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5章 五十分之二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五十分之二

(?)

“怎么可能?”姬流云离开摆手:“我,我只是不想她出事,你也知道她很厉害嘛,她会那么多奇怪的治疗办法,而且你也需要她给那位治疗啊,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她被太后找麻烦吗?好歹你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不是……”

姬流云再一次的闭嘴了,因为师兄眼里的笑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师弟今天的话,可有点多呢!”苍蕴轻声说着,垂了眼眸,随即手指轻轻地拨弄着香篆上袅袅的烟缕。

姬流云立时悻悻一笑,不再说话,两人倒是就这么沉默着。

半刻钟之后,姬流云再度开口:“你会去吗,师兄?”

苍蕴摇摇头:“没空。”

姬流云的嘴角一抽:“你就不怕她有事?”

“没能耐的人,向来不值得我关注。”苍蕴说着闭上眼,一副安然享受香气的样子,姬流云抿了下唇是转身就要走。

“师弟。”此时,苍蕴闭着眼幽幽出声:“她动过我的剑,你可别忘了。”

姬流云的脸上微微显出一抹苍色:“我知道。”说完便是开窗翻走,而他离开后苍蕴倒睁了眼,有些出神的盯着面前的那缕袅袅。

……

天还没大亮,不过才有一丝的浅。

秦芳便叫着几个守在外面的太医进屋看着还在发热的公主,交代着如何物理降温后,就赶紧的打着灯笼往“实验室”去。

“诶,你怎么在这里?”一到“实验室”跟前。就看到姬流云立在门口跟着雕像似的看着月亮。自是好奇:“你没睡吗?”

“睡了。但挂心你这青霉素成不成的,又醒了。”姬流云轻声说着看向秦芳:“所以干脆这儿等着,看看成不成呗!”

“谢谢。”秦芳轻声道谢后,也不多话,直接开门入内,而后她点亮了屋里四五支蜡烛后,便把显像镜给带上了:“你就这里等着吧。”她说着带上口罩,开始凑到那五十个杯碟前。一一瞧看,姬流云便默不作声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立着。

秦芳要瞧看的是杯碟里葡萄球菌是否长在了青霉素的周边,倘若长了,那就是成功的,相反?自然是失败的。

所以她看得很仔细,很小心,可是,第一次拿起的就是失败的……她只好看向第二个。

就这样,从一到二。从二到三……她一个个看下去,一步一步的往后挪着。没出一声。

天边泛起了鱼白,月儿也浅白的隐约起来,姬流云等了许久没等到秦芳的言语声,只觉得心情越来越低落。

他看着她慢慢向后挪的身影,看着她始终弯着腰对着每一个杯碟都在仔细的瞧看着,只觉得自己越发的忧心起来。

眼扫向她走过的那些杯碟,囫囵一算,只怕也有三十有余,他咬了咬唇,下意识的想着,如果公主无救,他该怎么才能让她避免麻烦?

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些药方典籍,对症或沾边的就那么呈现,他急于想给她找出一条可以投注希望的退路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抹浅淡的光在眼前掠过,他愣了一下,仰头看向斜角的屋檐,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那里。

那一瞬间,忧虑和焦躁不安都没了,他不自觉的冲着那道身影扬起了嘴角,而此时屋里却响起了秦芳的声音:“有一个,第四十二号。”

姬流云立时扭头看向秦芳,并直接迈步就冲了过去:“有成功的了?”

秦芳抬手在嘴前比划了一下叫他安静,而后轻声说到:“你先让让,让我看完所有的。”

姬流云立时听话的退到了门口,看着秦芳在那里继续弯腰瞧看,他眨了眨眼,想起了屋檐上的师兄,立时瞧望那里,师兄的身影却没了。

“还有一个四十七号,这一次只有两个批次成功了。”秦芳终于看完了所有,她摘下了眼镜冲着看着外面的姬流云招手:“来,你过来看看。”

姬流云当即过去,秦芳就把眼镜给他带上:“你看看这个,在看看这个失败的,有没看出来差别?”

“有,这个边上好像长了草。”姬流云瞧着嘟囔出声,秦芳笑着点头:“没错,这种‘长草’的就是成功的。”她说着帮姬流云摘下了眼镜:“现在我们可以去冰窖里,那对应批次的药了。”

“恭喜你,公主有救,你不用陪葬了!”姬流云立刻出言庆贺,可是秦芳却是摇摇头:“先别恭喜,公主能不能真的有救,得看她能不能用这个药。”她说着脸上有了些微的忧色:“只有两个批次成功,如果能用,药也很紧张啊!”

秦芳说完立时向外走,姬流云只得跟在后面。

很快,秦芳取了四十二的号的一瓶药剂出来,拿在手中为其解冻的快步走去公主的院落。

“郡主,你可来了,公主烧的好烫。”小环端着水盆出来,一看到秦芳便是开口急切言语,秦芳应了一声快步入屋,姬流云也跟着进了屋。

屋内,一帮子太医都杵在跟前,脸色是不安与焦躁,秦芳一看到大家都围在这里就是蹙了眉:“你们就不能让开点吗?这么围着,公主呼的全是你们的废气!”秦芳说着拨开众人上前瞧看,但见公主烧的脸都发红,嘴唇也干,忙冲着跟着的小环言语:“你们有拿干净的布沾水给公主擦唇吗?”

“先前是有的,大人们凑进来,就,就没顾上了……”小环说着低了头,秦芳白了她一眼:“行了,拿泡了酒的棉花来!”

小环立刻答应着去拿,秦芳就伸手捞起了公主胳膊上的衣袖,立时屋里的几个太医都是迅速的扭头转脸,有所避讳,姬流云见状也是要转头的,可秦芳却冲他说到:“公主烧的有点高,你先稍微给她降降温,免得烧糊涂了!”

姬流云闻言应了一声,稍稍偏头走了过来,秦芳看他那样子,立刻出声轻斥:“你在避讳什么?医生的眼里只应该看到病人,病症,其他无所避讳,像你这样,若要你施针,如何施展?难不成你蒙着眼睛扎?我记得你在相府给人看病时,都没这么避讳,咱们这里反倒避讳上了。”

姬流云被秦芳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的言语:“这不是公主嘛!”说着低头上前帮忙。

秦芳白他一眼:“作为医生时,我的眼里也没有尊卑。”

姬流云明了的点点头:“我知道,你说过的。”说着他捞袖抬手再度动用内功放了一些寒气出来,片刻后,公主就没那么红扑扑的了,秦芳也赶紧的给公主消毒后,用针管抽吸了一点青霉素给公主在腕部做了皮试。

“这是……”

“皮试,看青霉素她能不能用的。”秦芳说着看着她手腕上鼓起的小包轻声言语:“希望她能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