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12章 人生幸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生幸事?

(?)

看着姬流云不解的表情,秦芳只能装傻充愣的笑了笑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她难道能告诉他,因为自己的右臂并非血肉之体,所以才幸免遇难吗?

面对秦芳这样的表情,姬流云抓着她右臂的手一转,就摸上了她的腕子要去号脉,秦芳见状立时强抽了自己的手,急急的开口:“喂,你还没回答我呢,我怎么跟你一样全身都会湿了呢!”

姬流云闻言抿了一下唇:“我练得心法乃至寒之路,刚才正在调动全身寒力驱除体内所中火属内功,自然会弄得自己全身湿透,至于你,你都闯入我的心法世界,自是也感受到了那股心法对抗,只是湿透衣衫,呵,这已经很不错了。”

秦芳眨巴眨巴眼睛:“你说你中了火属内功,难道你被人打了吗?”

姬流云嘴角抽了一下:“那个……郡主你如今衣衫湿透,立在我一男子面前,是不是不大合适?”

秦芳闻言一愣,随即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才注意到湿透的衣衫是贴在自己身上的,虽然不至于把内里隐约暴露,却也是勾勒出自己的曲线的,当下悻悻一笑,转身就走,但出门口时又回了头:“那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看到的心法世界是虚幻的对吧,那内里的一切是真得还是假的呢?”

“真即是假,假就是真。”姬流云眨眨眼睛认真做了回答:“虽是玄幻之境,但所显也都是真实,更何况这世间未尝不会有一处。如那般白雪皑皑。”

秦芳点了头。笑了一下:“明白了!”当即迈步出屋。却是口中轻喃着自言自语:“那看来他有八块腹肌是真实的了,啧啧,一个医生还这么好的身材,真难得啊……”

屋内,姬流云本来是抬手扯开了身上的衣带准备脱掉的,猛然间,僵直了一下,随即便抱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的苦笑不得:“这女人,竟敢评判他人身体,真是……她就没点大防的意识吗?”

他轻喃着,眼前恍若出现了刚才她那完全不在意自己浑身湿透的模样,而随即,他仿若又看到了湿透的衣衫下,她那玲珑曼妙之躯……

“你想什么呢!”忽而,他抬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脑门,随即摇摇头挥去眼前之姿,继而便是轻笑了一下的动手宽衣。

……

回到房中泡了个热水澡去除寒意之后的秦芳才想起自己本来找姬流云的帮忙之意。

但想到人家先前练功什么的。自己再去不大合适,便干脆抓了素手。去了厨房一通忙活:将送来的油菜籽,取了两斗放入了大锅之中,隔着一张厚重的粗布开蒸,水气缭绕的蒸了约莫一刻钟,她又取下包着油菜籽的笼布,清了锅中的水,把蒸过的油菜籽倒入其中,开始了翻炒。

一刻钟后,炒好的油菜籽被盛入了木盆之中,秦芳便打发走了素手,自己端了那木盆回到了屋中,又准备一些瓶碗和井水后,才将房门紧闭,人去了她内室的床下一拖,拖出来了个半米高的玩意--榨油机。

昨夜,她意识到候家将上门讨方后,便在夜里通过小米从数据库里调出了榨油机的构造图,而后通过3d打印技术,将一台榨油机的所有部件给打印出来,而后她花了几乎一夜的时间,将榨油机的每一个部件各自的功效弄清楚后,才画了一张必备部件的图纸出来,并说明了要如何组装与使用,如此才能有今天白日交给侯子楚的帛书。

可给了之后,她也明白,虽然迟早候家能榨出成品油来,但最为青霉素的提取剂,那样的浓度是不够的,所以她才会和侯子楚要了一石的油菜籽,自己来做高效的。

这台被她拆过的复制品,只要通上电,就能成为榨油的好帮手,虽然不及真正的榨油机那般高效与动能久远,但就她目前所希冀的量来说,倒是足够了。

秦芳将炒好的油菜籽送入了仪器的口中,又添加上了水,而后便抱出了针麻仪,借由它的电力直接开动了机器。

半个小时后,一罐子菜籽油出来了,虽然不够多,却也够她用的了。

当下她收起了油罐子,立时就把榨油机给拆解成零件,而后右手揉捏其上,毁了它们的形状再吸收回所有的分子量--毕竟,在这个缺少原材料的世界,这些可都是珍贵的材料,用掉多少就少多少,她可不想在小米还没完全恢复高效动能前,山穷水尽,所以能回收的,必须回收。

折腾完这些,天色已暗,秦芳看了看那瓶装着菜籽油的油罐,满意的躺在了**休息。

七天后,候子楚再次上门,除了说他祖父已经状态极好,便是问询是否可以进食非流食之物。秦芳嘱咐着叫他慢慢添加改变,每一次都要关注宏爷的状况,在没不适的情况循序渐进。

交代完这些,她问起了菜籽榨油情况,候子楚说许多部件都还在制作之中,还需要一段时间后,秦芳便只和他简单的闲聊了几句,就意思着自己还得照顾公主,不便作陪的要送客了。

“对了,郡主,在下有一点好奇。”侯子楚告辞之时,忽而轻声问起:“那日你同苍公子一起来的候家,不知,你们是……什么关系?”

秦芳一愣,随即笑言:“朋友。”

侯子楚的眉眼一挑:“朋友?只是,这样吗?”

“那不然呢?”秦芳不在意的言语:“难道我还得和他有别的关系吗?”

“哦,在下没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能成为苍公子的朋友可是人生幸事。”侯子楚客气的言语之后,眉眼里却透着一抹喜色,他客套两句,便是告辞着离府,秦芳则是轻撇了嘴巴:“人生幸事?难道‘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之后还得加一个‘与苍蕴成友’嘁,至于嘛!”

秦芳嘟囔着当即离开厅堂奔往那间培养室,而跟在她身边的素手闻听到秦芳对她家公子不屑的言语则是一脸的不满,只可惜,秦芳看不到,她这会儿的心思全都在她的青霉菌上!

七天的时间,在培养液里的青霉菌得到了极大的生长,秦芳看着那些浓密的绿色毛菌,很是兴奋,但身后闻着霉味瞧着一片绿色的素手,只觉得自己对于这位郡主,更加的不满:这女人到底什么爱好啊,如此恶心之地她还兴奋如此,还轻视我家公子,哎,公子到底在想什么,竟然会如此的看重她!

“素手,去取之前准备好的那些棉布来,哦,还有,叫人去把炭磨成粉!”秦芳看着那些霉菌兴奋的下达了指示,因为现在她要将开始做的就是提取青霉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