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6章 他也需要这种药引子

第一百零六章 他也需要这种药引子

秦芳向侯子楚说清楚病灶的情况后,便小心的把大网膜夹出,而后顺着包块的边缘将整个大网膜小心的点点剔除下来这个必须要小心,一旦内里的脓液流出,势必会造成二次感染。

花费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整个包块随着大网膜一起被剔除,而后秦芳才看了一眼被点住的宏爷轻声说到:“我要把阑尾提出来了,你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但还是有个心理准备。”

尽管他人是被点住做不出什么反应,但该有的感觉是依然存在的,所以秦芳还是先给他打了个招呼,这才把阑尾夹了出来。

“这就是阑尾?”姬流云似乎有些新奇:“师傅传下的医书里,记有肠之大小,却没阑尾之名,诶,这是肠子吗?”

“它是啊!”秦芳当下指指与阑尾相连的结肠带说到:“这是结肠,与盲肠相连,阑尾是盲肠的末端。”秦芳说着伸手抓了两把弯血管钳递给了姬流云:“来,一左一右,在这个位置,把它夹住,免得它滑回去。”

姬流云当即听话配合将其夹住,秦芳便拿了那把脉冲手术刀将阑尾切下,靠着高温一并把切口创面做了焦灼愈合,而后开始了结扎缝合。

“这东西没了,他会怎样?”此刻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苍蕴看着被秦芳放在一旁的一小条肉尾,倒关心发问,秦芳一面缝合是一面回答:“不会怎样的,阑尾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没用?此话怎讲?”

秦芳扫了一眼好奇的苍蕴做了回答:“阑尾其实是人身体内的一种淋巴组织,它能帮助人们对于一些食物啊,肠胃炎症的免疫提供强大帮助,但是呢,它的主要作用集中在小孩子以及青壮年的时候,过了青壮年之后,它基本上功能就在减退,而到了像宏爷这把年纪时,他的功能基本已经退化了,所以,切除对他来说,是没什么影响的,他更需要在意的是术后并发症这些。”

“哦,原来是这样……”

“那小孩子若是也有了这样的状况呢?”姬流云再次发问。

“如果小儿急性阑尾炎发生,那基本上也是切除术,虽然它是个淋巴组织对人体并非完全无用,但危急生命时,也只有选择切除的,只不过相对来说,这样的小孩子将来在食物上需要更注重干净卫生,肠胃的免疫会弱点……”

“你一直再说免疫,还有淋巴,这些又是什么?”姬流云此时就是个好奇宝宝,没办法,他学过的那些医术里,可没这些词。

秦芳此时已经给阑尾切口做了双层的结扎,闻言无奈一笑:“这些等闲了,我再慢慢给你说好吗?你还是赶紧帮着我,缝合吧!”她说着又拿起了煮好的丝线传入弯针里,开始给阑尾血管壁做进一步的结扎。

做完这些后,她换了一个新的缝合针,在盲肠的浆肌层上一串,把阑尾的结扎尾部缝在了上面,而后顺着整个浆肌层慢慢的缝出了一个荷包囊。

“这是做什么?”

“装尾部的。”秦芳说着把线夹在一旁的白布上,拿着棉花沾了烈酒给尾部擦拭消毒,而后提起线,用血管夹夹着尾部将其塞进了这荷包囊中,而后收紧了荷包线,开始了新一轮的结扎。

两分钟后,结扎完成,秦芳把整个荷包小心的放回了腹腔内,因为考虑到此时的白布做不到未来世界的高级消毒,便只能将就着把周围的渗液沾了沾后,就开始了一层层的最后缝合。

这个世界还没有肠线,就只能用丝线代替,也好在候家是商人,要些煮过的蚕丝线不算难,要不然缝合腹膜,斜肌层的还真有些麻烦。

十分钟后,秦芳一面核对着材料,一面终于把内里缝合完毕,她拿着烈酒沾过的棉花将皮肤做了清洁消毒后,也一一缝合,而后又弄了一些干净的白布覆盖在了创口处,叫着两人帮忙给缠了纱布,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以后,每天用绝对干净的手,像我刚才那样用干净的棉花沾烈酒给他擦拭创口,然后再放上干净的煮过的白布,像我们这样给他缠上,明白吗?”秦芳取下了针麻仪后,就叫姬流云去拔针,自己则是举着两只手冲着一旁被点住的侯子楚言语:

“还有,手术已经做完了,但我们给他剖开了肚子,进去了气体,所以你得叫人守在跟在,什么时候他老人家出了虚恭才可以进食,而食物嘛,十天之内都只能是清淡的流食,并且少食多餐,且不可违背,哦,还有,明天这个时候,不管老人家有多疼,你们都必须几个人扶着他让他下地慢慢行走,要不然内里有了肠粘连的话,那他老人家就麻烦大了……”

秦芳一气的把手术后的注意事项统统冲着侯子楚做了交代,说完这些才叫苍蕴给他们二人解开穴位,穴位一解,侯子楚便是双腿明显发软的挪向了床榻上的祖父,而侯子娇则是直接瘫在地上,而后发出一阵阵恶心的干呕声。

“快把她丢出去,免得她吐在屋内造成污染。”秦芳见状立刻言语,于是苍蕴抬手一挥,侯子娇连惊呼都没来及的就苍蕴以内力从窗口处给丢了出去,立时哇哇的呕吐声便是响起。

摘下手套,取下眼镜,秦芳看向了姬流云:“你可有什么治疗肠痈的方子?”

她记得在汉代,名医张仲景在《金匮要略》里就有记载和阑尾炎相似的病症,以及治病药方,不过她回来的是战国时期,而且还是个类似的异时空,所以她并不确定这里已有此方,故而只能含糊的问姬流云。

“肠痈?这倒是有,清化汤嘛!”姬流云立刻有了回答。

“那你看看他的情况符合不,然后麻烦你酌情给他开个调养的药吧,毕竟我只会外科手术,切除病灶,中药还得你来。”秦芳实打实的拜托,毕竟未来社会,药品几乎都是化学合成物以及提取剂,而中药很多药材,都因为生物污染以及自然破坏而绝种或是药效降低,所以这里所拥有的许多植物,在她那个时代,根本就是早已灭绝了的,她就更不清楚,那些能更加合理的利用了。

脱下了“手术服”,清洗之后,秦芳套上了她的外袍,继而拜托姬流云帮她收拣那些医疗器械后,人便走到了侯子楚的跟前:“你祖父才做了手术,身体会比较虚,让他好好休息吧,此时我更需要你给我找到那种油菜,因为,想要你祖父远离死亡的可能,他也会需要这种,药引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