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1章 不洁,急性败血症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洁,急性败血症

(?)

姬流云有过这么一次的行为,秦芳自然而然会想到,也许是他怕自己被皇帝迁怒,而不得不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存在价值才这么干的。

但是,这一次显然和姬流云无关,因为她回到卿王府时,姬流云还在安乐堂没回来呢,而整个府里的人,都被一种惶惶不安的情绪笼罩着,显然这些所属宫中的人明白,若公主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只怕都得赔命。

秦芳看到大家这种表情,就已经意识到公主的情况有些严重,当她进到公主的院里时,就已经看到几个丫头再抹着眼泪,而屋中有人急得在喊着:“殿下殿下。”

秦芳捞起裙子两步跑进房中,便看到一堆人围在公主跟前,她立刻轻喝:“都给我让开!”

她的到来,立时让大家似有了方向一般,纷纷停止抽泣与呐喊的退开些许,继而望着她。

“把所有窗户打开,透透气,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的给我准备清洗消毒的水,酒之类!”秦芳说着已经到了公主跟前,一手抓上了她的手,一手已经拉开了她的眼皮。

休克。

秦芳有了初步的判定,脸色就有了一点沉,随即她手指按在了公主的指尖上抽取了一滴血液检测血项,而后便准头询问屋里的人:“谁能不慌不乱的给我说清楚公主的情况?”

几个丫头径直的望向一人,那丫头立时抬手抹了脸上的泪到了跟前:“奴婢能。”

“你叫什么名字?”

“小环。”

“好,小欢。就你给我说说吧!”秦芳当下开始发问。小环便一一作答。说的是公主在一个时辰前,就说人晕晕的难受,然后呕吐了一次,却没吐出什么东西,随即就忽然发热的烧了起来,一直哼哼唧唧的说着难受,直到秦芳进来前,也就半盏茶的功夫时。人就忽然不叫唤的昏了过去,把大家吓的都慌了神。

秦芳听了小环的描述,眉蹙了起来。

公主因为底子不错,又加上金贵的调养,其实恢复的比其他人都好都快,至少按照她恢复的状态来看,秦芳其实一早就排除了她会发生败血症这样并发症的可能,只是拿她当幌子的在争取更多的物资而已。

但现在,公主的表象全部都是急性败血症的症状,而传递到脑中的血项检测数据里白细胞值不但增高多倍。就连中粒细胞也都提高了到85%,这意味着公主已经发生了急性败血症。她需要立刻经行抗生素的治疗,可是,她哪里还有抗生素呢?

秦芳咬了一下唇,授意芯片对那滴血液再做一次nbt的测试,好弄清楚这是细菌性的感染还是病毒性的感染引起的败血症,继而便赶紧的叫人去安乐堂准备叫姬流云回来--没办法,没有药物,她就是一个只能做手术的外科医生,这让她非常非常的不舒服,因为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很没用。

叫的人刚走出去,就有了惊呼声,继而姬流云便已进入屋中。

“你……”

“赵统领告诉我公主不适,我便立刻赶过来了,要我帮忙吗?”姬流云当即上前询问,秦芳让开位置:“你先给她号脉吧!”

姬流云当下为公主号脉,此时,秦芳也得了芯片的试验反馈,试验结果呈阳性,数值高达27%,显然是细菌性感染引起的。

“你们今天给公主换药是谁主持的?几时换的药?”一有这个结果,秦芳就本能的看向了公主脑袋上包的布---公主每天的吃穿用度,都是严格的按照要求来的,她确信没哪个不要命的宫女太监敢乱来的造成公主感染,当然她们想造成也有难度,要知道,在她早上出门前,公主的血项都是正常的,而这么快的感染,只能是急性感染,并且直接感染在创口处,否则其他部位的影响,就是再快的感染也有潜伏期,那至少也得潜伏个一天有余,不会这么快的就发作到这个地步的。

所以,秦芳立时明白是换药包头是出了差错,不洁的换药导致了这次细菌性的感染。

“是,是谭太医,还是巳正时分。”小环在旁做了回答。

“你说什么,谭太医?”秦芳立时有点懵,那老头子都专门给她找茬去了,怎么又会在府中主持换药?难道是换完药才去告发她的?

“哦,是小谭太医”小环一看秦芳一脸不解,忙是解释:“就是谭太医的公子,他也是太医呢!”

秦芳这才知道这太医队伍里还有一对父子,立时说到:“他人呢?”

“哦,他看到公主不适,已经去亲自为公主煎药去了,就在灶房那边,要奴婢去请他来吗?”

“不必了!”说话的是姬流云,他随即看向秦芳:“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应该是不洁换药引起的细菌性感染造成的急性败血症。”秦芳当即说出结论,那姬流云眨眨眼:“原来血毒症是可以这样叫的。”

秦芳抿了下唇:“你可有药医治血毒?”

“你没有吗?”姬流云看着秦芳,眼里有那么一丝的尴尬。

“有没有的,可不好说,它们还在制作中,只怕明天才知道有没有,够不够以及能不能治。”秦芳说着面色更加的沉重,因为细菌性的急性败血症,虽然抗生素可以治疗,但疗程也不断,用高效的青霉素或者头孢,疗程都要三到五天,而她土办法的自制的青霉素,显然提纯那么高,只怕疗程得拉伸到十天以上,可这次有没成功的,以及能成功多少,根本尚未可知,而最未知的是,公主会不会对青霉素过敏,这也是个难说的事。

“你说的不会是你那个青霉素吧?”姬流云立刻反应了过来,秦芳点点头看着他:“你呢?总能治吧?”

“治疗血毒的药方,药典中虽有记载,但很多药根本就找不到,就是药王谷也都没有的,根本做不出来啊。”姬流云说着无奈地摇摇头,随即又眼看着秦芳:“你就真没点别的办法?”

秦芳咬了咬唇:“没办法也得想办法,要不然,公主有个三长两短的,别说我,只怕连你,都要牵连上!”她说着盯了公主几秒,随即说到:“有了,冷冻治疗术,来,快用你的内功帮我让她降低体温。”

姬流云闻言瞪眼:“喂,你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想我把她冻住吗?”

“不是冻住,只是降低体温,让她体内的细菌暂时降低活跃度,能先撑到明天不形成更大的伤害!”她话音落下时,先前准备水和酒等物的丫头也走了进来,秦芳随即又说到:“当然,还得先给她换药,取掉感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