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13章 妒

第一百一十三章 妒

(?)

关于提取的流程,秦芳其实是照猫画虎,毕竟从数据库里能调出大量可借鉴的记录,让她一面感慨久远的历史长河中人们的智慧是何等的光耀,一面庆幸自己还好是2080年的人,高科技赋予她的便捷,才能让她在此地生存下去,并治病救人。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明白,旧时代的物资短缺,社会生产力和科学力量都比较薄弱,这使得她的研发并不会太容易,需要打量的模拟替代品来尽可能的去尝试--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好在这个时代也没什么污染,所以相应的研发中,至少把消毒和无菌的要求能勉强的凑合凑合。

炭木到手,被细细的磨成了粉,秦芳便把早先3d打印而准备的三个分离管拿了出来。

这是一种上端开口大,下端开口下的容器,是实验室里常见的器皿。

他把生长有青霉菌的培养液倒进了分离管里,在下端包裹上棉布,任其开始慢慢过滤,自己则交代着素手小心看好,如何在满了后再装等全部交代清楚后,就离开房间,去了公主的院落。

公主的情况已经大好了,只不过就算秦芳考虑她的形象很贴心的只取了伤口部位的头发,但到底是古人,又是个云英未嫁的金枝玉叶,看着脑袋上有那么光秃秃的一块,自是心情不会太好,所以秦芳踏足院中的时候,就听见屋里正在摔着牒碗的发脾气。

“你们太医院的人是都死绝了吗?”公主的声音充满着哭腔与咆哮:“一个二个平日里说着自己医术如何的高明,可如今呢?救不了我不说,还把我交给那个女人。你们看看。我这般模样。以后还如何见人啊?”

“公主,是我们无能,但我们真的尽力了……”

“尽力?尽力你们怎么不救我,害我被她弄成这样!说,是你们谁叫她来动的手?”

“殿下,我们谁敢替您做决定啊,是太后与圣上好不容易才请了郡主出手救你,虽然的确损及了您的秀发。可到底还是救活了您,要不然……”

“要不然我就会死对不对?所以我才说你们都是无能之辈,皇兄留你们在太医院根本就是错误,等我好了,能回宫了,我一定要皇兄把你们统统罢免了!哼!都还立在这里干什么?丧眼啊?还不给我滚!”

在公主的咆哮声中,竹帘一掀起,四个身穿官府的太医鱼贯而出,个个面色难堪与忧郁,结果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立在门前的惠郡主,几个人眼中尴尬更盛。尤其两个年纪相对较轻的,对秦芳的眼神已经生出了忿忿之色。

“郡主你……”为首的太医院院首张太医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一看到秦芳当即开口招呼,秦芳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向后退了些许,张太医明白的扭了下脖子,看了一眼公主所在的房间,便立刻迈步跟着秦芳到了院中。

“让郡主笑话了。”张太医一脸无奈地苦笑:“我等无能,惹得公主很是不快呢!”

秦芳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轻笑了一下--她其实心里很清楚,像张太医这等,并非是无能的太医,如果不是姬流云为了让南宫瑞和太后明白自己有些价值而冻住了公主颅脑中的淤血,只张太医下针,就是可以为其引流的,根本不会有她开颅的过度治疗,更不会像现在一样整个太医院被公主贬低到一无是处。

“张太医可别这么说,卿欢会的不过是外科的手段,与人调理,养护可是一个方子都不会的,更别说针灸之术了,公主虽然因为外形有损而大发脾气,但还望张大人带着太医们能继续殚精竭虑的为公主调理,免得在养护中出现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秦芳的客气诚言,让张太医周围的几个太医脸上多少好看了些,但张太医却是摆摆手:“郡主太过自谦了,那日瞧看了郡主的开颅之术,老夫也算大开眼界,这半个月来每每想到当时的情形,都是在惊惧之中,不过却也发现许多神奇啊……”

秦芳当下客气的笑了一下,算是应了,却没多说,因为她看得到,周围的太医们对这种话明显的不悦。

见秦芳没意思接茬下去,张太医非常知趣的没再说那些话,而是轻声问到:“对了,郡主来此是要瞧看公主的情况吗?”

“不了,我来是其实是有事要拜托于张太医你!”秦芳立刻冲着张太医欠了身。

“我?莫非郡主又需要什么药材器皿?”这些日子,秦芳可没少折腾着要东西,张太医闻言自是习惯性的想到那里,而秦芳点了点头后说到:“我的确需要一些东西,但不是药材也不是器皿,而是一种病菌。”

“病菌?”张太医不解的蹙眉:“是何物?”

“就是病原的根本。”秦芳简单地作答:“我想您是太医院的院首,定然手里多少是有些病人的,不知是否方便带我去您的病患跟前走走,让我提取一些病菌可成?”

秦芳的解答虽然含糊,但要见什么样的人,倒说的清楚,张太医闻言一愣面有难色:“这个……郡主啊,老夫其实很乐意帮你,可是,太医院瞧看的人,都是宫中的金贵之人,且不说带你去瞧看何等的难,只私自带人同去,就是犯忌的啊!”

秦芳当下一笑:“我不是说要去看宫中嫔妃,而是想去安乐堂。”

“郡主原来是要去那里啊,那里倒是不难。”张太医闻言脸上虽有疑惑,却是没再多话:“不知郡主打算几时前往?”

“即刻吧!”秦芳说着冲张太医一笑:“不知院首您方便否?”

“方便!”他说着向一边另外一个山羊胡的太医做了交代:“谭老弟,我陪郡主走一趟。公主这里,你且和大家应着吧!”

“好。”那老者应了声,当下张太医便和秦芳离开,而他们一走,院落里的几位太医就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说,这郡主要去安乐堂那种地方干什么?”

“管她干什么呢,只要不在咱们面前晃就行,每次她来看公主,公主就一声不吭的装睡,她一走,就拿咱们撒气,看见她啊,我就心烦。”

“谁说不是呢?咱们自幼学医,谁不是几十年这么熬下来,才能走到今日?她仗着会什么开颅,就让郡主把咱们贬的一无是处,哼,她才多大年岁,一个毛丫头,也不知从拿学来的歪门邪道,在咱们面前充大!”

“行了!都别说了,各自去忙着吧,免得公主等会儿见着咱们在这儿,又是一顿骂。”山羊胡开了口,大家立时就应声的散了,不过其中一人刚转了身,就被他给扯住了衣袖,那人回头看他一眼没吭声,大家都走了,才说话:“爹,你拽着我,是有什么吩咐?”

“你现在去趟安乐堂,看看那个郡主去那里是要做什么!”

“啊?我看她做什么干嘛……”

“叫你去你就去!人不灵光话还多!”山羊胡瞪他一眼:“不去看看,怎么知道,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