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4章 你喜欢上她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喜欢上她了?

(?)

秦芳这辈子其实很少遇到这种“连带”的情况,作为一个战地的军医,她不需要坐班,不需要面对病人的家属,所以在她的医疗生涯里,很少看到家属这种情绪化的连带。

但,她并不是不理解。

太后,固然和她之间有着仇恨存在,但这个时候她的激动言辞,秦芳相信更是发自内心的太后她对女儿的爱,所以即便此刻她觉得太后有点不讲理,可是她没有去辩解与反抗,而是默默的承受了,毕竟她认为自己并非是真的没有责任的,倘若她不是过份的信赖了那帮太医而自己每天亲力亲为的话,也许公主是可以避免此刻的病危的。

秦芳的沉默让盛岚珠有些始料未及,激动的她本来会以为这个不知道低头的女人会和自己争吵,可是她却看到了秦芳的低头:“太后的话,卿欢听清楚了,卿欢会努力救治公主的。”她说着朝着南宫瑞行礼,请求即可回去救治,南宫瑞自是准了,并且强调,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秦芳出了宫,直奔卿王府,她去了公主身边确定她没有更加糟糕后,依然留了姬流云瞧看好公主,自己就急忙的召集了伺候在此的宫女和太监。

她吩咐众人为她再次准备西瓜馒头片,只因为她想到万一第一次的制作失败的话,她必须争分夺秒再做第二批。

于是她做了要求,一样样的布置下去后,才意识到,她需要更多的菜籽油。而上次虽然留守了一半。却有些不够。于是她立刻修书一封,差人送去候家,便自己奔忙起来。

月上梢头,秦芳总算弄得差不多了,汗流浃背的她匆匆擦抹了一下身子,顾不上头发的散乱,便又奔去公主房中。

“你怎样?撑得住吗?”维持公主的体温虽然不会耗掉姬流云太多的内里,但这样时时刻刻的护着。不时的补充寒气,却也是辛苦事。

“小事,撑的了。”姬流云说着看她一眼:“你怎样?”

秦芳点点头:“我挺好的。”说罢走到公主跟前,右手捉了她微凉的手,在指尖上再次提取了一滴血液。

姬流云看到了她奇怪的举动,更看到了那一滴血在秦芳指尖上的消失,他眨眨眼,想要再看清楚点,秦芳却已经按住了公主的指尖,片刻后。她开了口:“情况还算稳定,如果明天有青霉素成功的话。应该是没事的。”

“你说的是成功的话,若不成功呢?”姬流云闻言自是想到了最坏的点。

“不成功的话,太后要我给她陪葬呢!”秦芳轻笑了一下,幽幽而言。

“陪葬?”姬流云皱眉:“这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她在我这里。”秦芳说着自责的低了头:“我应该亲自给她换药的。”

姬流云立时白她一眼:“亲自换药,这里只有三个病人,你且说的过,若是十几二十个,你忙的过来吗?”

秦芳闻言看了他一眼:“谢谢你帮我宽心,可是,我是医生,既然施救,我就该对他们负责。”

姬流云的唇角抽了一下,随即扭头看向一边:“治好的不会谢你,只认为你应该应份,而治不好的,他们就会咒骂你,还要你陪葬,有意思吗?”

秦芳闻言眨巴下眼睛,看了看姬流云那别扭的样子,随即轻声说到:“救好一个人,我需要的不是他的谢谢,而是那个人重获生命的微笑,治不好一个人,我承受咒骂,也没什么,只要我尽力了,就问心无愧,何况,如果我们站在那个人的角度来看,作为医生的我,是怎么也不会比失去家人,亲人的他们,更痛的吧?”

“可是现在太后说的是要你陪葬呢!”姬流云似乎有点激动。秦芳倒是眨眨眼:“没到最后一刻,就别放弃希望,也别想太多的不好。”

陪葬,这是不可能的,但的确她现在只想尽最大能力的去争取那份希望。

“你倒看得开啊!”姬流云闻言扭头看回秦芳,半晌后出言轻叹,而秦芳笑了一下:“救活一个人,总比看着一个人死了强,当然,这个人得是个好人,若是个坏人,也许我救他会害更多的人。”秦芳说着冲姬流云一笑:“行了,你回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你要我回去休息?不管她的体温了吗?”

“两个时辰后,我的药这次有没成功的就看得到了,现在她的体温也得慢慢回升了,毕竟没有药物自主降温,虽然体温控制的不是太低,还是有可能因为时间的拉长而有轻微的功能丧失,我冒不起这个险。”

秦芳尽可能地向姬流云说清楚这个情况,姬流云眨眨眼后,忽然歪了脑袋:“她是血毒之症,倘若有人给她换血呢?”

秦芳一愣随即摇头:“这只是一个理论,除非有人能一瞬间换完她全身的血液,先不说这一瞬有多么难达到,光那些置换的血液你就凑不起,更何况,体内的病菌是存在的,你换了也不过维持片刻。”

姬流云眨眨眼,没说什么的走了出去,秦芳看了看躺在**的公主后,就坐在她身边守着。

而屋外,姬流云并非回去他的院落,反而是踏着月色,纵跃而去。

……

“十五天之内,我要听到结果。”苍蕴的手指轻敲在桌几上,指前的香篆正飘散着叫人舒畅的香气。

“属下明白。”黑衣的男子话音落下,便是猛然抬头看向屋外,苍蕴手指轻晃了一下:“你下去吧!”那人立刻应声告退,随即屋中的窗户一掀一落,姬流云就已经入得屋中:“师兄这又安排什么呢,竟把影卫都召来了。”

“做点该做的。”苍蕴说着瞧望他:“怎么?公主无事了吗?你闲到我这里来。”

姬流云伸手轻抠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郡主说治疗公主的药如果运气好的话,明天才会有,若是没有,公主无救,太后就要她陪葬呢!”

“所以呢?”苍蕴斜他一眼:“难不成你担心她会陪葬?放心吧,那丫头是个不受气的性子,陪葬,她才不会呢!”

“可是如果公主无救,太后势必找她麻烦啊!”姬流云说着上前一步:“师兄,要不,你……”

“我什么?”苍蕴抬眉。

“你,你要不明天去一下那边吧,如果药不成功的话,你,你过点血给公主……”姬流云的话没再说下去,因为苍蕴的眼神里充满着一种怪异的笑,让他下意识的闭嘴。

“我记得不久前,师弟还要我注意和小心呢,这会儿怎么就让我去给人过血了?”苍蕴说着冲姬流云笑着眨眨眼:“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丫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