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6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八十六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啊……”这一攥,攥得吉祥立时惊恐叫喊,身边的两人则是被他这一喊给惊了个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吉祥本能的缩脖后退,秦芳便如魅影一般,从顶上一个翻身而入,一脚踹翻一人当下就稳稳地落在了这平台之中。

“是,是你?你没被老鼠给……啊!”吉祥此刻才看清楚,抓她的人是谁,刚惊诧的叫出声来,秦芳便是一拳直奔着他的鼻梁骨砸了上去:“你想姑奶奶被老鼠啃死是不是?姑奶奶先让你感受一下!”

她说着,抓了吉祥把他就往平台外面摁。

吉祥自然求生,一面死死地抠住平台边沿,一面大声的求饶:“不要,不要,停手,快停手……”

“你说不要就不要?”秦芳一脸怒色的抱起他的腿脚就要把他往下扔:“我今天还就想看看你这老杂皮被老鼠啃到体无完肤是什么样!”

她是真的怒火冲天!这要不是她有这个右臂能强行在这光溜溜的石壁上开出条路来,她今天不是死在老鼠嘴里,恐怕也得死在蚂蚁等小家伙的嘴里,想想都让她觉得后怕,这又让她怎么能不怒!

“不要啊!这不是我的主意!”吉祥眼看自己大半个身子竟都被丢过了平台,是扯着嗓子急声呐喊,而此时那个太监和哑巴也总算是打地上爬了起来,一前一后的赶紧来拽,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外面有了一些叫嚷声,随即。竟是三个太监窜了进来,一看这场面。皆是一愣,继而纷纷上前拉扯。这才算是把吉祥给拽回了平台之后,也把秦芳给拽到了一边。

“郡主!您没事吧?”此时那三个太监中年长的一个一面瞧望着秦芳一面言语:“怎么好好地跟大总管这就掐上了呢?”

“掐?”秦芳瞪了他一眼:“这老杂皮想放老鼠啃我,我倒也让他知道下老鼠啃咬的滋味!”

“你骂谁呢?”有了自己人拉着,吉祥立时有了几分威风,冲着秦芳就瞪着眼伸手一指:“啃你怎么了?这几只老鼠弄不死你,我还能叫人放蚂蚁,放蛇!”他说着冲那几个太监就是招呼:“愣什么啊,快找绳子把她绑了丢下去!”

“大总管!”那年长的太监闻言赶紧的回头给他丢眼色:“你就快别和郡主掐架了。”

“你冲我挤什么眼啊,是太后下令……哎呦……”吉祥话没说完。那年长的太监就当即踹他一脚,并急急言语:“你胡说什么呢,太后只是叫你看着郡主,等她忙完了才好问话,谁叫你把人关这边还和郡主掐上了呢!”

“什么?”吉祥闻言自是一愣,那年长的太监又言:“大总管,我们都知道殿前你让郡主打那一下,伤了面,可你也不能动私刑啊。还不赶紧的过去给郡主道个歉?咱们也好把郡主迎回房里候着,说不定太后要召见呢!”

吉祥听到此处焉能不懂?

尽管心有不忿,但太后都等着见人了,自是郡主今日不到归期。他这会儿除了打落牙齿和血吞也没别的路可选,当下便是咧着那被砸的鼻血还挂着的脸冲着秦芳赔笑:“郡主,是小的没长眼。是小的,脑袋里灌了糨糊。乱了数,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了小的吧。”

秦芳没吭声,她看了看吉祥,又看了看那年长的太监,瞧看到这人穿戴的衣服,俨然也是个总管级别,不过,却比那个闫公公的衣服差着一级,而他又言语为太后铺路,便是料想到这人应该是太后跟前的。

当下她心思一转,立刻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态度大转弯了,只怕是那公主情况不妙,太后有求于她。

“呵呵。”秦芳忽而一个冷笑,甩手搡开了身边的两个太监,当即竟是迈步直接垮上了平台,在众人不解之中,又顺着自己凿出来的洞,跳回那坑里去了。

“郡主,你这是……”那公公伸头与她言语:“这是干什么呀?”

“公公,麻烦你回去告诉太后,这个叫吉祥的老杂皮把我关在这黑牢里想放老鼠,蚂蚁还有蛇的弄死我!并且口口声声说这是太后娘娘的意思!如果太后娘娘真有这个意思,卿欢可不敢随便出这个黑牢,免得身背越狱的罪名!”

秦芳大声地说完,便是冲着那帮老鼠直愣愣地走了过去。

一时间吱吱的鼠叫声入耳,偏光线不大明亮,那老太监瞧不真切,又生怕老鼠把人给啃了,他可和太后交代不了,便急忙的言语:“郡主不要听他胡说!太后根本无意关郡主在此处,你快出来吧!万一咬伤你,可就麻烦了!”

他说着冲两侧有急急吩咐:“都愣着做什么?快把老鼠都弄回去!还有,快把人给带出来啊!”

当下他身后的人都是动了起来。

有人跑到石门这边打算带秦芳出去,更有先前放老鼠的洞穴被打开,继而便有浓郁的肉香气息传来,立时那些老鼠们就亢奋起来,纷纷回撤。

秦芳一看老鼠们这都要扯,心知自己被坑的证据可就不保,想都不想的一把脱下了外套,扯成几块,冲刺般的助跑冲到鼠洞跟前,堵住了那几个口子。

她折腾完时,老鼠已经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则是焦躁的在洞口盘旋尖叫。

秦芳见状拍拍手,冲着上面就喊:“公公,我今日是要讨个公道的,你还是速速去告知太后吧,我相信,太后娘娘一定很乐意为我主持公道的。”

事已至此,那太监眼看惠郡主是发了狠的不想让这事就这么揭过,只好嘱咐两边人瞧看着,自己赶紧地奔了出去。

吉祥不是傻子,一看这情况,惠郡主是要逼死他,忙是在上面喊话:“郡主饶命,郡主你饶命啊!”

秦芳冷冷地朝上看了一眼,不屑理他。

差不多一刻的功夫,吉祥都在求饶,可再怎么求,秦芳都是不理。

她又不是圣母,还能对这种要整死自己的人心软,因而一直由着他又是磕头又是哭喊的,直至太后驾临。

盛岚珠虽然凶狠毒辣,可到底为人母亲,虽然她容不得卿欢,但她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药石无救,当下心有不快,也只能硬撑着来了此处。

不过她也不想被卿欢要挟,是以她未进黑牢,只在外招呼,于是先前的章公公又折了进去。

“郡主,太后就在外面,这地方如此污秽阴暗,不敢污了圣体,是以太后不便入内,还请你速速虽我等出去,太后自会为郡主你主持公道的。”

秦芳一听这话笑了一下:“劳烦公公传话给太后,今日之事卿欢心有不平,故而此事不决,卿欢不离此处!”

开玩笑!想这么就把她给哄出去,当她是三岁小孩儿吗?

她今天倒是正好要对方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