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3章 黑牢,太后的阴毒

第八十三章 黑牢,太后的阴毒

“进去吧!”一个推搡,扯掉了蒙眼布的秦芳就掉进了一个硕大的土坑里。

尽管她反应极快的撑身落地没让自己摔得狼狈,可背上的伤口却是扯的她咧了一下嘴角,而此时进门的木栅栏却被拉回去套上了锁链。

秦芳掸了一下身上沾染的土,借着头顶上大约六七米高之地从一个小洞里投下来的光影瞧看着这里。

这是一个呈洞穴方式存在的土坑,没有挂着刑拘,也没见有什么血迹或是关押人的地方。

有的就是这样一个大约深度有三米的土坑,以及散在周边的三个蛇头一样的雕塑,而向上看,除了那扇刚才进来的门,以及可站人的两个台阶外,便是高处的一个平台。

但要想仔细的再看清楚些,光线却照不清楚,而秦芳试图爬上那土坑,就发现这土坑的四周倒是被打磨的光华无比,根本没给她借力向上的地方。

秦芳微微蹙了眉,想着她被押进宫后,刚见了太后一眼,还没等说话,就被太后下令使人蒙了她的眼,送往这里,虽然她记住了自己走了多少步就拐弯,多少步就更改方向,但依然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

这个太后到底打什么主意?是扣押我撒气呢,还是想再找机会杀了我呢?又或者……

“咔咔咔”一连串的声音机关声音响起,秦芳当即四处瞧望,便是隐隐听到有隆隆之声,未几,但见三个蛇头开始有水沥沥,只是眨眼的功夫,竟是蛇口喷起水来,哧啦啦的倾注在内。

呃,这是浴池吗?

她下意识的想着,看着那些水迅速的漫过了鞋面。

热中微微烫,倒是温泉的感觉,不过,秦芳知道,太后把自己弄来这里,可没好心的请她泡汤,所以她一面关注着水质,一面盘算着自己该怎样应对才好。

水渐渐漫过了脚踝,她抬着右臂打算先去那个先前站过的台阶看看情况再说,结果还没动作,又是一阵咔拉拉的声音,高处那个平台上,倒是出现了一个人影。

“太后?”秦芳眯着眼睛瞧看,她的位置不太好,根本看不清那上面的人是谁,只是依稀觉得有些金光闪闪,料想应该是太后头上的珠宝首饰反了光。

“咣”顶上的人无有应答,倒是从平台上扔下了一个罐子,立时摔碎在池中,溅起一些水花。

稠黄色的浓浆伴随着一些黑色的杂志从裂开的罐子里慢慢流出溶于了水,秦芳当即瞧看时,又有两个罐子接二连三的摔下来,很快,她就闻到了一点酸酸的味道,而此刻水已经漫过了她的小腿肚子,她感觉那水黏糊糊的,便是高声询问:“你丢的什么东西?”

顶上的人无有应答,反倒是消失于平台,而在这种较热的水温翻腾里,秦芳感觉到了身上的粘粘。

蜂蜜?

指头沾染了这粘乎乎的水在鼻尖一试,她便皱了眉。

这到底什么意思?

她扫看了一眼周围,尚无答案,但本能告诉她,太后把她弄到这里来,绝对不会有好事。

当下她将右臂直刺坑壁,为自己扎出一个又一个的洞来,而后顺着那些洞,迅速爬上去,站立到了那两个台阶上,便看着低下的水坑在三个蛇头的吐水里灌注了大半土坑的水。

若是水刑,应该是冷水才对,这是温泉之水,还加蜂蜜,嘶,她到底打什么主意呢?

秦芳一时不解,只能立在那台阶上思量。

大约半小时的功夫,水坑竟然就填满了,那三个蛇头倒也在咔咔咔的机关声里不出水了。

秦芳静待动静,可等了几分钟,也没见有人来,更没见有什么新的变化,而眼瞅着冒着热气的温泉水,她倒有些想解乏的心。

当即把湿掉的鞋子脱到一边,挽起裤管,就借着那热乎乎的温泉水泡起了脚。

“舒服……”几分钟后,她刚轻喃出声,那坑中的水位却开始下降了。

秦芳低头看看露出睡眠的脚丫子,胡乱的擦了擦,穿上了鞋,等着瞧看新的动静。

这池子注水快是去水更快,感觉也就十分钟,基本上就是放干了,而这个时候,又是一通的咔咔作响,这一次,倒不是蛇头吐水了,而是隆隆之后,洞中四壁忽然破开了三四个小洞,随即一堆密密麻麻的小家伙就从里面争先恐后的蹦了出来。

老鼠!

一堆的老鼠!

秦芳当即睁大了眼。

一片的吱吱声里,那些小家伙们兴奋的蹦跳进土坑里,像是极其贪恋般的在土坑各处舔舐啃咬着,而看到这近百只老鼠,秦芳算是彻底明白太后为什么给她泡蜂蜜温泉了。

她是想把自己变成老鼠们的腹中餐!

“盛岚珠!”她捏了拳头,看着现在还没注意到她,只忙着舔舐残留蜂蜜的老鼠们恨恨地咬了牙:“你够狠!”

……

“押去宫里了吗?”苍蕴盘膝坐在一张华丽的织毯上,着着一身白色的轻纱中衣,披散着发,由一个蒙面的女子正持梳为他梳理着那乌黑的发。

“是的,她也没反抗就走了,我还以为会看到她不服输的一面呢!”素手说着眼里依然充盈着鄙视之色。

虽然那时,马儿冲来,郡主曾出手推开她以免被撞上,但她却并不会感激这位郡主,因为在她的眼里,像郡主这样名声脏烂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主人对她好,要不是主人有令,自己违抗不得,她才巴不得远离卿王府留在主人身边。

毕竟她的一手厨艺,可都是为了主人才学的。

“知道了,你回去吧!”苍蕴闭着眼轻声言语了一句,素手先是开心的应答,随即却反应过来没对:“公子叫我回去,我不知回何处?”

“卿王府。”苍蕴懒懒的言语了一句,那素手立时言语:“公子,郡主都已经被抓走了,我留在那府中做什么?太后素来心窄人阴,难不成你是要我去卿王府等着给郡主收尸吗?”

苍蕴睁开了眼:“素手,你觉得本公子眼光如何?”

“公子从来慧眼如炬,明晰是非。”

“是吗?”苍蕴扫她一眼:“可我怎么觉得,你在怀疑我的识人之能呢?”

素手闻言立时单膝跪地:“公子饶命,是素手越矩了。”

苍蕴眨眨眼:“美玉藏顽石,我不怕你一叶障目,而是怕你自以为是。”他说着摆了手:“起来吧,下不为例。”

“是,素手谢公子饶命之恩。”素手说着刚一站起来,她的脖颊上就多了一道细密的血痕,但是她只是微微蹙了眉,仿若不察的一声不吭。

“回去吧,最迟明早她就会回府,好好伺候着。”苍蕴说完这话又闭上了眼,那素手立刻应声告退了出去。

“奇怪,为何药王也不出手呢?”就在此时为苍蕴梳发的蒙面女人轻声言语,苍蕴言都没睁便是轻声作答:“因为我们都想让太后明白,有些人,她杀不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