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18章 罪还是功?

第一百一十八章 罪还是功?

(?)

堂堂药王出手,看病开方岂不是小菜一碟?

也就两个时辰的功夫,这屋里的人基本上就看得差不多了,只有诸如肺痨这种姬流云一时也有些无奈,因为一个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救,还有一个,也是积屙沉重,没有几个月的只怕也难调--虽然姬流云的功法可以冻结病因而抽出体内,但这种也不会轻易使用,是以,也只能是如此。

而那个刚刚染上的,姬流云不但给她开了药方,还亲自为其施针,如此这一个安乐堂的人,倒也是救了个七七八八。

而秦芳则相对低调的多,她只是留在那几个烫伤者的跟前,小心的为她们清理创口的脓液收集走后,便把带来的蜂蜜给涂抹在了她们的伤口上。

蜂蜜,在这个时代与时期,都是绝对的珍品,一般老百姓是享受不到的,所以当这两个宫女发现自己身上抹着甜酸沁香的蜂蜜时,可都有些受宠若惊,继而惴惴不安的看着秦芳似不明白为什么把如此珍贵之物抹在她们身上。

“蜂蜜对烫伤的恢复是有很大帮助的,尤其还能避免细菌感染,你看看你们伤口先前都已经出脓到何种地步了?如今的,想要完全治愈不留疤痕是不可能的,只希望你们不要再加重现在的情况,不然的话,引发一连串的症状,就算药王他肯出手,你们也未必有活路。”秦芳说完这话,看了一眼旁边的姬流云。

此刻他刚给最后一个人开了方子,并亲自抓了药。闻言倒是很认真的点头说到:“郡主这话可没错。姬某救人可从来没今日这么慷慨的。虽然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做到我那三条,但好歹每人完成一样,应该是不难吧……”

“你行了吧!”秦芳闻言笑着白他一眼:“你往日是没今日慷慨,可今日已经都慷慨了,又何必还这么计较?再说了,你今日之举,其实才对得起你的药王之称……”

她话刚说到此处,姬流云的脸色本是淡笑调侃的。却忽然蹙眉转头看向外面,这使得秦芳话音顿住,下意识的也看向外面,当然她没看出什么来。

“怎么了?”

“有兵马过来。”姬流云说着看向秦芳:“知道为什么吗?”

秦芳一听是兵马,反倒了然的点头:“知道。”

“知道你还敢这样?”姬流云挑眉的冲她摇摇头:“哎,惨了,你还拽上我。”

“有什么不敢的?相比让自己的余生不安,我宁可这会儿痛痛快快。”秦芳说着眨眨眼:“不过,你又何必做出一副被坑的模样?你跟我来时,不也心知肚明吗?”

姬流云笑了一下:“你就不能装傻。欠我个人情?”

“人情不好还,免了吧!”秦芳话音刚落下。安乐堂的门就被拍的啪啪直响。

门口的管事把门一打开,几个兵勇持矛持刀的就冲了进来,随即一个高头大马载着身着铠甲的青年扬蹄入内,而他身后,也有三骑相继跟进,却不是兵勇武卫,乃是几位身着太医院官服的太医。

“惠郡主何在?”铠甲之人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拎着马鞭,冷着面的扬声问话,秦芳当下自是放下手中东西迎了出去,姬流云也跟在她的身后。

“卿欢在此。”秦芳出了茅草屋便是站定看着那马上青年,面无怯色的言语:“怎么,皇上让你带人来抓我的吗?”

那马上青年大约没料到秦芳如此淡定,当下打量了秦芳一遍后,才是冲她说到:“皇上并未下抓捕之令,只叫赵某立刻带人来请郡主入宫面圣。”

“请?”秦芳轻笑着扫了一眼这眼前的阵仗,又看了看那些早已吓得缩瑟在周遭的人,而后不满的言语到:“那赵统领的请法还真是颇有礼数呢!”

那青年闻言没有直接言语,而是扭头看向了身后跟着的几名太医,立时为首者开口:“惠郡主,圣上要你救治公主,才给予你诸多珍贵药材与物资,你竟然敢欺瞒圣上用来自私救治这些卑贱下人,你可知你犯了僭越之罪!”

“惠郡主,你听见了吧?”此时那赵统领才开了口:“你有如此罪行之举,赵某也只能这般来请了!”说完他一招手,立时一队兵勇齐刷刷的跑进来,其中几个冲着秦芳奔来,剩下的竟是冲着那几个茅草屋要去。

“站住!”秦芳见状立时大喝一声:“你们不能擅入这些茅草屋,屋里有些人的病症是会传染的,你们这样贸然进入害上了病,可没人救!”

秦芳一句话就把几个兵勇吓的驻足,而此时她又冲那青年说到:“赵统领,我这就跟你一道进宫面圣,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不必急着搜什么药材,抓什么人的,反正我干了什么,我清楚的很,到了皇上面前我也不会否认的,你没必要让你的士兵为此冒染病的风险。”

“惠郡主替我的兵着想,不亏是卿王府的郡主,可是刘太医的话说的也很清楚,今日只怕要论罪的,我怎么也得让人取些东西为证……”

“那更不必了!”秦芳当即出言打断了赵统领的话:“今日我这未必会是罪,兴许皇上他还得奖赏我呢!”

“什么?”比赵统领先出声的是太医几人,他们一脸诧异与嘲笑之色,显然认为惠郡主再痴人说梦,倒是那赵统领瞧望着秦芳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赵统领,你只消叫这些人围在此处就好,反正内里的一切都跑不了不是?若我真有罪,你再叫人收缴,也不会太迟,若是没罪,也省的你莫名其妙的做了恶人。”秦芳说着冲赵统领略略低了一下头,便是迈步要朝着大门口走。

“我和你一起去吧?”此刻,姬流云开了口,秦芳回头冲他一摇头:“不必了,你可是药王,还是留在这里照顾下大家吧,我去去就回来。”说完,秦芳立刻迈步就走,那轻松的架势,仿若根本就不是要面临论罪,而是走个亲戚似的。

那赵统领当下看了看姬流云,而后竟是松了缰绳在马上冲着姬流云抱拳的欠了一下身,姬流云倒是没怎么理会,只是一声不吭的转身就回茅草屋了。

有药王在此,赵统领显然也不想和这么一位神医有什么不快,他眨眨眼,随即按照秦芳的意思吩咐了兵勇围住此处,便调转了马头带着人和秦芳往皇宫而去。

半个时辰后,秦芳已经身在大殿之中,南宫瑞看着她行礼完毕,也不叫她平身而起,而是盯着她言语不悦的轻喝:“卿欢,你可知罪?”

卿欢摇摇头,随即半抬了头说到:“卿欢不知有罪,只知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