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7章 不仁不义

第八十七章 不仁不义

章公公一看惠郡主压根不上当,当下只能出去原话回给了太后盛岚珠。

救女心切,盛岚珠固然明白自己等于是送了机会给卿欢,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弓身走进了这洞穴的平台内。

“惠郡主,哀家已至,有什么不平的,你不妨说出来,看看哀家能不能给你解决了。”她一进去,看到和老鼠们窝在一起毫不惊慌与胆怯的卿欢,便是蹙了一下眉,随即便是柔声言语。

“太后吉祥!”秦芳冲着平台那边略福了一下身便是言语到:“卿欢今日有三处不明白,不知太后能否给解了?”

“哦?哪三处啊?”

“第一处,犯事者入牢,今日公主突然驾临卿王府,一没通知接驾,是二没叫人伺候,骑一狂马冲入府中,等卿欢发现时,已经来不及阻拦,结果是人仰马翻,公主在卿欢的面前摔晕了过去,卿欢知道自己作为卿王府之主,似有不怠之罪,可到底从头到尾就没人知会啊,更何况卿王府并无伺候的下人,太后您难道认为是卿欢致使公主受伤因而给卿欢入罪的吗?”

盛岚珠闻言当即抿了唇。

她自是想要卿欢背罪的,可是眼下,偏这卿欢又背罪不得,公主更需要救治,她只能清了一下嗓子说到:“这是一桩意外,谁也不曾料想,罪谈不上,也就是有些防备不周。”

“哦?那既如此的,为何卿欢随人进攻,就只看了太后您一眼。就被下令送到此处呢?”

“这是误会。”盛岚珠绷着脸言语:“彼时下人们说是公主在你府上受了伤,哀家自是心中焦急着恼。便叫人带你下去,是想把你留在哀家的后殿。待到公主情况好些了再与你问个清楚。谁知,蒙眼的本意是要你不知去的是哀家的后殿,结果下人们误会,就把你送到了这里来,倒叫你给受了点囚禁之苦,惠郡主乃是卿王之后,不会小肚鸡肠的予以计较吧?”

“原来是误会啊!”秦芳淡淡一笑:“这的确不值得卿欢去斤斤计较,不过这就有第二处不解了,这宫里有天地牢。刑部有大牢,卿欢是知道的,可不知此牢又算什么?毕竟私设刑堂牢狱,可是国法不容之事,更何况还有人口口声声说着太后您要收拾我,叫人放老鼠放蛇蚁的想要啃死我呢!太后,您是不会知法犯法叫人私刑的为难卿欢吧?”

“当然不是哀家!”盛岚珠一看卿欢竟要咬她动用死刑,便立时看向身边太监:“章公公,是谁胆大包天竟敢借哀家之名。把人送到这沐浴之地,乱以刑法?”

“呃……是……”章公公没有明说,而是扭头看了一眼早就跪在地上的吉祥,那吉祥立时明白自己岌岌可危。当下冲着太后就是磕头:“太后娘娘,是奴才一时糊涂,犯了错。还请娘娘饶奴才一条狗命!”

吉祥到底是宫里长大的太监,能混到今日的地位也不是没有眼色的。眼看太后三言两语把她撇了个干净,他自是明白被黑锅的事只能是自己。当下便是主动请罪告饶。

果然太后见他上道,便是朝着他假意的踹了一脚:“你个狗奴才,郡主不就是打了你的脸嘛,哀家的家传刀都被她弄成了那样都没说什么,又几时轮的到你生事?还不自己滚回去,找敬事房领二十板子!”

“是,奴才这就回去领板子!”一罚免死,吉祥立时就赶紧的谢恩要跑,可秦芳怎么能让他这么便宜的就躲过?回敬事房领板子?那能打疼他一下吗?

“慢!”当下她扬声阻止:“太后娘娘不必罚他回去领板子了,只消把他丢下来,拿蜂蜜水泡上一道,再让他和这些老鼠共度一夜,卿欢觉得就足够了。”

“啊?太后……”吉祥闻言立时变脸就要求饶,盛岚珠瞪了他一眼令他噤声,随即言语:“你听见了吧,惠郡主觉得这样比较好,你就随她的意思吧!”

吉祥闻声是心中惧怕,可看着太后那凌厉的眼神,却也不敢出声,当下只能腿肚子打颤的应了是,由着身边的小黄门和哑巴扶着从平台哆嗦而出。

“惠郡主,怎么处置大总管也都依着你了,不知你的问题可算解决了?”太后此时看向下方的秦芳,尽可能的让自己言语平和。

“太后娘娘已为卿欢排解两处,只剩最后一个了。”秦芳说着上前一步昂头看着太后:“这世间有一种不仁叫做兔死狗烹,更有一种不义叫做过河拆桥,还请太后娘娘支个招,怎么才能避免别人如此的不仁不义?”

盛岚珠闻听此话,立时手就抓上了面前的平台之栏。

这不仁不义说的是谁?不就是她吗?

她从平台之下向下看着那张年轻美丽的容颜,看着她那眼里毫无惊慌的清淡之色,恨不得立刻叫人把她那对不知恐惧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可是,她不能,皇儿已经清楚的告诉她,这丫头背后有一棵大树,而这棵大树的余荫正是皇儿所求,她又怎么敢让她没了这对眼珠子。

比起江山社稷之重,忍受这么一个丫头,虽然可气却也不是她做不了的。

于是,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

几息之后,她便开了口:“惠郡主不必忧心这个问题,你是南昭的惠郡主,谁若对你不仁不义,那便是对我们南昭不仁不义了,哀家将会护着你,你就放心吧?”

秦芳闻言眨眨眼笑了:“我没听错吧?太后您竟然说要护着我?可我怎么记着,您是打算把我拉去给您家坟头上祭祖来着?”

盛岚珠捏着那平台之栏呵呵一笑:“此一时彼一时,哀家现在特别欣赏你的风骨,已经,不想让你那般了。”

她话音落下时,那石门也打开来,吉祥一脸倒霉的立在门口,极其不情愿迈步进来。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下去!”太后在平台之上出言轻喝,那吉祥闻言只得应声进来,随即顺着那石壁滑进了坑中。

“好了,惠郡主,你的三问哀家可都答了,你就快快出来吧,哀家可一点也不喜欢在这地方待着。”盛岚珠说着转身走了出去,她该给的面子都给了,在这地方多待一息,她都觉得憋火。

“吉祥大总管。”秦芳此刻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吉祥:“我很同情你。”

“啊?”

“似你这般,连狗都不如。”她说完,一脚踹翻了吉祥,踩着他的身子一脚踏上她弄出来的洞,几下就上了台阶,继而就走了出去。

“谢谢太后娘娘今日的恩典,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卿欢就该告退了。”一出去看到太后站在跟前,秦芳便是装傻的言语,盛岚珠当即言语:“别啊,哀家听人说,你治人头伤有一手,公主现在昏迷不醒的,你是不是帮哀家把人给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