个的丫头小子的不说,为首的两个竟扯着嗓子大喊。

“哎呦!我的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公主,公主,你可别吓奴才啊!”

两个人这么一喊,秦芳就听出来他们是太监,而两人一跑近了,看到公主倒在郡主的怀里,马儿还摔在地上,皆是变了脸的大叫大嚷:“你对我们殿下做了什么?竟把她伤成这样?”

“公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赔命吧你!”

秦芳见状立时想到栽赃陷害,果断把人一搂入怀是高声喊了起来:“公主,您可别吓卿欢啊!这门上有坎的,您怎么也得拉下缰绳把马止住啊,怎能直冲呢!我的天啊,瞧您这摔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您叫卿欢何处说理去啊!”

她大声的喊叫里,不忘狠狠地掐那公主一把大腿,生怕她给自己装晕来寻事,所以这一下掐的已经很是生猛,而公主倒是真没给她反应,她立时意识到这位是真晕了,内心刚叫了一声不妙!其中一个太监便是抬手的招呼:“来人啊,快把她给我拿下!”

秦芳当即皱眉:“慢着,我乃卿王府惠郡主,身有封号,尔等无有衙门捕令,怎能随意拘我?”

“你伤了我们公主!”此时另一个太监大叫了起来:“敢伤皇亲国戚,等同犯上!”

秦芳立时扫看这两个太监那一副恨得睚眦欲裂的模样,立时明白这是人家给她做的套,当下便是言语:“公主摔于地,磕到了脑袋,得赶紧救治,可耽误不得,你们这个时候抓我,若耽误了公主的救治,你们承担的起吗?”

话一出来,跟着的丫头小子们个个都是紧张起来,更有两个丫头立时上前喊着叫“救救殿下!”可那两个太监却是对视一眼,抬手给拦了。

“你不过是个郡主,又不是医官,做的什么救治?”

“就是,公主可是金枝玉叶,那是太医院的御医们才能救的,你做的什么能耐!来人,还不速速把她绑了,押送入宫,请太后主持公道。”那太监再次招呼一声,立时有几个小子朝着秦芳奔来,秦芳一看,干脆抬了手:“不用你们来绑,要去宫里,我去就是!”她说着看了一眼还昏着的公主叹了一口气:“你们赶紧的把她送去太医院,她可耽误不得!”

“殿下的事,就用不着您这位郡主操心了!”两太监说着,倒是一左一右的把秦芳夹在正中,秦芳无奈的苦笑,随即迈步就走,而整个过程里,隔壁房里的姬流云则是仿若不察一般,根本没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