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0章 人心如墨

第一百三十章 人心如墨

(?)

咯噔一下,秦芳的心提起,一边的赵毅之则是发出了惊讶之音:“哦?”随即他看了一眼秦芳,似乎比她还要震惊:“何处发现的?”

“这两个是在公主院落的耳房内,这个,则是在郡主闺房内的床下。”兵勇说着捧了东西上前,秦芳当即打量,发现所谓公主耳房内发现的是两个缠着毛发的铜镜,而于自己闺房床下发现的则是一个布偶。

这布偶做工甚差,依稀有着人形,虽然也有笔墨画眉点眼,还给裹上华丽的锦缎布料为衣,但歪七扭八的很是简陋。

可是,再简陋,那布偶身上都缠着一块写着字符的布帛,而布帛的上面则扎着四五支长针。如此一来,就算秦芳不懂厌胜之术所指为何,也是明白自己遭遇了怎样的陷害。

“郡主,这……”赵毅之盯着秦芳,脸上已有了沉色。

“这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既不是我的,也和我无关。”秦芳当即摆明不知情况,那赵毅之抿了下唇说到:“赵某奉命来寻,如今寻出东西来,恐怕只有请郡主你入宫一趟了!”

“入宫就入宫!”秦芳说着看了一眼姬流云:“药王,请你守住我这院中之药,切莫叫他人污染损毁,更别被宵小破坏。”

姬流云抿着唇点头应声,当下秦芳便迈步朝外而去,赵毅之看了看那两个找到东西的兵勇,便带着他们一起跟了出去。

“你去速速告诉苍公子,这里发生的事。”姬流云看着秦芳等人离开。便转头冲素手吩咐。素手当下快步奔了出去。姬流云则是立在实验室的门前眉头紧皱。

……

“你,作何解释?”南宫瑞阴着一张脸,丢下了手中的人偶,双眼死死地盯着秦芳。

“皇上,卿欢先前已经说过了,这些东西如何出现在我府上,我是真得不知情。”秦芳一脸坦然的看着南宫瑞:“这些天,我都在照看公主。为其治疗,不是在公主身边,就是在忙着为公主配药,今日突然来人搜查,说什么告发,说什么厌胜,而后就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些东西来,卿欢很是诧异,甚至卿欢也想知道,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又到底有何企图?”

“你的意思,是要朕来给你答案了吗?”南宫瑞说着手已握拳。随即在桌上重重一砸:“好,朕就给你个答案!”他说着回头看了身边太监一眼,立时那太监矮身退开走了出去,随即就领进来一个穿着黑底花衣的老妇。

那老妇哆哆嗦嗦进来,便是朝着南宫瑞行礼叩拜,她言语的颤音与恐惧,让秦芳多看了她一眼,便看到这老妇虽然衣衫整洁是发丝不乱,但脸上却有些许擦痕,当下便料想,这位应当是刚刚抓来的。

“下跪者何人?”

“草,草民,卜氏。”老妇几乎脸都贴在了殿中的地砖之上。

“知你为何被带来见朕吗?”南宫瑞的声音充满着肃杀之气,立时让那妇人全身打颤:“回,回皇上的话,草民只,只是一个九流中混饭吃的婆子,没,没偷没抢,不,不曾做下什么,什么恶事……”

“啧!”此时一旁的太监出音提示她别说这些废话,上前一步弯身说到:“皇上问什么,答什么。”

那婆子惶恐戚戚的点头相应,随即吞了口水说到:“草,草民不知。”

“朕问你,你在九流之中做的什么行当?”

“卜术,厌,厌胜。”

“那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南宫瑞话音落下,一旁的太监立刻把从卿王府搜查来的东西一一放到了卜氏的跟前。

卜氏转头扫了一眼,便是立刻回答:“回皇上的话,这是厌胜之物。”

“说清楚,它们都是什么,是拿来作甚的?”

“是!”卜氏应声动手指了那缠有毛发的铜镜道:“这,这是锁魂镜,其上毛发乃受者之物,一面镜,可令其病痛昏厥,两面镜则可使其,失魂丢魄,变成活死人。”

“你的意思,这东西一照就可?”南宫瑞蹭的站了起来。

“不,不,这东西不用照的,只要放在受者相近之处即可,配以施魂偶术就可以。”那卜氏说着也看到了镜子旁边的人偶,当即是拿了起来:“就是这个!”

“这是什么讲究?”南宫瑞的目色已经发沉。

“人偶本身无意,关键就是这上的生辰八字,只要生辰八字缠在其上,再用烧了受者指甲的炭灰为其点睛画眉,便可以施针控魂了。”

南宫瑞听到这样的话,捏着的拳头攥得更紧,他转头看向了秦芳,目色阴沉如霾,而秦芳见状则是转头看向那卜氏问话:“你说的这个东西,真得能灵验吗?”

作为一个未来人,她更加相信的是科学,对于这种迷信的东西本身就是持怀疑态度的。可是,此刻她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这东西无效,因为这里毕竟不是她所知道的世界,连一个药王都有近乎玄幻的奇妙功法,她自是不敢小觑,所以她第一件事想确认的是,这厌胜到底有无作用。

“这位贵人,厌胜之术虽为九流之技,却也有其存续之能,否则,我们这等末流哪里还能混口饭吃?”看到自己的生计行当被怀疑,卜氏反倒少了几分惊恐,急急表态:“似驱凶避祸,求子送灵的,还是要我们的。”

“那你看看这些东西,按照你们的法子,结果是会如何?”秦芳自行发问,倒是不急不躁的,南宫瑞见她都询问起来了,也就抿着唇没出声,但眼却是盯着秦芳,既有怒火是又有猜测。

那婆子看了一眼秦芳身上的衣裳,又见殿中无人阻拦,便当作是命令,赶紧的拿起来瞧看,结果这一看,脸色便是重了起来:“哎呀,这是去魂散魄针啊!”

“何意?”南宫瑞出言追问,卜氏连忙解释:“回皇上的话,这去魂散魄针共有九针,一针针扎下去,便是叫人丢了魂魄,待九针扎足,便是一命呜呼啊!”

“卿欢!你可听见了!”南宫瑞听到此处是拍桌质问,秦芳倒是抬头看向南宫瑞:“皇上,卿欢听见了,那这么看来,公主倒是命在旦夕了啊!不过……公主今日她已经痊愈了啊!”

“什么?”

“皇上,实际上,今天如果没人来这一出所谓的告发我,我也是会进宫请皇上您接公主回宫的,因为公主的败血症已经治好了。”秦芳说着淡淡然然的看着南宫瑞,仿若没把眼前的事当事一般。

但此刻,她的内心却是如沉深渊,因为她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人心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