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4章 明天咱们一起死!

第一百三十四章 明天咱们一起死!

“今天谢谢你了!”一离开大殿,秦芳就冲身前走动的背影轻声言谢。

前方的赵毅之回了头,露出了白色的牙:“举手之劳而已,何况你已经证明了你的无辜,只要郡主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就好。”

秦芳闻言轻笑了一下:“放心,忘不了,不过等下,您最好再帮我一次。”

赵毅之眨眨眼点了头,当下两人便是言语着往天牢的方向去。

早先在来宫里的路上,秦芳就已经明白,自己落进了别人的陷阱里,物证这东西从她府上被搜出来,她就已经很难脱掉干系,再加上先前赵毅之的言语,已经说的清楚是有人告发,她立时明白,这是人证物证俱在,定要把她坑进去的。

处于劣势,就得想法自救,她秦芳的郡主身份已经没什么价值,身后更没什么靠山,除非是苍蕴,可是一来苍蕴不在跟前她麻烦不起,二来则是她不想沾苍蕴太多的光,她的理智,或者说,就连她的直觉,都在提醒她,最好和那个家伙少些纠缠,免得日后麻烦。

如此一来,她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医术了,因此她在马车里喊了半天,终于把赵毅之喊进了车中,当即她是把疥疮的危害再次强调,这一下,赵毅之奇怪了。

“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我那些人的疥疮?你该想的是怎么保你自身安危吧?”当时,赵毅之就忍不住吐槽,秦芳便顺着话言语:“别人蓄意坑害与我,我已经入了坑中。横竖是逃不掉的,且随它吧,只是先前看到你的士兵染病,你却并不放在心中,实有不忍,毕竟能挽回的错,挽回多少是多少,如此就算被人坑杀了。内心也无遗憾不是?何况,说不定,我救得你的那些士兵,还能给我积点德,免得遭逢此灾呢!”

她的话让赵毅之很是错愕,愣了片刻后,他退了出去什么也没说。

那个时候。秦芳内心是有点失望的,她甚至已经开始盘算,是不是真要说不清楚,就背着罪名跑路,而赵毅之却忽然又回到了马车内,说自己可以帮她一个小忙,那就是调换人偶上的生辰八字。而相应的作为帮忙的回报,就是秦芳得为她医治自己的兵勇。

秦芳自是答应,也由此想到了破解之法,这才逃过了这一次的陷害。

“到了!”来到天牢跟前,赵毅之言语了一声便上前去打招呼,随即带着秦芳入了牢内。

酸腐的气息中有陈旧的血腥霉气也有一丝饭菜的香气,秦芳跟在赵毅之的身后是步步向前,那饭菜的香气就更加的浓郁,但左右两边,一个个蓬头垢面伤痕累累的人。却又散发着恶臭。

气体的混淆,让人难受,秦芳蹙着鼻子跟着赵毅之拐到最里,这才知道,原来的天牢的内里是有一个比别的牢房宽敞一些的里间,此刻正支着小桌,上面摆着一壶小酒和一盘烧鸡,而那个应该在监牢里惴惴不安的谭术竟是靠着立柱满口是油的啃着鸡腿。

“啪。”秦芳紧攥拳头发出的骨节响声。让啃食的谭术注意到了来者,他愣了一下,才赶紧的放下了手中的鸡腿,扫袖抹嘴的看着赵毅之和秦芳:“你。你们,怎么来了?”

赵毅之还没答话,秦芳就抢着开了口:“你说我怎么来了?拜你的老相好所赐,我成了害公主生病的元凶,这不,被皇上一句话丢进天牢之中,来与你做伴了啊!”

“什么?”谭术闻言一顿,随即是喜上眉梢:“这么说,我能出去了?”

“出去?你做什么梦呢!”秦芳一脸灰败之色的看着他:“皇上让我来和你做伴,明天咱们两个一起喝毒酒。”

她话音落下时,赵毅之已经伸手解开了门房上挂着的拴链,他把门拉开冲着秦芳一摆头:“进去吧!”

秦芳自是迈步入内,但这举动让谭术就懵了:“等等,这,这是为何?你是害公主生病的元凶,为何是我要和你一起喝,喝,喝毒酒?”

“因为你是当日守在公主身边的太医啊?监管不力,你也有责的,皇上自然是叫我们两个一起死啊!”秦芳懒散地坐了回答,赵毅之也把锁链拴好,随即话都不说就是转身往外走。

“赵统领,这,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谭术本能的向赵毅之求证,可赵毅之两耳不闻的就从转弯处消失了,一时间谭术连个搭理都没得到,登时信以为真,脸色不但瞬间煞白,身子更是都颤抖了起来。

“不,不,不应该这样啊,爹明明说了,皇上只会质问你的罪过,不会牵连我的,怎么会……”谭术说到这里,忽然醒悟了似的看着秦芳:“不对!你诈我,你是女犯,倘若羁押也该是在女牢,怎么会和我关在一起?”

“我不说了嘛,皇上让我明天和你一起死!”秦芳说着白他一眼。

“这不可能!就算我监管不力,也罪不致死啊!”谭术梗着脖子一脸的不信。

“监管不力,的确罪不至死,可是,如果和宫女有染,玩了皇上的女人,那你说,你是否还能罪不致死啊!”

“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我不懂!”谭术登时结巴起来,虽然是言辞反驳,但那不安的双眼已经让秦芳明白自己料想对了。

“你爱懂不懂,反正明天一起死,过一会儿,你爹就会来告诉你,小环那丫头是多么的没用,在诬陷我刚成功时却害喜呕吐,被一旁的太医摸出喜脉来,而后皇上震怒,叫人殿前行杖,才打了两板子她就招了……”

“什么?”谭术身子一晃直接瘫去了地上:“这个没用的贱/人,早不吐晚不吐,怎么就那个时候害喜?哎,这下,我可被她害惨了!”

“你这么骂她,她若知道了,得多伤心啊?她可是为了你不惜被罚也要陷害与我,结果还被打了板子,甚至连孩子都被打流了,你就不觉得你太对不起她吗?”

“对不起?我有什么对不起的?一个宫里的老货,我应她放出来时,收到我府上做妾,就已是对得起她了,可她倒好,受不住吐了也就算了,何必把我交代出来,她难道就不知道,死撑着等我先脱身出去,或许有办法捞她吗?”谭术说着气呼呼的拍地,秦芳却是轻叹了一口气:“她知道,所以她没有说出你来,生生的扛着,甚至她一厢情愿的相信你的那些甜言蜜语,却最终傻傻地为你赔上了性命!”

“什么?你刚说她没说出我来?”谭术此时一脸错愕,而秦芳没有理他,反而是走到栅栏跟前高喊到:“赵统领,劳驾!”

于是在谭术的呆滞中,赵毅之走了出来,将秦芳从牢房里放了出去,那一瞬间,谭术终于明白过来:“你果然是诈我的!”

秦芳回头看他一眼:“是啊,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说出那么许多来,你爹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傻儿子,一定后悔为你谋划了这一切!”秦芳说完是转身就走,根本不管背后谭术的叫嚷,当两人走出天牢时,秦芳冲着赵毅之一笑:“除了救治你的兵勇外,这份报偿应该不差吧?”

赵毅之笑了一下,轻声道:“你断定我会告诉皇上?”

“皇上的眼里不揉沙子,我呢,也不想陷害我的混蛋,逍遥法外,至于你,不亏。”秦芳说着已迈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