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4章 少了一条腿

第九十四章 少了一条腿

“你弄这些出来干嘛?”姬流云听的一头雾水,但又是手术,又是病房什么的,听着倒很是正经。

“能干嘛?救人啊!”秦芳很实在的言语:“每次手术,环境都是杂乱差,而且准备东西也要耽误许多的时间,现在卿王府就我一个,地方有的是,反正也都没人住,不如正好拿来用啊,免得大家在手术中间感染,生个败血病什么的,那不就白救了嘛!”

姬流云听秦芳这么说,眨眨眼便是低头自己瞧看她画的那些图了,而秦芳则继续和太监们要求着添置些什么东西。

折腾了片刻,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太监捧着册子回宫复命请旨,秦芳则回院里用了些食物后,便开始各个院落的巡检。

明仔毕竟是个少年,生长与恢复能力都是挺高的,虽然开颅不算小手术,但才两三天的,人都已经精神到体力都在急速的恢复着,秦芳瞧看之后,确定他没事后,就交代给沈二娘几句注意的,便又去了公主的院落。

相较于明仔的伤,其实公主的伤算是真正的小伤,可是因着姬流云的“好心帮忙”这位却是遭了大罪了,而现在,秦芳决意要把卿王府先改造成一个临时医院加实验室,更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她就只好狐假虎威,拿这位来当幌子,从皇室那边坑这些赞助了。

因此秦芳从一进屋,就把脸色摆得沉沉的,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询问着屋内伺候的丫头和那位几乎驻扎在此处的院首张太医。

“公主怎样了?今天都几时醒过,说了什么?还有张太医,你瞧着公主如何?”

“回郡主的话,公主半个时辰前醒过一道,不过,只有半盏茶的功夫人就又昏睡了过去,只说了一个痛字,就没再言语过,所以我们只是就着那会子喂了一点参汤。”一旁的丫鬟做了回答,便看向了身边的张太医。

“公主的脉象有些虚,如今又是头上遭了那么大的罪……所以我给她配了一些补身的参汤,只是药,倒没敢怎么下,因为不清楚郡主这边可有什么相冲相悖的,还请郡主赐教。”

“赐教可不敢当,您是御医院首,这什么相冲相悖的,您心里是门清儿的,就快别来考我了,我只是个会手术的而已,手里可没什么药,这不,为了避免公主过几日可能会出现的诸如败血啊,感染啊等症状,都准备要和药王一起联手制作一些药物来防止公主可能发生的术后并发症,所以您可得这几日在公主的康复上多费些神,尽量让公主免受这并发症的危害。”

虽然秦芳说的一些词句是未来词汇,但理解起大意来倒也不难,张太医听得郡主竟要联手药王一直制作药物是又激动又羡慕。

羡慕的是年纪轻轻的郡主竟能和药王一起合作,而他身为院首,面对药王却得矮上一头,这样的大机遇怎不让他羡慕?但同时他也激动,郡主的话语以及表情都明显对公主的未来并不看好,若是公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岂不是麻烦降临,他还是小命不保?

“郡主,你给我一个实心话,公主她到底怎样?”张太医心乱的直接问了出来,秦芳诧异的扫他一眼,随即言语:“您可是医生啊,怎么问我。”

张太医一愣,随即悻悻一笑:“老夫学医五十载,自诩也算高手之流,可那日见郡主开颅取血才方知自己根本就是井底之蛙,哪还敢在郡主面前讲什么医生啊。”

“不一样的,你这是中医路线,我那属于西医外科,但若要真的治好,那可得中西结合,公主目前大情况算是稳住了,剩下的就是看她的运气,如果三五天之内没有并发症倒是好,若是发了,那可得你和药王多努力,至于我,倒是爱莫能助的。”

秦芳说完转了身:“好了,我等下得去准备研制药物的材料,就不再此处了,还是注意卫生,切记不消毒干净的一切都不能碰公主的伤处。”

秦芳的嘱咐话语说完,人也走出了房,对于这位有张太医当陪护的公主来说,她是完全不需要多操心的,反而只要把这些话都说了,她相信,等南宫瑞问及时,张太医为了自保也会把公主说的严重一点,免得落他一个不治之罪。

而她只要借助这份恐慌,就能让南宫瑞便成自己研制和改造的提款机。

溜完了这两个院,她才去了韩文佩那里。

刚入屋,就被浓浓地酒味熏的伸手捂住了鼻子。

“在干嘛呢?”她出言询问,提着酒坛子的姬流云从内里走了出来:“消毒啊,你不是说着要隔三差五的用这些烈酒如此弄嘛!”

秦芳闻言无奈的点点头,口里小声嘟囔:“哎,这可不行,得弄点医用酒精出来,要不然这么消毒下去,人都熏醉了。”

“医用酒精,那是什么?”姬流云耳尖,听到了便是询问,秦芳冲他淡淡一笑说到:“酒精就是食物酿造发酵过程里产生的一种物质,它能在皮肤表面形成一成看不见的膜,阻碍细菌进入引起病变,实际上,这也是消毒的含义。”

“食物酿造发酵?”

“对啊,比如,我用来做手术需要的酒精,就得用类似玉米啊,甘薯啊,稻谷之类那种淀粉很高的原料,把它们像酿酒那样经过打磨发酵加工收入里面的淀粉,然后水解就能变为葡萄糖,这可是救命保密的好东西的,再进一步的加酵母去发酵生成酒精,就成了。”

“就这么简单?”

“听起来简单是吧?做起来还是难的,因为这个比例得一点点的尝试……”秦芳正说着,**躺着的韩文佩忽而发出了轻哼声,当下秦芳闭嘴赶紧的凑过去瞧看,姬流云也就跟了过去。

“你醒了?”秦芳凑过去便是言语,眼神专注的瞧看着韩文佩的反应。

“嗯,您……就是救了我的郡主吗?”韩文佩瞧看着秦芳此刻的打扮,虽然她医着并不华丽,但作为一个深闺骄养的女子,该有的红润与细腻倒是一点不缺的,因为她凑近的一眼倒叫韩文佩立刻猜出她的身份来。

“你感觉怎样?”秦芳没去回答他的话,反而是问询着他的感觉。

“挺好的,就是身子有点无力。”

“你身子比别人虚,这么大的手术,自然是弱的,不过你试试动动手脚,看看可有什么地方不对?”

作为医生,看到韩文佩言语利索,意识清晰,话语吐字没有磕碰与含糊,倒是心里放心许多,不过,耽误了太久的时间,又是脑肿的症状,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韩文佩很听话的立刻动起了手脚,双手能抬能抓,这没问题,可是脚却只有右脚在动,左脚却是完全不动的。

夏可可见状心里一个咯噔,伸手就在韩文佩的左脚上掐了一把,而韩文佩根本就没叫痛,反而是有些不安的看着秦芳:“奇怪,我怎么感觉自己,像少了一条腿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