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8章 拒绝,药王的忧虑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拒绝,药王的忧虑

(?)

秦芳指挥着人把东西搬进自己的院落,打算晚上抽空再弄点菜籽油出来跟进自己的青霉素制造,可没成想,她指挥着人刚进自己的院落,就看到了谭太医快步欲出的身影。

“谭太医,你怎么会在这里?”秦芳自是诧异问话,那谭太医一顿,冲着秦芳赔了个浅笑:“哦,老夫是来找郡主你的,想,和你谈谈。”

秦芳扫他一眼,指挥大家把东西往里搬,自己抬手是以右侧的抄手游廊,便走了过去,那谭太医自是也跟了过来。

“您老要说什么?”秦芳直白相问,她并不想和这位兜来转去。

“郡主,老夫先前有所得罪,也不过是遵循的规矩,并非针对之意,所以我想请郡主你,手下留情。”谭太医说着目光投着期望之色的看着秦芳:“如果郡主心里不痛快的话,老夫愿意给郡主你,赔个不是。”

“谭太医,你是不是针对我,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并没有针对你的儿子,他如今押在牢中,那也是他自己罔顾医生的身份,惹出的祸事,可不是我蓄意报复,所以你也省了所谓的赔不是吧!”

“你!”谭太医大约没想到秦芳如此话语不给面子,脸有愠色:“郡主,有句老话可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各退一步不好吗?”

“谭太医,我请你弄清楚,你我之间可不存在退不退步这一说,因为我没有冤枉你的儿子,他现在身在大牢那也是他正在为他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而代价的量刑。更不是我说了算。所以麻烦你别盯着我了,更何况,我个人认为,他也有必要记住这个教训,毕竟这一次公主险处逢生,倘若是有个万一,只怕这会儿,我们大家都不安生吧!”

秦芳的言语中有着疏远与轻责。眼眸里更是有着一丝不屑。

开玩笑,她的品德可没那么渣,栽赃陷害的打击报复,她才不屑呢!她只是希望这个世界上少点这种不负责任的庸医!

“哼!”见秦芳如此不给面子,谭太医立即是咬牙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而秦芳看着他的背影转了转眼珠子,快步的返身回往自己的房间。

她连瞧带查的把自己的房间瞧了个够,并未找出什么奇怪的物件来,当下眨眨眼自言自语:“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她怀疑谭太医不轨。是因为在朝堂之上,这人扣帽子的时候。摆明了是想把小事弄大,让她栽进里面的,因而看到他出现自己的院落里,自是会小心提防。

不过,她没能寻出什么物件来,倒也没在这上过份计较,转身也就忙着自己的事去了。

……

公主用了药,当天状态立刻有了明显的好转。

虽然发烧还是不可避免,但人已经脱离了休克的状态,这样的变化让秦芳踏实了许多,就继续为其做抗生素治疗。

三天后,公主的发热也不在是高烧型,人也能吃一些清淡的食物,没有呕吐昏厥等症状。

再三天后,公主完全没有了发烧的迹象,人也看起来像是恢复了先前的精气神,秦芳给她做了血项测试,惊喜的发现,公主竟然数据恢复的比她预判的要好很多,这让秦芳很是开心。

她开心的不是公主好了,自己无事,她开心的是,这无有污染的环境,以及没被抗生素滥用而降低免疫的这个时代的身体,可以让她减少药量的使用,那么相应的,她之后研制出来的青霉素,可以用小剂量救更多的人。

公主虽然状态好了,但秦芳并未松懈,因为害怕反复,公主还得巩固一下,确保无事,所以她打算再给她多两天的针剂注射,反正早先的两个批次的药,还正好够用。

“再过几天,新做的药就能出来,这些天,你都帮着照看公主了,也没跟进上我的做法,过两天等公主好了,我教你怎么制造青霉素,将来遇上有炎症,并且急性或是很严重的话,只要他们对青霉素不过敏,你也可以用这种药给他们治疗。”

从公主屋中出来,秦芳同身边的姬流云轻声言语,此刻她的脸上洋溢着喜悦和轻松的笑容。她不是被废掉的军医,她能想出办法来为这个世界解决一些伤痛--这让她的内心充满愉悦。

“不了!我不打算学。”姬流云清淡的话语让秦芳脸上的笑容一顿,随即她不解的看着姬流云:“干嘛不学?先前我就和你说了啊,你帮我去安乐堂救人,我就教你做这个药啊!喂,你不会是看不起这个药吧?我可告诉你,这个药,能把你这个药王变成药神哦!”

青霉素可是改变世界的存在,秦芳见姬流云竟无兴趣,自然想着是他不懂这药的意义,可是姬流云听了她的话,却毫无激动之色,反而看着她很认真地说到:“我知道这药厉害,毕竟,害了血毒症的人,这些年我也见过不少,大多都是活不成的。但是,我还是不打算学。”

“为什么?”秦发眉都蹙了起来:“我知道你不爱救人,但药方药典的你不是都很有兴趣吗?我做手术的器械你都那么喜欢的,可没道理对这种药没兴趣啊!”

“我有兴趣,可是我不想学。”姬流云眨眨眼后,说了这话,秦芳便歪头看着他,显然是要个理由。

“飞鸟尽,良弓藏,郡主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姬流云看着秦芳轻声言语:“多一个人知道这秘方,你便少一分存世的价值。”

秦芳一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是你的东西,就你一个人会就好了,何必让别人也会?”

“我们是医者,得心系天下伤者病患啊!”秦芳立时反驳:“你可不能这么狭隘的,这个世界上,随时随地都有人在生病,只我一个,哪里救的过来?如果更多的人会,就有更多的人获救啊!”

“你救的完所有的人吗?”姬流云眉眼里忽然显出一抹戾气来。

“我救不完,但,多救一个是一个啊!”秦芳肯定的言语,听的姬流云伸手一把抓了她的臂膀:“那你呢?你心里装着所有的人,只想救别人,可别人都会了这些手艺,你又拿什么存活?你就没想过,留着一技之长让别人投鼠忌器吗?”

“别人?”秦芳闻言当即眼睛一眯:“这个别人,你是指的谁?”

姬流云的唇抿了一下:“皇上太后和你之间,真会因为你治好了公主而和解吗?”

“不会,但,我也不是软柿子,会由着他们拿捏!”秦芳说着抓下了姬流云的手:“谢谢你替我着想,我对未来自有打算。”她说完转了身朝前迈步就走,身后的姬流云却是眸中充满着忧色的喃喃自语:“人啊,得自私一点才好!否则他日,哪有你的容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