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9章 厌胜与疥疮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厌胜与疥疮

(?)

公主的情况是越来越好了,十天的治疗结束后,她不但恢复的不错,甚至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比原来好了许多。

只是唯一不变的是她对秦芳的态度,依然是心中怨恨满满,虽然嘴上不说,但秦芳还是完全感觉的到的。

因此,当她看到公主此时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并完全脱离危险期后,她就想把公主还是送回宫中去将养好了,反正她能捞到的材料已经捞得差不多了,而且安乐堂那边,也在姬流云的帮助,和这些皇家提供的物资下,有了极大的改善。

显然再留着公主在身边,只会麻烦大于获利。

只是她才刚有此打算,还没来得及进宫表态,卿王府就来了一批意料之外的客人。

一队兵勇直接冲进了她卿王府不说,更在她府中是翻箱倒柜,大有一番搜检之态,这让刚从实验室出来的秦芳当即蹙眉,她将身后的实验室上锁后,任觉得不大保险,急急抓了一旁帮她装炭粉准备过滤的素手说到:“你去速速请药王来此守着,免得这一屋子的药被感染破坏,那可就麻烦大了。”

素手应声立刻去请,秦芳便是跟着报信的沈二娘直奔了王府二门。

“赵统领,这是什么意思?”秦芳一出来就看到了熟人,赵毅之赵统领竟然抱着花翎胄立在她家二门前仰头看着那院落中繁复见凋的花树,一派静谧之态,仿若是来此作客赏花一般。

“哦。郡主。”听闻秦芳质问。他转头看向秦芳轻唤一声后带上了花翎胄。继而脸上的静谧之色就变得坚毅起来:“郡主请勿恼怒,赵某来此乃是领的皇命。”

“皇命?”秦芳眉头更蹙:“皇上让你在我府上乱翻吗?”

赵毅之眨眨眼,上前两步已近秦芳身侧:“有人向皇上告发你动用厌胜之术,使得公主时好时坏,妄图建立自身功名,是以皇上才让我带人前来搜查,看是否真有此事。”

秦芳闻言当即捏了拳头。

厌胜是什么?是巫术,是宫中从来就避讳的禁忌之术。她秦芳好歹也是王府嫡女,郡主之身,厌胜这种江湖玩意,她到哪里会去!

“哼,有意思。”秦芳此时一个冷笑,目光中已见火气,那赵毅之看她如此表情当即又言:“郡主放心,赵某带人来,只不过走个形式查搜一下罢了,稍后就会回宫复命的。”

秦芳看向赵毅之:“赵统领的意思。是信我了?”

“郡主乃卿王之后,又心中能怜爱百姓。我可没道理相信您会玩弄厌胜之中……”赵毅之正说着,一名兵勇急急地跑了出来:“报!王府中有一处院落,门厅上锁,院中守人不准搜查。”

“哦?”赵毅之当即看向秦芳,秦芳抿了一下唇刚要说话,眼却扫到了那名兵勇,当即身子一转走到那兵勇跟前,便是一把抓起了他上报时扶刀的手。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秦芳抓着这人胳膊出声询问,因为她看到了那人整个持刀的手上都已皮肤溃烂,不过却没有明显的伤痕。

“啊?”兵勇似乎很意外,一时有些错愕,倒是赵毅之愣了一下冲那兵勇说到:“郡主问话呢,还不作答!”

兵勇见统领这般言语自是赶紧交代:“回郡主的话,小的其实也不是太清楚,总之,七八天前就开始莫名的起了许多小泡,奇痒无比,尤其晚上痒的叫人睡不着,抠破了倒不那么痒了,可是,也不知怎的,这片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烂……”

“你身上可还有他处有这种情况?”秦芳的眼珠子微微一转随即发问,那兵勇当即点头,却是不言语在何处,只不过他的脸上倒有了一些尴尬的羞红之色。

“你腰腹,腋下,脐周,还有下身,腿根是不是都有?”兵勇不好意思,秦芳却不会不好意思,她这话一问出来,那兵勇既惊奇是又羞涩,支吾难言倒是脑袋一个劲儿的点。

“除了你,你们队列之中,是不是还有很多人都这样了?”秦芳再次发问,问话让兵勇眼中的惊色很深:“对啊,大家都莫名的起了一些,有多有少的,还说是被蚤虫咬了呢!”

“这不是跳蚤咬的,你们这是疥疮。”秦芳说着看向了赵毅之:“赵统领,今日事结束后,你得让你手下的人全部把能洗的衣物都放入沸水中久煮一下,若是煮不得的东西,那也得暴晒!而所有已经出现类似他这种渗液感染的,回头都叫他们来一趟,我会为他们瞧看开药的。”

“这个,很严重吗?”赵毅之不解发问,毕竟这种情况,看起来似乎并不严重。

“这种疥疮是会传染的,接触传染,衣物传染,你的士兵肯定都是吃住在一起,一旦发开就是一片,看似只是瘙痒,影响休眠而已,但如果都像他这样图个抠破后的舒坦,七成的人会发生感染,那时伤处肿大恶臭,皮有坏死,更甚着露/骨烂肉,你觉得你的部下战斗力还会很强吗?”

秦芳此刻并非出言吓那赵毅之,作为一个随行军医,时刻都有一条硬性规定在前,那就是要提前预防一些军旅常见病,比如传染性的皮肤病。

因为军人就是一个作战群体,不管是战斗还是防御,他们自身的战斗力是根本,看似不起眼的皮肤病会让人痛苦烦躁,降低作战力,而如果发生感染,是会降低士兵免疫力的,并且因为军旅的特殊集体性,如果病症不加控制,更有可能变成一个具备爆发裂变的传染源,是以秦芳在看到那兵勇手上的破损渗液时,立刻就关心上了。

但是,显然她的话让赵毅之有所迟疑,他愣了愣的看了那兵勇一眼,当即点头:“好的,赵某知道了,稍后回去,就会叫人注意的,现在,咱们还是说说那个上锁加守人的院落吧!”

秦芳眼看赵毅之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只想着她那上锁的院落,当下白了他一眼:“有什么可说的?赵统领既然好奇,卿欢这就带你过去看看!”说着便是转身带路了。

秦芳内心坦荡自然不惧,带赵毅之到了实验室的跟前,便是领他进去详细描述了那些物件,以及制药所必须保证的干净,赵毅之虽然不懂,却看到那么一堆的杯碟整齐摆放着,也多少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应付的事,当下倒是自己推出了屋子,没有过多的干涉。

眼见这位还算上道,秦芳对赵毅之先前的不满,略微少了一些,退出来给屋门上锁后,她刚准备郑重的再提醒下这位疥疮对于军旅存在的危害性,那边就有几个兵勇跑了进来,手里竟连端带拿地捧了一些秦芳没见过的物件,高声嚷嚷:“报!禀统领,我们找到了厌胜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