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1章 消失的血口

第九十一章 消失的血口

“她,怎么了?”南宫瑞看着苍蕴抱着秦芳的画面愣了愣,随即出声询问。

“从昨天晚上救人到现在,她根本就没怎么休息过,累晕了。”苍蕴说着一脸心疼的伸手在秦芳的脸上轻轻地蹭了蹭,这才又言:“皇上恕罪,苍某想把欢欢先送到房中休息,还请皇上您……”

南宫瑞抿了下唇抬了手:“去吧!”

“谢皇上。”苍蕴说着单手朝地上一勾,那包袱就嗖的一下被他擒住,继而他将秦芳打横抱起,便是迅速地出了这个院子,留下南宫瑞立在那房间门口隐隐有些怅然所失之感。

苍蕴抱着秦芳回到了她自己原先住的院落房间里,将人轻轻的放在**后,他便是伸手捏上了秦芳的脉,继而眨眨眼有些费解的看着她。

“怎么会这么虚呢?”他轻声喃语着,不明白自己给她过过血的,她竟然还会虚成了这样。

“难道那日她血不曾补够?”他嘟囔着看了看秦芳,随即手一抬,腰间的银月便是出鞘,唰唰一闪还于鞘中,而后他和秦芳的手腕之上都多了一道血痕,他便再次把两人的伤口碰触在一起,掐决用功。

半个时辰的功夫,他一头汗水的与她分开了紧贴的手腕,草草地扯出汗巾把他的手腕一缠后,才从怀里拿出一方素白色的帕子为秦芳扎在了左手腕间止血。

做完这些,他看了看她,便是动手为她放下了帐子,继而关门离去。

……

秦芳这一睡,就彻彻底底的睡了个昏天黑地,径直是睡到第二日太阳都下山了,人才从**骤然坐起,急急忙忙的冲向净室。

缓解了内急之后,她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一时有点不明时辰,迈步向外刚要找人询问,素手姑娘竟然端着一盆水向她走来:“郡主醒了?素手为您准备了净面之水,您且洗洗吧。”

秦芳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没走吗?”

素手垂了头:“我家公子命我伺候郡主,公子不发话叫我回去,我便日日跟着郡主。”她说着端了水盆进屋,放在了盆架里:“请吧郡主。”

秦芳眨巴眨巴眼,当即返身回屋就要洗漱,一抬手入盆,就发现自己的左手臂上竟缠着一块手帕,当即一愣,伸手两下的给解了下来,但见自己左手腕上干干净净的是什么都没有,就不明白的随手把那个帕子丢去了一边,捧水洗脸去了。

素手见郡主竟然直接就丢了公子的手帕,立刻变了脸的去捡拾起来不说,更是急急忙忙地拍打着上面的灰尘,待到秦芳洗完脸擦抹了水后,素手竟是一脸不悦的捧着那帕子递给她:“郡主,这可是我家公主的手帕,还请郡主爱惜。”

秦芳闻言一愣,看了看素手那激动又认真的样子眨眨眼:“你喜欢给你吧!”

素手当下一惊,急忙言语:“不行!这是公子亲手为郡主扎上的,素手不能拿走此帕,还请郡主您收好它!”她说着上前一步,那帕子几乎是要杵到秦芳的脸上了。

眼见遇上这么个具备死忠脑袋的丫鬟,秦芳只得伸手抓过塞进了怀里,继而不解的看着素手:“你家公子干嘛给我绑个手帕啊?”

素手立时扫看了她一眼:“郡主您昨日从那房间里一出来,人就往地上栽,是我家公子接住了您并把您送到此处休息,至于为何给你腕间绑了帕子,这个我可不清楚。”

秦芳闻言眨眨眼,发现自己完全不记得中间这块,也就懒得再想,当下摸了摸空空地肚子看向素手:“给我做点吃的吧,我饿了。”

“参汤早就炖好了,我给您端来。”素手说着人立刻走了出去,秦芳这才把帕子又拿出来瞧看,这一看,才发现帕子里竟有一块小小的血迹。

她狐疑的看看自己的手腕,又看看帕子,完全没有头绪,只得悻悻地收了帕子,随即找了一件外衣,把手术时穿的那件中衣给换下。

刚把自己拾掇利索,素手就端来了食物,秦芳压着大快朵颐的欲/望,少少用了一些,便去往明仔休息的病房。

“呦,郡主您醒了。”沈二娘正在房间里一边守着明仔一边端着个绣绷子绣花,看到秦芳进来立刻起身言语:“奴家都去您那院里问了三回了,您都睡着呢!”

秦芳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明仔怎样?可醒过?”

“醒过,都和奴家东拉西扯的聊了三回了,不过到底是头上的伤,人还有点虚,跟我那小侄子一样,醒一会就睡的,这不,又睡着了,要不我把他喊醒?”

“别,他现在体力差,肯定是睡的时候多,别去吵他让他休息吧!”秦芳说着凑到明仔跟前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一旁的沈二娘就小声言语:“郡主您放心吧,您睡着的时候,那个药王来瞧过了几次,还给明仔扎了一会针呢!”

“是吗?”秦芳闻言转了身:“行了,你帮我看着,我再去瞧瞧那二位。”她说着出了房门,直接去了对面。

一推开门入屋,浓郁的药味就窜入了鼻息,引得秦芳当即就打了一个喷嚏:“我的天啊,这什么药啊,这么呛人。”

“断腐生肌之药。”姬流云抱着个药罐,一面捣药一面瞧看她:“睡好了?”

“睡好了。”秦芳悻悻的言语着,赶紧的走到里面去看韩文佩:“怎样?我睡着的时候,那管子里可曾还放出过血水来?”

“没有了,出来的水无有血色。”

听到这个答案,秦芳的脸上有了一色欣喜:“那他,有没醒过?”

姬流云看着她点了头:“有,昨天你给公主做手术的时候就醒过一次,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瞧了瞧屋内,就又闭了眼,我本打算告诉你的,可你一出来就晕了过去,又被苍公子给抱走,睡的人事不省的,我也不好去叨扰……”

“这样啊,那白天他没再醒过了吗?”

“不,他也是醒过的,而且清醒的时间略微长一些,不过我看他似乎没什么力气,就给他喂了一些面汤喝了,人就又睡了。”姬流云说着冲她一笑:“你可真本事,把他给救活了!”

秦芳一愣随即冲他言语:“不是我的本事,而是我们两个通力合作的结果。”

姬流云当下微微昂了下巴:“这下不算我害你了吧?”

秦芳闻言笑了笑,随即上前一步低声言语:“我问你,公主那边,是不是,你做了手脚?”

姬流云眨眨眼:“有吗?”

“我给公主开颅,她脑中淤血如同冰渣,我当时有些不明白,后来缝针的时候就想到了你那个什么药王功夫来着,你说是不是你?”

姬流云此时笑容绽开如花:“你说我害你的嘛,这不就只好帮你一下,来个功过相抵呗!”

秦芳闻言一愣:“帮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冻住那淤血的话,靠引流针就能把淤血给抽出来,根本用不着开颅啊!”

“知道啊!”姬流云一脸明了:“可是不开颅的话,那些人又怎么会知道你有这一手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