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4章 赌约,药王是打下手的!

第一百零四章 赌约,药王是打下手的!(文)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

身在病痛中的宏爷闻言便是点了头:“我做,四成比,比九成,我总有,五成的赚头!”

到底是商人的心态,此时都想着怎么算是赚,这话一出来,倒让秦芳对这老头有一点好感,毕竟她自己也很清楚,开膛破肚在这个时代是多么的令人难以接受,恐怕在受众之心里她不亚于那杀人狂魔,所以老者能自己愿意,也算是很有胆识了。

“祖父!”老者此言一出,屋内的人大都是惊讶与不安两者兼备,而侯子娇却是急了眼:“您怎么能答应呢?您可得看清楚啊,她可不是医官,不过是卿家的千金大小姐罢了,您让她来医治,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嘛!”

宏爷眼有疼爱的看了侯子娇一眼:“阿娇,祖父知道你,你的担忧,可祖父我,年事已高,此番未知,还有,命数多少,横也是劫,竖,也是劫,郡主她,能给公主开颅医治,我,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可是……”

“阿娇啊,不必多言,祖父,真的,痛啊……”侯卫宏此刻已经眼看向了秦芳:“还请,请郡主,快,快快救我……”

老人家本都是昏厥过去的人,因为放血减压而有所清醒,却也受不住这份痛,此刻俨然是脸色苍白中见着些许微红,汗水更是沁出额头,看起来很是有些虚弱。

“我知道了,既然老人家您自己同意了,那我就给你做手术,不过我需要您的家人为我准备一些东西。”秦芳当下看向了侯子楚,侯子楚立刻言语:“郡主只管明言,只要我家中有的,定然奉上。”

“公子误会,我不是索要酬劳,而是做手术需要一些东西……”秦芳当下要了一件宽敞明亮且干净的房间,又叫着准备了烈酒,煮过的白布以及棉花等物,总之都是为手术而备的必需品。

侯子楚当即叫人准备,侯子娇与两位爷虽然有些不大乐意,可宏爷自己个都选择了做手术,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是赶紧的张罗,虽然有些疑问不明白要这些个东西干嘛,但看到秦芳那张根本不打算解释的脸,便只能把话都咽进肚子里,赶紧的准备着。

“哥,我可话说前头!”侯子娇看到秦芳抓着祖父的手腕子号脉,便把侯子楚拉到一边半低不高的言语:“祖父他是病痛的受不住了,才信了这女人能治,你们不拦着也算了,但可得盯住了,若她治得好便罢,治不好就得给咱祖父赔命!”

侯子楚闻言立时伸手捂上了侯子娇的嘴:“浑话,祖父焉能治不好?他老人家必然福大命大!”

“哥!”侯子娇一把扯开他的手:“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只是让她清楚明白,别想在我家招摇撞骗!”

秦芳闻言扭了头:“侯小姐这么不信我,要不然我们来个赌约如何?”

“什么赌约?”侯子娇立刻盯向榻前的秦芳。

“我若医治不好你祖父,由你抓去赔命,可我要是医得好……”秦芳说着冲她一笑,并不言语,那侯子娇自己接了话:“你若治得好我祖父,我给你送上百两黄金为酬!”

秦芳当即一个轻笑摇头:“不,我不要这个。”

“那你要什么?”

秦芳笑着言语:“这辈子,你但凡见着我,便得鞠躬行礼叫一声姐姐,我不叫你说话,你便得闭嘴,我叫你如何就如何,你需得对我尊以长礼,可敢吗?”

秦芳最后一句可敢吗,完全就是挑衅,那侯子娇起初听到她的要求就已经是瞪眼怒目,听到最后这么一句,当即是气呼呼地脱口而出:“我有什么不敢!赌就赌!”

秦芳当即点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侯公子,你可得做个见证!”

侯子楚闻言是无奈苦笑,随即看了一眼侯子娇:“你呀!”

他是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时候,他肯定是希望祖父安然无事逢凶化吉的,可自家妹子却拿这事与人打赌,就算是心中想着约束一二,却也把自己架在了尴尬之地,叫他根本不好言语,毕竟,他是不能希冀着自己的妹子赢了这赌约的。

而此刻的秦芳却是看着眼神复杂的侯卫宏轻轻一笑,先前她接着号脉之态,已经依靠右臂内的医疗芯片对他做了一个基础的体能测试,而结果来看,虽然他这次病拖的有些厉害,人也虚弱,但到底家底雄厚他吃香喝辣的,身体还是比一般人来说保养的很好,那么她本以说高的四成危险,实际上,也不过是一成而已,当然她将来少不得还得找药王要两剂药去,谁让她没抗生素呢。

很快,侯家人把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当下秦芳指挥着人,把老爷子送去房中做术前准备,而这个当口上,苍蕴也终于是带着包袱赶了来,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人,姬流云也跟着他一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我府里没你坐镇,那韩公子岂不是危险?”秦芳一看到姬流云跟着苍蕴进来,便是心中有些担忧,当即脱口而出,那姬流云尚未答话,一旁的苍蕴开了口:“放心吧,这个时候韩公子是绝不会有事的。”

一个绝字,让秦芳斜瞧了他一眼:“你确定?”

“当然,有些人名声比什么都重要。”苍蕴当下凑在她耳边近前说了这么一句,秦芳便也懂了--府中他们此刻都不在,若韩公子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也会是他们容不下人,外面再传言个一二,南宫瑞就会得不偿失了。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担心了,你来其实也好,至少可以帮我针麻,哦,对了,你也帮我搭个手吧!”秦芳说着看向苍蕴:“一个人做这个手术,的确是不成的!”

“我?”苍蕴一愣,随即点头,而此时一直站在一边的侯子楚看着姬流云开了口:“请问这位是……”

“哦,鄙人姓姬,来自药王谷。”姬流云说得很是清淡,可眉眼里却透着傲气,而这话一出来,就让侯子楚大喜过望:“您,您是药王?哎呀,我祖父有救了!”

“好啊!你耍赖!”就在侯公子大喜之时一旁本在打量姬流云长相的侯子娇则是激动出声,冲着秦芳便是大喝:“我说你怎么敢冒充医者,口气颇大,原来是有药王可以仰仗,根本就不是你有能耐!”

秦芳闻言无奈的刚要言语,姬流云却是开了口:“这位姑娘,你大概弄错了一件事,我来可不是医治人的,除非你想把你候家的所有送我一成!”他说着更是看向了秦芳:“我来,只是给惠郡主当下手的而已。”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