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5章 阑尾切除术

第一百零五章 阑尾切除术

姬流云此话一处,屋内便是静谧无言。

堂堂药王竟是给一个不是医官的人打下手,这叫侯子娇委实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而此时秦芳却没时间和心思和她斗嘴,当下便招呼两人清洁换装,好准备手术,更是请候家兄妹出去。

“郡主,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侯子楚眼见药王都这般谦虚再加上早已闻听郡主为公主开颅之时,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恭敬之色:“祖父手术之际,还请允许我在旁观看!”

秦芳看了他一眼:“我劝你还是别看的好。”

“郡主,在下并非觊觎郡主医术之道,实在是,挂心祖父……”

“我知道,但是我怕你会吓着……”秦芳委婉提醒拒绝之因,开玩笑,人的腹部一划开,血腥中看着她要找出盲肠来切除,恐怕没几个第一次看完能淡定的。

“少拿话来唬人!”此时侯子娇在旁开口:“别说我哥要看,我都要看的,免得趁我们看不到,是人家药王动手医治,却算在你的名号上,欺我!”

“你们真要看?”秦芳闻言无奈的笑问。

兄妹两个都是立即点头,秦芳见状也不多言,当下同意了:“行,那你们也各自套上件干净的衣裳吧!”

兄妹两个听话照做,随即被秦芳拉着站在了拼好的大桌前,而后两人正雾水呢,秦芳转头冲苍蕴说到:“帮个忙,把他们两个点穴,免得打扰我!”

话音一出,侯子娇便是瞪眼欲言,只是话还没等出来,人就已经动不了了,而一旁的苍蕴放下了胳膊看着秦芳:“要把他们丢出去吗?”

“不必了,一个担心他祖父,一个担心我使诈,就让他们这么看着就是了。”秦芳说着冲着那两人言语:“我手术时需要安静,更需要你们保持静止,免得造成不必要的粉尘污染对你们祖父不利,所以你们就这么看着吧!”

秦芳说完当即就不管他们,两步走到一旁毫不犹豫的就解开了自己先前弄脏了的外衣,而后净手后,就反着套上了叫人准备的干净男士中衣,直接张着双手冲姬流云说到:“来,帮我从后面系一下衣带。”

姬流云闻言也没多想就上前去帮忙,而那苍蕴瞧看着两人眉却是微微地蹙了一下,随即又散开了。

“来吧,我们准备手术,你们两个先前都帮过我,药王略多一些,并且更熟悉器具,等下叫你们做什么时,药王就带着苍公子点,我可能没功夫给你们解释。”秦芳说完一指榻上的宏爷:“带着下面的那层褥子,把人抬上来吧!”

她使唤的相当自如,姬流云和苍蕴对视一眼也没多话,两下把人就弄了过来,此时秦芳也打开了包袱,把银针消毒后递给了姬流云:“来吧,还是老样子,咱们针麻。”

当下她说穴位,姬流云配合着扎针,而后秦芳就把针麻仪给接上,在开启了针麻后,她有条不紊的给手术将用到的东西做着消毒,排列,并给二人再某些工具的使用上,做了小小的示范。

大约半个小时后,秦芳拿针刺了宏爷一下,确定针麻已经起了作用后,便叫苍蕴顺手把侯卫宏也给点穴定身了没办法,她做的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没有麻醉剂的情况下,能依靠的只有针麻,它能做到的就是局部麻醉,宏爷自是清醒的,她可不想手术做到一半的时候,宏爷忽然来个什么乱动,那可就……

“开始!”秦芳带上医用手套,用布包扎完头发并蒙上口鼻后,指示着姬流云在右下腹的一片用泡酒棉花擦了个遍,而后叫着姬流云和苍蕴用同样带着手套的手把右下腹的那块皮肤给绷紧。

随即,她带上了显项镜,拿起手术刀在宏爷的右侧下腹上斜着划下一个五六公分长的口子,又在骨盆向上的两指处打了一个斜岔口的划了个三公分左右的半刀,做了一个麦氏切口。

皮肤一划开,内里的肉与脂肪都伴随着血水翻剁而出,秦芳当即叫着止血钳,在姬流云的递交里,夹住皮下的每个毛细血管,并将它们都翻在两侧,给自己露出完美的手术操作口。

而后她拿了两块煮好的白布塞铺在了刀口的两侧给予保护,继而又给两个略大的主血管做了临时的缝扎,而后换了一把手术刀,划在了内里显露而出的白色腹外斜肌腱膜上。

血水再次涌出,秦芳抓着针管把涌血抽离,便迅速的用镊子提起腱膜,用组织剪从两侧将其扩大创口,露出了内里肉红色的腹内斜肌。

秦芳顺着肌肉的纹路,小心而熟练的切开了这层肌膜,而后她开了口:“流云,拿好这把弯血管钳,和我配合,按先前说好的那样,我这样撑开后,你立刻撑进去,咱们这么交替着把腹内这块斜肌给分开,明白吗?”

姬流云当即接过点头,秦芳便拿着弯血管钳垂直而下小心的张开了血管钳撑开,立刻姬流云的血管钳也伸入其中按先前演示的那样开分。

两人这般交替了七八下后,腹内斜肌,横肌终于被分开,秦芳迅速的放进去两把甲状腺拉钩,给自己清理出一个小小的“战场”:“来,你把这个拉住。”秦芳低声冲着苍蕴言语:“别太使劲,保持这个状态就好!”

苍蕴当下听话的接过两个拉钩,瞧看着秦芳拿着手术刀切开两侧,让口子变大露出内里白色并布满血管的腹膜来。

“流云,来,再次配合,这次是提起。”秦芳当下拿着牙镊和血管钳与流云再次配合,竖着提起腹膜多次。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姬流云实在不解两人这么做是何意,忍不住询问,秦芳轻声言语:“得让他内里的脏器和这层腹膜脱离,要不然我一下刀,会划到他的脏器的。”她说着拿着刀柄轻轻的帮着推,加速彼此的分离。

未几,腹膜已经脱离干净,秦芳叫着姬流云帮忙在腹膜周围布满了剪好的煮过的白色布块,而后才叫他提着腹膜,自己小心的用弯头剪开腹膜,随即用钳子小心的把腹膜原头夹在那些白布上固定。

做完这些,秦芳当即瞧看内里,并没直接看到坏掉的阑尾,她拿着大号夹小心探入顺着结肠寻找阑尾,很快就看到了与大网膜粘黏在一起的阑尾以及大片包裹着炎症脓液的包块。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祖父已经化脓的阑尾。”秦芳说着看向了侯子楚:“如果这个包块破掉,你祖父整个腹腔就会被感染,就会成为我所说的无药可救的状况。”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