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6章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

(?)

太医们何时见过这种情况?

且不说什么青霉素啊,皮试的没听过,单那支用来将就着做皮试的细长针管,就让他们几个开了眼。

一个二个的都盯着秦芳的手,试图看出那是什么厉害家伙,而秦芳则是把用过的针管收进了带来的竹筒里,好之后在深夜时分放入自己右臂内进行消毒再利用。

没办法,她现在一切的资源都是欠缺的,但凡能循环利用的那是坚决不浪费的,当然也幸好未来世界因为资源紧张而一早就做出了最耐用的医疗用品,加之她因为是军医,这右臂内也安装有适合行军的便携消毒系统,要不然这会儿的她,确信自己就是个废掉的军医,空有理论是帮不上忙。

秦芳一收,几个太医便是眼里有些许遗憾,像失望着没能看清,而此时那谭太医倒开了口:“郡主刚才给公主用的是什么东西?”

秦芳闻言扫他一眼:“用的是我为救治这种术后并发症而研究出来的药,只是这种药并非人人都能用,所以得先看看她能不能用……”她好心的再度解释清楚,而谭太医却是抬手指了她的衣袖:“我说的是先前收起的东西。”

“那是医疗器械,叫做针管。”秦芳说着看向他:“您有什么疑问吗?”

“可否拿出来给老夫过过目。”此时的谭太医似乎没了对于儿子未来的担忧与先前的那份怒目,他好似一个求知者般一脸的好奇。

秦芳固然不喜欢这位,但对于医学的传播却并非持狭隘主义。毕竟先前的秘方什么都是掩盖一些无法说清的借口。所以她还是把针管拿了出来。只是出声强调:“你们要看我不拦着,担着针头,我得收了,免得你们谁不小心扎一下,再感染上病原,那就麻烦了。”

她说着利索的取下了针头,把针管递了过去,立时那谭太医拿着瞧望。几个太医更是凑到跟前,纷纷打量起来。

而就在此时,屋外有了沈二娘的声音,随即有人进来传话,秦芳冲着姬流云交代他看好公主,不要乱动那胳膊等等后,才出了院落。

“郡主,候家少主和小姐来了!”沈二娘一看秦芳出来,立刻递送上手中拜帖,秦芳拿过来扫了一眼。知道是候家的子楚和子娇来了,便冲着沈二娘说到:“你速速请他们先去花厅坐坐。找出好茶来招待着,告诉他们一下,我给公主看完之后就过去,请他们务必等我片刻。”

“哦,好。”沈二娘答应着立刻折出去,秦芳便是抿了下唇准备转身回屋,但转身的陡然间余光扫到屋檐上似有什么,便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公主这院落的屋顶上竟然坐着一个白衣之人,乃是苍蕴。

秦芳诧异他的出现,更诧异院中的太监侍卫的竟然无视这位的存在,一时间倒有点不清楚是他们没发现,还是压根当看不见。

而苍蕴此时轻身而起,是一个蹦跳就落在了她的面前:“早上好啊!”

秦芳愣了一下,随即看了下周围的人,但见大家各个淡定如磐石的,就觉得这几位应该是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的。

“你怎么来了?”

“听说公主病危,担心你这个主治之人会有麻烦,就来看看。”苍蕴说着扫了屋那边一眼:“万一你出手不利,我也好想法搭救你不是?怎样?公主如何啊?”

秦芳听着苍蕴的话,轻笑一下后眨眨眼:“尚未可知。”

“什么意思?”苍蕴诧异的瞧望她:“你不是已经弄出药来了吗?”

“你知道?”秦芳当即诧异,毕竟从她研究药物到今日,苍蕴根本就没出现过。

“知道。”苍蕴淡淡一笑轻松作答,却根本不给解释,秦芳愣了一下,想起了素手,倒反而自有了答案:“我忘了,我这里有你的人呢,估计她一听到,立刻就告诉了你吧!”

苍蕴没答这茬儿,只是看着秦芳:“你刚才说尚未可知,是什么意思?”

秦芳当下解释了下关于药物的适用性的情况,随即转头看向屋内:“所以,只有公主不过敏,我才有机会救她,否则……”她没说下去,而是有些无奈地低了头,毕竟在未来世界,青霉素不能用,她还可以用别的抗生素,而现在,她只有指望这一个。

瞧看到秦芳此刻无奈的模样,苍蕴眨眨眼,轻声言语:“别担心,郡主不会有事的。”

秦芳闻言一愣,随即抬头看着他冲他轻轻一笑:“谢谢你给我鼓励并相信我,虽然我知道,这是基于互利的合作关系,但我还是感谢你过来给予的关心。”

她说完不等苍蕴答话,便迈步要朝里走,却忽然的苍蕴身子一闪如魅影般的挡在了她的身前,在她诧异之时,人已经将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言:“那位贤人是谁?”

“什么贤人?”秦芳一时没反应过来,自是本能反问。

“民为贵。”苍蕴之音,声如蚊蚋的响在秦芳的耳侧,而随之呼出的气息也痒了她的耳朵。

“孟子。”她不适的抖了一下身子出言作答,话说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他是何方人士,家住何处?”苍蕴脸上挂着浅笑,手更亲密的揽上了她的腰身,此刻两人在一起的姿势,让屋中人看去,分明就是两人亲密的细说相思之语,可事实上,却是苍蕴再打听这位贤人所在。

“我知道你求贤若渴,但是,你找不到他的。”秦芳没办法说孟子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只能这般言语,苍蕴却是眉间透着自信:“那可未必,试试才知道。”

秦芳抽了一下嘴角:“很抱歉,我帮不了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以及是何方人士,我,只是从父亲口中听来此名而已。”她说着伸手扯开了他的胳膊:“苍公子,谢谢你如此大义的牺牲名节肯和我沾染关系,但我一点也不想这样。”

她说完便从苍蕴身边走开直入屋中,苍蕴则是眨眨眼笑了一下,随即一个纵跃再回了屋顶,还是那般闲散的斜身一坐,端着一副闲庭看花的模样。

“孟子……我会找出你来的。”他轻声嘟囔着看向屋中窗影里依稀显出的身影,眼眸里有着一抹深邃。

未几,唇角轻勾,他淡淡一笑,轻身而起的纵跃离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在此处了,而此刻屋内的秦芳已经兴奋的冲着身边的姬流云轻言:“你说‘能打’是什么意思?当然是公主可以用青霉素,她有救了!”

秦芳说完,便赶紧地拿药出来要给公主注射,当药剂都准备好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少了最关键的一部,忙是冲着屋中人说到:“男的,全部出去!”

大家闻言都是一愣,秦芳只好解释到:“我要给公主打屁/股针,你们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