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7章 侯族之地

第九十七章 侯族之地

秦芳见素手一脸不解,悻悻一笑:“那个,你中午做的油炸丸子,用的什么油?”

“油?”素手一愣,随即伸手把一旁的罐子打开:“这个猪膏喽!”

秦芳闻言霎那间想起卿欢的记忆,原来有角者如牛羊之油脂为脂,无角者如猪鸡之油脂为膏,这会儿的这个世界,根本就还没植物油的概念,她和素手要菜籽油,根本就是空谈。

可是,如果没有植物性油脂做为分离层的话,青霉素即便培养出来也是提取不出的啊?

一时间,秦芳有些无奈,不过眼看着自己熬好的糨糊,她并没有立刻就放弃,而是先把这些糨糊都装好在每个早已做好标识的杯中---办法总会有的,她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看着她没再言语下去,素手却是等得一头雾水,不得不再次问询:“那个,郡主你不是说什么要做一件让自己骄傲一辈子的事吗?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菜籽油吗?”

秦芳回头看她一眼:“嗯,算是吧,不过不急,等我先找到这里有没类似菜籽的植物,再和你一起研究怎么榨油!”她丢下一句话,便是端着那些装好糨糊的杯子走了出去,素手见状也只好帮着她一起端出去,跟着她继续一路的摆放。

“郡主,这些东西到底是干嘛的啊?”走完四个院落放下这些糨糊杯子,素手再一次的询问,秦芳冲她一笑轻声说到:“我在等这些东西发霉。”

“发霉?”素手的眉立刻蹙在一起,厌恶的言语:“您要拿脏兮兮的恶心东西做什么?”

“救人。”秦芳没有掩藏的直白而答:“你别觉得惊讶,这大千世界,总有许许多多我们想不到的礼物是大自然的馈赠,也许它看起来很是肮脏,可也许它就是能让人战胜病魔的良药!而有些,看起来很绚烂,却是致命的存在……”她说完有些失魂似的笑笑,随即迈着步子离开,而素手则是一脸懵懂的跟在后面,努力的消化着她有些莫名奇妙的言语。

……

“你说什么?她说那东西是用来救人的?”床榻上,已经休息的苍蕴隔着一张纱帘问着帐外的素手,眉间也是充满着不解的讶色。

“是啊,她还问我想不想干一件造福人类,能让自己骄傲一辈子的事呢!”素手当下把郡主向她要芋头粉和菜籽油的事也说了出来,苍蕴听闻立刻坐了起来,隔着帐子言语:“我知道了,你传我的令,叫人立刻去收集芋头给她送去备用。”

“是,公子,但那个什么菜籽油呢?”

“我会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的。”他说着摆了手,素手立时告退离开,而他在帐中独坐的轻喃自语:“有点意思。”

……

用过早饭,秦芳拿着干净的油布包了两个馕饼和一点咸菜,便是装在了腰间挂着的大荷包里。

“郡主,你这是……”素手不解发问,秦芳则是直接拍了她的肩膀:“我要出去找菜籽,你呢就帮我照看一下府门吧,特别是我摆放的那些,千万别叫人碰,那些东西要是弄乱了,将来可就救不了人了!”

丢下这么一句素手并不能完全理解的话,她立刻出了房门。

照例的每个院子巡视一圈后,便是骑马朝着都城的北郊而去。

昨夜,她借助光脑雷达,竟然发现在都城的北郊就有油菜籽的存在而且还是大片,她自然是今天前去瞧看一下,如果真的是她要找的菜籽,那接下来她就得想办法去榨油了。

纵马奔行了足足一个时辰,秦芳才赶到了北郊这片宽阔的山地前。

碧水青山的美丽对于秦芳来说是难得的美景,毕竟未来的世界,污染的破坏已让大自然变了颜色,再不复山野的烂漫,也再不复草木的清秀,就连天的蓝也被灰蒙蒙的尘霾掩盖着,因而此刻,只是小小的山清水秀,就已经让她看得眼中有些许的湿润了。

“小米,定位。”站在空旷的山脚下,她抹开了衣袖看着自己的右臂显出的屏幕,其上正有无数的红点散布在前方,而图标显示,不过百米。

秦芳确定了方向和距离后,立刻将马拴在山下,便是朝着山上爬去。

近午的时光,山野之中露干雾散,一切在阳光下清晰而美妙,秦芳贪婪的呼吸着略带松香的空气穿梭在林地与山石间,步步向上。

当她行至半山腰时,却是一直有迹可循的路断了,而断的尽头立着高高一块山石,上书几个苍劲有力的刻字:“侯族之地,非请勿入!”

侯族?

秦芳的眉眼一挑:南昭四大家族之一的侯族族地竟然就在都城北郊且还是山地之中,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是秦芳想不明白,而是根据卿欢本主的记忆,南昭国的四大家族乃是南昭开国之地的背后高门支援,历代强盛的资源使得他们本就有自己广袤的地皮,人脉与家族特别存有的一方优势。

而除开他们本身的地主资源外,当南昭国开国并开始代代相传时,四大家族更因功受赏,各自获得了封地不少,但都四散在国之各处,并不与都城相近。

毕竟家族如诸侯,封地远些管辖一方也就是了,倘若近了,看似授命于臣被管着近,可帝王却怕是难以入眠的,你想想啊,这万一谁起了坏心,可是近在咫尺,帝王想防备都来不及的不是?

所以封地从不近都城,这基本就是惯例。

比如她卿家,固有族地靠近海龙国,而受封之地则是位于南昭近东之处的昆山,这里如今是卿家分支居住之地,相距都城没有十万八千里,也得有个千里之远。

而眼前这候家族地却在都城北郊,怎能不叫秦芳诧异?更别说候家不理政事是一门心思的经商之族,可经商的,哪个不是选的路径方便,人多热闹的繁华之地?好便于经商往来,可偏偏他候嫁却又落在深山之中,道窄难行的,怎能不叫秦芳奇怪呢?

不过秦芳纵使奇怪,却也没功夫在这上多操心,她寻着四处可有什么传报之物好获得主人家的允许,可四处找了半天,一没山钟二没绳铃的,一时间倒让她不得入门之法,只好扯着嗓门大喊--没办法,这种时候,只有靠吼了。

“在下卿欢,有要事要往山顶去,借路贵地,还请准许!”她打着嗓门喊了一气,并无人应,只有被声响惊动的飞鸟扑闪着翅膀远去。

秦芳见状又大声的喊了几遍,完全无人应答,她一看这么耽搁着也不是办法,只好对着那石块无奈的摊手:“不是我要硬闯啊,是我实在找不到人,天地明鉴啊!”说完她迈步走向巨石之后,岂料刚刚走过,一只削尖了的木头桩子便是破风迎面而来!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