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9章 获取青霉

第一百零九章 获取青霉

“你怎么知道候家有那个油菜的?”林地的山道上,苍蕴走在前,中间跟着秦芳,最后则是姬流云,此刻他看着前方的背影忍不住发问:“而且连所在之位都那么清楚,莫非你之前去过候家族地?”

秦芳闻言扭了一下嘴巴:“我怎么可能去过?”

“那你……”

“别问了。”秦芳回头看他一眼:“这是我的秘密。”

姬流云当下一顿,随即咧嘴悻悻一笑:“喂,好歹刚才是我帮你过关的,这会儿立刻打出个秘密的旗号来,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秦芳笑了笑:“放心,我回报你的,肯定会比你知道这个秘密大的多,并且,很有意思。”

“哦?是什么?”姬流云有些兴奋:“说来听听,那,可别是不值钱的东西,我向来出手都是极贵的,何况今次还是给你打下手。”

秦芳闻言笑了一下,随即抬头看了一下正午的林地那份被阳光笼罩下的明媚,轻声言语:“会很值钱的,值钱的或许能让这个世界改变。”

一句看似虚幻的话,让姬流云疑惑着瞧望着秦芳,而走在前面的苍蕴则是顿住了脚步,他一双眼里闪动着狩猎的光泽,慢慢的回了头,看到的便是秦芳抬头张望的侧颜,那一刻的她看起来似乎很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但更多的却又像是超脱外物一般。

“你的口气可真不小啊,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呢?”

“药。”秦芳眼落在他不解的眸子上:“就是我要用油菜籽来提炼的药物,它虽然不能对天下所有的人有用。却可以治愈很大一部分的人。让他们避免死亡。”

姬流云眨眨眼:“该不会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青梅来着……”

“青霉素。”秦芳肯定的点头:“我说的就是它。”

姬流云闻言一笑,随即希冀的看着秦芳:“那我还是拭目以待了,不过,你得要对方给你油才行啊,可是那东西似乎是人家家里的宝贝,你再是约定了那么多,人家万一投鼠忌器的,不愿拿出来呢?”

“他会拿出来的。”秦芳肯定的言语:“除非他不想家里的族长快点好。”

“人心难测哦!”此时前方的苍蕴却开了口:“有些人看到的可能是一条生命。而有些人看到的是家族的利益,若是油榨不出来,那还好,必然求到你这里,若是榨得出来,只怕你并不能十拿九稳的,毕竟相比家族利益,一条命可算不了什么,哪怕,他是族长。”

秦芳闻言瞧看向苍蕴。但见那侧身的颀长在挺拔的密树林地里隐隐有些冷气。

“如果人心真的到了你说的这等淡漠的地步,那么。我只能拜托你帮我去找来油菜了,毕竟按照他们所说,这油菜别国总是种有的,你那么本事,就帮我收集些油菜籽呗!”

苍蕴眨眨眼:“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好处大的很,至少,在你的梦想里,它是很有必要的助力,而且很强!”秦芳说完冲苍蕴一笑,随即迈步向前,苍蕴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此时姬流云也走到了他的跟前,两人便是对视一眼,随即沉默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

转眼,五天过去了。

秦芳头三天都有往候家跑的去察看宏爷的情况,但候家人却并未主动提及关于油菜榨油的事,只是每次她去,候家都会给她一小袋子的油菜籽算做额外的报偿,而侯子楚和那两位爷则很是奇怪的没有现身,只有侯子娇在宏爷跟前照顾,外加招呼她。

秦芳不是个多事的人,眼见人家不提,她也不问,所以第三天,看到宏爷的状态比较好时,就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没再去候家,反而是窝在了卿王府,满院子的跑着看她放置的那些馒头,糨糊,西瓜片。

五天的时间,这些东西在高温与潮湿的双重影响下都已经变质,有得更是散发出了酸腐的臭气,但并不是全部都达到了秦芳的期许——因为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才如她期望的那般,生出了细小的霉菌。

但即便如此,秦芳还是高兴的,她带着显像镜蹲在一个又一个盆盏前,观察那些霉菌,而后记录它们的番号,然后开始将更多的馒头,糨糊,西瓜片,放置到这些可以生成霉菌的角落里,并在王府里人为的叫人弄了一些类似的环境来,以扩大生成的面积。

“郡主,你到底要弄这些东西做什么啊?”用帕子蒙在口鼻上的素手瞧看着秦芳小心的把一些发霉的绿毛弄进手里的杯盏中,就不由的翻着白眼,毕竟这位的行径实在叫人难以理解。

“一两句话可说不清楚,慢慢看着吧!”秦芳含糊的应了一句,便端着那杯盏小心的去了一旁早就收拾出来的干净屋子,那里如今被秦芳叫人放置了不少桌几条凳,以及大量的杯盏。

“素手,把我早上叫你熬的糊糊端过来,每个里面舀一勺。”一入了小屋,秦芳便是出言吩咐,素手纵然不解,还是应声出去端了糊糊进来,按她的意思给每个杯盏里都舀了一勺。

秦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医用手套和牙镊,带着那个显像镜,小心的分离着那些得来的霉菌,将它们分别放置在这一个个装了培养液的杯盏中。

是的,那糊糊可是她为培养这青霉而准备的培养液,她虽然没有办法按照实验室里的科学流程来提取,但土办法还是查阅的到的,照猫画虎,对她来说不算难,但是到底有没效果,多久能出效果,却是个未知数。

“好了,咱们出去吧,门上上锁,免得叫别人进来。”秦芳作完了培养基的工作,便立刻收拾了东西带着素手退出了房间做了交代,素手闻言撇了一下嘴,还是依言的上锁了。

“郡主,外面有人递了拜帖来!”素手刚把门上了锁,院落里就跑进来了沈二娘——自打秦芳救了她后,她发现卿王府的空无他人,便辞掉了牢头的活路,跑到了卿王府给秦芳当起了帮事下人。

“我看看!”秦芳说着接过,抽开外封便看到内里非常雅致的字体:“候家子楚,明日巳时前来拜会,万望见洽。”

秦芳当下一笑,随即自言自语:“来了就好啊,我还以为得自己榨油了呢!”说完便是看向沈二娘:“二娘你去回复一声吧,明天我会在府中等候他家少爷大驾的。”

沈二娘应声立刻退去,立在秦芳身后的素手则是盯着秦芳和她手里的拜帖转了转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