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5章 第一剑盟

第八十五章 第一剑盟

“爱莫能助?”盛岚珠恼怒的一把抓了把帛书瞧看,随即睚眦欲裂:“堂堂药王竟然说爱莫能助,他这是目中无有皇上你!”

南宫瑞闻言蹙了下眉,随即却又冲着太后伸手轻点:“母后这话重了,他若真是目中无朕,就不会告诉朕谁能治皇妹……”

“皇上你……”太后不解他为何替药王辩解,但一触及南宫瑞的目光,倒是瞬间明白自己情急之下的失仪,险些错话引非--这里跪着大小医官数人,倘若连药王都无视了新帝,那这朝还如何稳?

因而,她忙是言语:“是啊,倒是哀家急糊涂了,药王谷的规矩走了三代,皆把帝王排在规矩之外,就是忠心之举,能来自是会来的。”

“不错,药王禅是历代药王之劫,估计先前为救甄大夫的弟子动用了神功,不得不修禅,这才来不到。”南宫瑞说着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随即叹息:“皇妹倒是有些不巧了,不过也不能耽搁,来人,速速去卿王府请惠郡主前来救治。”

皇上一发话,太后殿内候着的太监都是一愣,齐齐看向太后。

盛岚珠抬手瞪了他们一眼:“愣着做什么,还不去请!”

几个太监当即答应着应声而出,南宫瑞见状立刻意识到不对,当下抬手把殿内的太医们都打发了出去,这才看向盛岚珠:“怎么回事?”

太后抿了下唇:“她在我手里。”

“谁?卿欢吗?”南宫瑞当即看着他的母后:“那丫头性子恶劣您是怎么……”

盛岚珠当即拉着他一番耳语,听得那南宫瑞几次眼眸闪过惊异之色,最后则是忿忿的一跺脚:“母后。你这可是过了呀!”

盛岚珠见儿子责怪自己,当即脸色难看:“过了?我怎么过了?她伤了我的瑜儿。我押她入牢,哪里过了?”

“朕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猎杀!”南宫瑞一副伤了脑袋的样子无奈言语:“母后啊,儿子不止一次的和您说过,苍蕴此人之深浅,他主动开口和儿要那卿欢之名,儿子可以毁她,却不能要她死,否则就是儿子失信于他,那儿子不但要失去他。更要失去他身后之天地网啊!”

“哀家知道苍蕴背后有些势力,可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盛岚珠忿忿扭头。

“母后!天下第一剑客当真只是凭着一手剑术吗?”南宫瑞当即上前扯了盛岚珠的胳膊,低声言语:“当年祖父打拼着南昭江山时,第一件事做的是什么?不是召集贤者能人,也不是和兵勇将领碰头,而是以游山访客之名,去了雪山脚下,拜见了剑客云崖!”

“什么?哀家怎么没听说过?”盛岚珠惊异的瞪眼。

“你去哪里听说?这是祖父写在《帝书》之中所言,只有为帝者放能阅读。本来朕应该是登基后才能读到,乃是父皇见苍蕴出游南昭,想借机拉拢,才召了朕去言语。朕彼时也不太重视,见他不搭理也就算了,父皇见朕不当事。气急之下才拿了帝书出来瞧看,这一看。朕才知道,天下第一剑客的背后乃有惊人的天地之网。得他相助,别说安稳住我南昭了,就是将七国一统,都不再话下啊!”

盛岚珠闻言当即腿都有些软:“天哪,世间真有这种厉害的人物?”

“不是他厉害,而是他背后的第一剑盟厉害,是他手里的天地网厉害!”

盛岚珠瞧看着南宫瑞眼中的急切之色,一眨再眨:“等等,不对啊,若是他这般厉害,干嘛游散在外,不自立为王?”

“他不能立。”南宫瑞悻悻的解释:“继承第一剑盟之人,继承之日便要立誓,只能辅以七国之政,保天下之平,绝不能自立为王,否则天地之网皆散,第一剑客将死于银月之下。”

“这……管用?”盛岚珠有些怀疑。

“管用,他的武魂收在云崖殿里,他若违背,守殿之人,便会灭了他的武魂。”南宫瑞肯定言语,盛岚珠一听这话立时着急起来:“我的天,你怎么不早说,幸好她无事,也幸好苍蕴无伤。”

“幸好有什么用?”南宫瑞烦躁的拧着眉:“您意/欲要卿欢性命,不惜封一街杀她,她虽未死,可这却坏了朕和苍蕴之约啊!他叫人带话给您,本是警告,收手也就罢了,可您心中一恼,又生出第二事来,如今虽说卿欢未伤,可皇妹却伤成了这般,而您还把她给关起来……哎,皇妹只怕是,性命休矣!”

“什么?”盛岚珠急得去扯南宫瑞的衣袖:“瑜儿不能死,她可是你的亲妹妹,药王不是说她能救吗?哀家这就叫人放她出来救治就是!”

“朕就怕她不肯救!”南宫瑞说着看向母亲:“她那硬骨头的性子您还不清楚吗?您都关了她了,她在咬定一个救不了……那……”

盛岚珠连退两步,随即摆手:“不,不……”她的眼珠子一转:“还有转机!她被押进宫来,哀家就因忙活着瑜儿,没顾上出面,只叫人去收拾她,如今既然这样,不妨推个干净,就说是奴才们用的私刑,哀家不知。”

南宫瑞闻言点点头:“这也算是个办法,至少明面上推诿不得。那赶紧叫人去救吧!”

盛岚珠当下急忙召了下人进来,可她一说要放,那太监就立时苦了脸:“太后娘娘,这人,怕是救不回来了啊!”

“怎么了?”

“人一送过去,您发话叫着收拾,吉大总管就叫人用了‘鼠宴’,只怕这会,人已经被啃了!”那太监一脸要死的表情颤抖而言,南宫瑞一听不解的看向盛岚珠,盛岚珠则是咬了牙:“该死的!快,立刻使人去救,若是卿欢死了,我,我要把吉祥那个狗奴才给剥皮填草!”

……

“怎样?”整个脑袋缠着绑带的吉祥说话漏风的问着身边的人:“时候差不多了,这会儿进去瞧看,应该那丫头已被老鼠们啃得体无完肤,惨叫连连了吧?”

旁边的哑巴立时比划着点头,当下吉祥扶着身边的小太监便是兴奋的起身:“走,进去瞧瞧!”

石门打开,吉祥扶着小太监同那哑巴入了这黑牢之中。

“怎么没听着惨叫?”安静的状态和他的预想不同。

“可能是已经被咬死了吧?”小太监轻声的言语着。

“那我岂不是进来晚了?”他不满的言语着,加快的步入,当他们三个走到平台上向下望时,就看到坑底老鼠们吱吱第拥挤在一处,而坑下却没有卿欢的身影。

“人呢?”

“叫老鼠啃完了吧?”小太监疑惑的张望着。

“啃的这么干净吗?”吉祥不解的伸头张望,而此时忽然一只如钳子般的手竟从顶上伸了下来,死死的攥紧了他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