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3章 被疑,救人之难

第一百零三章 被疑,救人之难

“什么?”秦芳的话音刚落下,侯子娇已然瞪眼,而后面赶来闻听到秦芳要划开族长肚子的三爷七爷更是直接就变了脸的对视一眼后,抽出了身上的短剑与匕首。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前来是不怀好意,竟敢妄想害我族长,看我不杀了你!”三爷话音落下人便持短剑向前就刺,秦芳蹙眉欲挡,侯子楚已经出手将三爷臂膀捉住:“三爷,不可!”

“什么不可?不就是跟着苍公子来的人嘛,哥,你不必怕,她敢起伤我祖父之心,我就敢杀了她!量那苍公子也无话可说!”此时侯子娇说着伸手从一旁的七爷手中夺过匕首就再向秦芳刺来!

说时迟那时快,侯子楚单掌拍在三爷的手腕上,震落了他手中短剑,随即便是转身又去捏抓了自家妹子的胳膊:“子娇,不可胡闹!”

侯子娇见兄长震落三爷手中短剑又止住自己也是脾性上涌,挑眉瞪眼的冲着侯子楚就喊上了:“哥!这女人意欲伤害祖父,你没听见吗?你怎么还阻我?”

“郡主出言乃是医治之法,何来意欲伤害祖父?”侯子楚说着从子娇手中夺下了匕首,瞪着她:“人家可是上门的客人,若是不想多事,不言一声就是了,人家能这番言语,还不是想帮咱们救祖父……”

“可她想划开祖父的肚子啊,还说要割掉,割掉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阑尾。”此时秦芳倒是自己把话接上了:“我说候家小姐,我和你祖父有仇吗?我需要害死他吗?”

“这谁知道?你突然的跑来,又忽然的跑到祖父房中,谁,谁知道你对我们候家,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侯子娇瞪着一双眼张口便是泼污,秦芳闻言当即气得看着她:“你这女人到底什么脾性?好心不识也就罢了,张口便是往人身上泼污!你候家是财大气粗,可我卿家就算遭难也不至于还要到你家来寻什么企图吧?”

“那可不好说,你卿家族地那么远,卿王府也不过空留一府而已,谁知道你有什么盘算……”

“够了,子娇,家训不可妄言,你不记得了吗?”侯子楚眼看妹子话语不分轻重伤人脸面,立时阴面轻斥,可这一下,侯子娇反而更激动了:“哥,你在别人面前拦我还不够,还拿家训来斥我?我可是亲妹妹啊,这女人有什么好啊!难不成她抓你手一下,你还看上了她了吗?她可是连当今圣上都不要的破烂货……”

“子娇!”侯子楚闻言立即恼的瞪她喝止,而此刻秦芳则是开了口:“罢了,我好心替你祖父忧心生命,想要救他,你可以不理解我的施救之道,却不应该随意侮辱我的人格,就冲你这言辞如此不堪,我又何必去做这好人还召你的侮辱呢?反正他是你的祖父,不是我的家人,只不过到时你祖父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请你记住,他是死在了你这个不孝子孙的无礼之上!”

秦芳说完这话,便是转身从榻前离开。

“郡主,你……”侯子楚闻言忙是急急相拦。

“侯公子,我谢谢你的理智,谢谢你明白我救你祖父之意,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何必自讨没趣,所以,卿欢这就告辞了,若那油菜找寻到了,还请立即遣人送到卿王府上,公主的病,还是非常需要它的。”秦芳说着朝侯子楚一个福身便要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榻上却响起了老者的声音:“留,留步……”

他的声音不大,还透着痛苦的虚弱感,但恰逢那一瞬间的清静,反倒让屋中之人纷纷扭头,侯子楚和侯子娇都是惊喜的扑向罗汉塌前:“祖父!”

“祖父你醒了?”

秦芳闻听此声,顿了一下,还是向前迈步打算离开--她是医生,也知道救死扶伤乃是天职,可是遇上侯子娇这种蛮不讲理之人,她就火大,如果这个时候还留下,还不知道这女人的那张嘴里能跑出什么词来,她自然是想着走人拉倒。

不过,她没能走出去,因为刚跨步到房门前,罗汉塌上的老者就是痛得呻/吟一声,秦芳的眉一蹙,人就顿在了那里,立了两秒,再要迈出时,侯子楚已经到了她的身边:“郡主,你大人有大量,且不要和我家小妹一般见识,我祖父痛成这样,脸色见白,还请你快救救他!”

秦芳扭头看了一眼满脸担忧与焦急之色的侯子楚:“不是我不救,而是我的救法你们接受不了。”

侯子楚闻言捏了一下拳头:“没有什么接受不了,公主都能破开脑颅,我祖父也,也能割,割开肚子。”

“哥,你说什么呢?”侯子娇闻言又是厉色言语,但这次,紧随她言响起的是老者之音:“割开,割开肚子,就能救,救我吗?”

闻听老人痛苦中的询问之言,秦芳抿下唇后当即转身走了回去,来到榻前冲着老人一福身:“老人家,我是卿王府的卿欢。”

“我听到他们,他们喊郡主了……”侯卫宏说着看向秦芳:“你救了,公主,对不对?”

“是,公主颅脑有伤,我给她做了开颅手术。”秦芳说着直接在自己的脑袋顶上比划了一下。

那侯卫宏的呼吸粗重了一些:“你,你割开,我的肚子,就,就能救我吗?”

“老人家,你腹中此处的阑尾已经化脓了,如果再不切除掉,到时它坏死,或者穿孔,病菌就会感染你整个腹部内脏,不但会加速脏器的退行,还会导致衰竭,那时,你就……”

“就如何?”

“无药可医。”秦芳说着无奈的摊手。

“那割掉一个那个东西,我祖父还能活吗?”侯子楚此刻在旁开口。

“阑尾是人体里相对多余的东西,割掉之后,并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割掉了,我祖父就没事了?”侯子楚闻言脸上多少有了点点喜色,但随即又担忧:“可是,你割开我祖父的肚子,那我祖父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任何手术不论大小都有危险,更何况你祖父年事已高,危险不但有还会增高,可是如果不手术的话,他出事的可能将高达九成,而手术的话,出事的几率则为四成。”秦芳就事论事,虽然说在未来世界,这手术几乎就是个百分之九九安全的手术,但在这里,她还真没那么高的把握,尤其是在没有抗生素的情况下。

“四成?说了半天,你根本就没那药到病除的手段!”侯子娇立时又出言来刺,秦芳看了她一眼:“我又不是天上的神仙能给个仙丹就药到病除的,我只能通过医治手段来争取病人的最大存活率。”她说完看向了床榻上的老者:“老爷子,做不做这个手术,冒不冒这个风险,您自己决定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