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1章 人证物证齐全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证物证齐全

“你说公主她好了?”南宫瑞闻言,自是脸上有了缓和之色,但随即他又蹙了眉:“你刚说什么?败血症?”

“没错,我为公主诊断之日,就曾告诉陛下您,公主是因为护理不洁而导致感染,才引发的急性败血症,而先前我为了避免公主有术后并发症而研制的药,恰恰也能治疗这种病症,故而拖延了一日等药研制出来,且公主可以使用后才为其治疗,这些天,公主的改善,相信张太医也有每日入宫汇报给陛下您,难道陛下您不知道吗?”

“知道,朕当然知道,还为此道你真有一门神医之术,打算赏赐于你,可是,谁成想,朕留在卿王府的人却发现你府中时有鬼祟之行,后瞧看到你实施厌胜之术,这才告发,朕听闻心中不信但也不得不查,岂料,这一搜,竟真就搜来这些东西,你说,朕该如何发落?”

“皇上,东西从我府上搜到,就一定是我做的吗?”秦芳立时出言反驳,那南宫瑞一时竟有些答不上来,倒是一边的太监蹙眉轻喝:“放肆!郡主之身,怎敢质问陛下?你府中发现的东西,难道你要说和你无关吗?”

“我想说的就是和我无关!”秦芳瞪他一眼,怒目而言:“我卿王府蒙难,现在,真正的卿家人,只有一个半留守在内,我为一个,那半个,便是之前做了手术,还在府中养伤的家生子明仔,除此之外,有两个帮忙的仆从,一个一起医治公主的药王,加在一起,可五人都不到,偌大的府邸,随便进个阿猫阿狗的放点什么东西栽赃陷害的,我又如何看的了?”

“郡主这话未免失责吧?您身为卿王府之人。在卿王府上出了变故,可不该推托身上之责!更不能拿人少就护卫不周来当借口吧!”

“呦,公公您觉得这是借口,那好,我说个无借口的,现在我卿王府上,进进出出的可都是宫里过去的太监宫女。还都是伺候公主的人,他们总该把公主的安危放在最前。进府搜查是日夜看护,这都在我府上一月有余了,却忽然冒出来这些东西,那不知,谁比我更应该担责!”

秦芳这么一说,太监登时语噎,南宫瑞听着也觉得有些道理,只是这话绕了个圈回来,倒显得是他自己派去的人无能了。

一时间南宫瑞的脸色充满了尴尬与着恼,而秦芳一见他这般表情。也不敢再去激他,忙是话软一点地说到:“皇上,您挂心公主,和太后因为相信我的医术才把公主交到我手上,我也将太后从昏迷中救醒。并非让您失望不是?再者,我为公主做手术时,药王在侧帮忙,还有太医院院首瞧看,是不是实打实的为公主治疗,相信您也早已有所评判,如今卿欢就想问皇上一句,卿欢还有必要用厌胜之术为自己谋求什么功名吗?”

“这……”南宫瑞沉吟不再吐字。

卿欢可是罪臣之女,虽还有封号在身,但实际上,已经只有个空名而已,一个女人,是不能入朝为官的,而她虽有医术,可到底也是个郡主,也断不能投身医馆做个卑贱的医女,而所谓功名,她要来又有何用呢?

此刻的南宫瑞想到这些,也发觉似乎卿欢是没理由这么做的,只是先前他挂心自家皇妹,又心里对卿欢有所芥蒂,一听到宫女前来告发,便是盛怒,但多少还有所保留,可回头,一搜到东西,这心里的火就窜了上来,此时看来,倒似乎有些毛躁了。

可是,毛躁归毛躁,他南宫瑞已是帝王,是南昭之主,一个当初敢让他受辱的女子却这般质问提点到他哑口无言,又怎么会心里好过?

是以,他的脸色阴沉不定的几变之后,便是出声喊道:“带她上来!”

太监一顿,随即明白了意思,退后两步去了内堂,转瞬就领了一个人进来,秦芳抬头瞧看,当即挑了眉---出来的这个人她认识,乃是伺候在公主近前的丫鬟小环。

“奴婢小环叩见陛下。”丫鬟一出来便是下跪行礼,南宫瑞当即厉色言语:“你看到了什么,说!”

小环身子一抖,随即言语:“是,十天前奴婢在卿王府伺候时,公主说她终日躺在屋内已经烦躁不已,想要出府,当时奴婢说了郡主要求公主静养的话,公主心中不快,就撵了奴婢出屋。奴婢在外,看公主动怒,实在心疼,便去往郡主的院落,想去请讨一下,看是否可以让公主出屋透透气,岂料……”

小环说着像是心有余悸的一般瞧看了一眼秦芳,随即言语道:“岂料奴婢去了郡主的院落,就看到郡主在房中燃烛升盆,还手持一个人偶念念有词,奴婢入宫前曾在村户里见过巫婆施术招魂救人来着,当时还以为郡主会这一手也是为了救人,因而不敢打扰之好先退去想着再找机会询问,那晓得,第二日上,公主就立时不对了。彼时大家都忙着照看公主,奴婢也没来得及思想起这事儿,后来见着公主慢慢的好了,心中欢喜,就想去找郡主表达谢意,谁知,这一次竟看到郡主在屋中从人偶上扯下针来,那时,奴婢才知道,郡主行的是厌胜之术,更是她害公主发病,又抽针令其安好的!”

小环说着已经转头怒目的瞪着秦芳,俨然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而秦芳则是看着小环一言不发。

栽赃陷害,岂会只有物证就能作罢?自是会有这么一个人证来让她人赃并获是有口难言。

只是她猜想过,谭太医,猜想过,那些有过节的太监总管,甚至连南宫瑞和太后都想到了,想着是不是他们幕后煽动,过河拆桥,却唯独没想到站出来控诉自己,来作伪证的人是伺候在公主跟前的小环。

毕竟,公主出事,她这个伺候在跟前的,是一并要挨罚受罪的。

这实在让秦芳出乎意料,也让她对这位幕后之人有些琢磨不清。

“你怎么不说话了?”看到秦芳一言不发的模样,南宫瑞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点什么,当即直背而问。

秦芳眨眨眼幽声说到:“我想起了一句话,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一句让南宫瑞顿时面色见白:“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朕在诬陷你吗?”

“皇上有无诬陷卿欢,卿欢不知,但她,定然是诬陷我的!”秦芳抬手指着小环言到:“你说我是在加害公主,那么我问你,就算我真在实施厌胜之术,你又是靠什么来断定我加害的人是公主,而不是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