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5章 心智强大的少年

第九十五章 心智强大的少年

韩文佩的一句话,完全等于宣告了结果,显然此刻他的左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秦芳几乎是本能的就把右臂放在了他的左脚上,从他的脚尖开始一路向上的缓缓抚摸直至他的大腿根部……

她在为他尝试着做一次神经脉络的检查,好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的左腿失去直觉,因为她虽然已经做好了韩文佩并不会完全健全的康复可能,毕竟手术的时间拉锯太长,且韩文佩自身的身体条件也不好,可是通常的脑神经损伤导致的行动不便都是属于瘫痪级别的,单腿失去知觉来说,还是较为少见的。

而且她也想知道,到底还有没机会修复或者改善,已避免这个身世也算悲催的少年成为残疾人。

因此她为他开启了检查,虽然光脑低备状态不能把右臂的效能放大到最大化,但至少还是能有些作用的。

可是,她的举动在姬流云看来却有些不合时宜。

他知道她应该是检查,可是作为药王的他,检查了解的话,是会抬起这条无感的腿为其做各种试验,若真的不行,要不放弃,要不就是用自己的内功尝试吸走病原,而不是这样很奇怪的一点一点的向上抚摸,不闻不问不说,甚至还摸到了这人的大腿根。

这女人还真是没有一丁点的男女大防的意识吗?难道说,她那套医生眼中不分男女的话,还真是她的行举标准不成?

正思量间,秦芳的右手离开了韩文佩的左腿,随即她看着他轻声言语:“我问你,你可还记得自己因何出事吗?”

韩文佩眨眨眼:“记得,从家中出来,我欲去先生的府上书堂里读书的,路上走的好好的,忽然觉得左腿一痛,而后身子像被人给丢出去一般的飞了出去,直接叠进了沟渠里,我一时气闷难喘,只觉得百骸酸痛,而后天旋地转也就晕了,什么都不知了……”

“你没和人吵架吗?”秦芳挑了眉。

“吵架?算不上吧,只是和那人争嘴多说了两句,对方完全不讲理,我又何必多说,自然拂袖而去,没那么严重。”韩文佩说着无奈似的一笑:“毕竟,我自小身弱有天疾,怒不得,火不得,故而一些小事,我还不至于为之动气,毕竟那会要了我命的。”

他说完伸手想去摸自己的左腿,秦芳立刻伸手拦住:“别乱动,你头上才做了手术,在康复前期过大的举动都会增加颅压和眼压,对你的恢复来说可都是不好的。”

“可是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少了一条腿。”韩文佩说着看向秦芳:“郡主不让我摸,我便不摸,但请郡主告诉我,我的腿尚在否?”

秦芳抿了一下唇:“在。”

“那为何我感觉不到它?”少年的眉眼里没有过度的惊慌与恐惧,有的只是不安:“是不是我掉下沟渠摔断了腿?”

秦芳看着他眨眨眼,随即开口:“你稍安勿躁。”她说完转头看向姬流云:“你有检查过他的全身情况吗?”

姬流云摇了脑袋,随即伸手也往少年的左腿上一摸,不过他摸的位置是脚踝,而后慢慢地一圈蓝色的光泽在他的掌心隐约闪动,他随即改摸为抓,抓紧了少年的左脚脚踝,那蓝色的光便是顺着他的左腿一路蔓延向上。

秦芳的眉微微一蹙,眼眸里有些期待的看着那抹蓝光向上,可是当蓝光游走到少年的膝盖骨处,姬流云的脸上就浮现了一抹讶色,而当蓝光蔓延到大腿中部时,蓝光停住了,而姬流云也撤了手,随即看着秦芳。

“他的腿还有机会吗?”秦芳出声询问着姬流云。

姬流云咬了下唇,无奈的摇了头:“你呢?”

秦芳看了一眼韩文佩,当下指指外面迈步就想走,韩文佩却出了声:“别走,我的腿就算坏了,也请郡主当面告诉我,不必避讳着。”

秦芳闻言轻叹:“你才做了手术,身体很弱,我不想你深受刺激,太过激动……”

“激动?不会的。”韩文佩却是一笑:“一个知道自己活不长久的人,对生命的每一时都是珍惜之态,我不会太激动,激动只会让我立刻死亡,也不会太恐惧,毕竟我会早逝,是心知肚明的事,我唯有的是不安与遗憾,不安着是否还能读书,遗憾着不能陪我的家人长久。”

韩文佩的话语让秦芳有些动容。

每一个病患在面对病症时,都会呈现不同的状态,而大多都是恐惧与伤痛,惊慌与戚戚,只有少有的几个才会乐观着,积极着,而这少有的几个,有的幸运的战胜了病魔,有的最终未能幸免,可是那种乐观的心态却是秦芳极为欣赏的。

所以这一刻,看到少年如此豁达的心态,她不由的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很勇敢!”

韩文佩一愣,随即也笑了:“不,我不是勇敢,我还是怕死的,我只是,会让自己坦然面对一切,所以郡主还是不妨告诉我吧,我到底左腿怎么了?”

秦芳咬了一下唇,收敛了笑容:“你说你摔前腿部一痛,可是大腿中部的位置?”

“嗯,是那里。”

“你应该是被人用类似气劲,或者内功什么的打了一下,这一下断了你的大腿神经,导致你无法控制你的左腿,而同时你又被那个气劲给冲的摔去了沟渠里,结果你体弱,又有心病,这一摔,摔的你气阻难上不说,加之你多年病发,脑中积了太多脓肿,一时间病发便是休克过去,更还停了心跳。”

“哦?我难道死过了?”韩文佩伸手摸向自己的心口。

“你的确是死过了,但是你命不该绝,仵作去为你检尸,结果捞你出来又折腾一番,而后送回义庄,这其中无意间造成你心肺复苏,气息连接,心脏再度跳了起来,所以你没死,可是脑部的脓肿却让你也无法醒来,我虽然彼时救了你,但很遗憾,我没能察觉到你的腿上有伤,因为你的腿部看起来完好无损……”

“没错,气劲如刀,却只削断了你的筋脉,并未伤及你骨肉,所以就是我,也不知你腿上有伤,惭愧!”姬流云此刻一脸歉意的插言而言,毕竟他也是没发现韩文佩的腿上有伤的。

“千万别这么说,我能活着,已经全赖二位了!”韩文佩说着笑了一下看向秦芳:“那我这腿是不是已经没救了?”

秦芳闻言点点头:“是的,因为我们的不差,已经错过了神经相接的最佳时间,而现在,你的左腿神经已经坏死,我没法给你接上了。”她说完颇有歉意的看着韩文佩,而韩文佩顿了两息之后却是笑着言语:“这就是命,怪不得别人,不过,我已经知足了,老天爷让我死而复生,只是收走一条腿做利,还有什么比这,更划算的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