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7章 睁眼说瞎话

第一百零七章 睁眼说瞎话

“啊?我祖父也需要?”侯子楚闻言一惊,秦芳觉得这和他先前的淡然略有不符,便多看了他一眼,结果他倒解释上了:“啊,我的意思是,那个,不是公主她需要吗?怎么我祖父也会需要,他们又不是一种病……”

“可是他们都做了手术。”秦芳眨眨眼:“而做了手术的人,都有可能得手术并发症,这种并发症依然可能要人性命,那么为了降低这种可能,我就需要一种药,但这个药,就必须得油菜籽榨出的油才能引出。”

她本来是不想说的这么清楚,但此刻看到侯子楚那解释的模样,忽然意识到也许有些话说的清楚透亮了,反而更好,反正她也没打算把这变成传家宝的藏着掖着,毕竟医学上的一些东西,如果能早一点问世,那么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也相应会加速。

也许,它们可能改变历史,但这里并非她原本所在的世界,倒不用她去担心影响未来,所以她只能顾着现在了。

“原来是这样啊。”听了秦芳的回答,侯子楚立刻明白了这油菜的重要性,虽然心里还念着三爷的担忧,但比起祖父的性命,他显然更在乎老人家,于是当即说到:“我明白了,我会立刻叫人把油菜采来。”说着便赶紧的出去招呼了下人们进来伺候,随即也走向了院中的三爷和七爷。

这两位原本是在外焦急等候的,忽然间自家小姐从窗户里飞了出来,摔在地上连痛的没叫出来就是一番呕吐,自是把两人吓了一跳,齐齐凑上去问瞧看,小姐却顾不上答话,只有呕吐的份,那七爷是当即就想起身往屋里冲的,可是破天荒的,侯子娇却一手扯着他的胳膊,即便呕吐的顾不上言语,但到底还是拦着他。

两人见状只能先给小姐顺背送气,待她呕吐止住,刚要问话,屋门一开,少爷倒是出来,一脸急色的安排与交代着如何伺候族长,而眼角眉梢却没那种先前的忧色了,当下两人便是对视一眼,再瞧看到小姐那不放手的胳膊,便多少明白,那个什么手术应是成功了,否则,依照小姐那脾气,只怕早就要弓弩伺候,而不是这么拦着了。

“三爷七爷,祖父的手术已经做了,那个什么烂掉的阑尾,郡主也从祖父腹中取出了。”侯子楚先是说清楚内里的情况,免得两位老人家担心,三爷和七爷立时脸上都有了喜色,随即七爷开了口:“少爷,那小姐她是……”

“哦,手术毕竟开膛剖肚,让人有些,恶心,先前她那般,也是郡主怕她吐在里面会什么污染,总之对祖父不好,才叫苍公子把她给丟出来的,没什么事。”侯子楚说着一转头看向三爷:“对了,三爷,你还是叫人把油菜送来叫郡主过目吧……”

“少爷你……”

“咱们祖父也要用这种药引子,郡主说了,做了手术的人,都会有什么并发什么,总之依然是有生命危险,所以她得弄一种药来降低,而她弄那种药就需要的是那油菜籽的油,故而,你还是得弄来……”

“少爷,你刚才说什么?”此刻三爷脸上的疑惑之色霎时变成了震惊:“你,你知道那油菜的籽,出油?是下人告诉了你吗?”

侯子楚一愣,随即摇头:“三爷,您说什么呢,我只是学帐之人,根本不问种植这些,如何知道那油菜的子出油?是刚刚郡主和我说的,怎么,有问题吗?”

三爷闻听此言脸色更加的激动,而一旁的七爷也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侯子楚:“您确定是,是郡主告诉你的?”

“对啊,她刚刚说的啊!”侯子楚越发的不解,他不明白两个族爷爷怎么会这么大的反应,而此时三爷和七爷对视一眼,却是绕过侯子楚齐齐冲向那房屋,而此刻,秦芳也正好从屋中走出来,立时只觉得眼前一花,一把匕首竟然就横在了自己的脖前。

“三爷!”侯子楚被这突然的情况惊的一声叫,身边的侯子娇也是瞪了眼的喊:“七爷!你们干嘛!”

“说,到底是谁告诉的你,我们候家种有胡菜,并且那胡菜的籽是可以榨油的?”三爷抓着匕首神情激动的质问秦芳,根本不管两位少主的问话,而七爷则站在秦芳的身后抓着她的臂膀抵着她,似怕她会跑掉!

秦芳垂了下眼眸,随即抬起看向侯子楚:“你们候家还真有意思,进个山门要个药引子,就要打要杀的还不够,我好心帮你们救了人,一转头出来,匕首又横在脖前,我就纳了闷了,你们候家的礼义廉耻都去了哪里?好赖不分还要恩将仇报?”

秦芳的话让侯子楚顿时脸红,他急步向前:“三爷,七爷,你们还不快快退下,这,这是干什么啊!”

“少爷,你不知道!”三爷此时开了口:“这胡菜老爷之所以试种,就是因为发现他能出油,这可一直是不宣告的秘密,并无他人知晓,为了避免泄漏才把它种在山顶,每日负责这片的人,都只有固定的几个人而已,而这郡主从一来便是轻车熟路般知晓我们有这胡菜不说,还知道它能出油,定是族中有内鬼泄漏,这可关乎咱们候家未来,我岂能不问个明白?”

“不错!”七爷此时也开了口:“我们也知道郡主救了族长于候家有恩,但家族之秘,岂能外传?于郡主的不敬,我们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两人话语一出,院中人都是惊讶不语,那侯子娇本来还是因为赌约有些不敢言语的,听得族爷爷这般说,便是看向了秦芳:“你,你难道是有备而来?”

秦芳闻言此刻已经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很惊讶原来这片油菜是候家试种之品,但是她虽无觊觎之心,却偏偏又无法解释,毕竟她不能说她就是知道不是?

一时间倒也有些难答,而就在此时,三爷手中的匕首却忽然“啪”的一下断裂,随即三爷和七爷两人便是直接倒飞了出去摔跌于地,而苍蕴则从秦芳身后的屋中走了出来,张口便言:“谁告诉你们,这天下就只有你们知道那胡菜籽是可以榨油的?”

“苍公子什么意思?莫非还有人也发现这秘密?”跌在地上的三爷闻言坐起便是急急言语,苍蕴笑着转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出来的姬流云,姬流云便两步走出言语到:“药王谷中有药典医术百本,其中就有书籍记载有,油菜其籽可出油,并能制药,否则你以为郡主如何能画的出多种油菜的模样?”

药王之言,岂不是叫三爷和七爷当即面面相觑,而秦芳却是微微抽了下嘴角:这两人还真是够仗义的,竟为了帮自己,睁眼说瞎话了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