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5章 动心,非分之想

第一百三十五章 动心,非分之想

“你回来了?”秦芳刚从马车上下来,就听到了关切之声,抬头瞧看,就见姬流云立在门口一脸浅笑。

“是啊,回来了。你不会是专门等我吧?”秦芳说着转头看了周围,她这卿王府所在的胡同,昔日繁闹,此刻冷清,他独独站在此处,不是等她又是等谁?

“自是等你啊!”姬流云说着冲他一笑:“你回来的倒挺好,刚好赶上饭点,素手姑娘做了好吃的……”

“喂!”秦芳本已走了两步忽然站住出言打断他的言语。

“怎么?”

秦芳扫量了他一道:“我是被人抓走的,所差只是没捆没绑而已,你在门口等我,我很是感动,可是你貌似也没有什么担忧之色啊!”

姬流云眨了一下眼:“你人都会来了,自然是渡过了难关,我又何需担忧呢?”

秦芳一听这话也有道理,当即摇摇头:“原来是这样啊,好吧,是我想多了,诶,对了,你站在这里,那公主谁看着?”

“哪里还用看啊,一刻钟前,皇上已经派人来把公主接回宫中,这院里只有咱们几个了。”

“皇上动作还挺快,他看着不咋的,倒还挺疼他妹妹的。”秦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随即想起了她实验室的东西:“我的那些药剂没什么情况吧?”

“赵统领留下的人不曾乱动,而且之前他们的搜查也不曾毛手毛脚,所以一切都挺好。”

姬流云做了交代,秦芳听着心里就踏实了,当即随他回到院中,就看到屋内桌几上已经摆放了饭菜。沈二娘正跟前素手身边忙活着端菜呢。

“二娘,你在这里,明仔呢?”现在府里已经没了人可以指使,秦芳一看到沈二娘在这边,就担心起明仔。

“郡主不必担心,我刚扶着他慢慢地走了一圈,喂了一些粥,看他歇下了。我才过来的。”沈二娘说着凑到秦芳跟前:“今天郡主您那样被带出去,我们的心里都慌的厉害,幸好之后没事了,要不然……”

“行了,知道你挂心我,一起吃吧!”秦芳说完却又想起了韩文佩。这些天她基本上都顾着公主和青霉素去了,鲜少顾上这位,可以说。人是完全交给了姬流云在照看的。

“对了,韩公子怎样?”

“你可想起人家了?好歹他也在你府上养伤啊!”姬流云当即是消遣了她一下,才正经说到:“他挺好的,已经可以开始看书册了。”

“这才一个多月啊,看书还是早了点,开颅后脑子的缓和需要很长时间,费脑的事得少做,还是再将养一个月吧!”

“我说了,没用的,他就算不看书。躺在那里,也时不时的会背书。毕竟别人尚能行走,可以慢慢地下地做些康复,而他却……”姬流云没再说下去,只叹了一口气,而秦芳听着那叹气,就想起韩文佩那份超出年岁的淡然与大气。忽然间就有了个想法。

“你明天有事吗?”

“干嘛?”

“我想请你陪我去趟集市,采买些东西。”

“行啊,不过,府上缺东西吗?你打着旗号从宫里弄来的东西可不少,公主走的时候,也只是撤走了人而已,物件什么的,都还在呢!”

“我想给韩公子做个轮椅。”秦芳说着心里有些微妙的酸涩,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

她失去过臂膀,感受过那种失去后还以为存在的幻觉,在真实的伤痛与虚幻的回忆里挣扎过,痛苦过。

依靠父亲的关系,她得到了最先进的医学工具,从此她不但有了右臂,也能靠它为更多的人带去希望,毕竟3d打印技术在未来世界是器官再造,尤其是义肢体现的最佳途径。

可是,韩文佩坏死的是神经,他完全支配不了他的左腿,那么她即便给他造出一个义肢来,他也使用不了,更何况,带上义肢,就得截去左腿,而古人对身体发肤的在意她已经见识了,至少公主就因为头发的事和她一直不对盘。

“行啊,明天正好有大集,我也能看看有没什么奇珍异草被人挖到拿出来换卖。”姬流云说着便已入席,大家围坐在一起,倒是没了拘束的用了这餐。

公主离府,秦芳的院落少了那些兵勇,也自然多了一些自在。

她先后去了明仔和韩文佩处坐了坐,就去实验室里观察,而后便拉着姬流云做了批次的分配,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她都尽量掌控流速,以期出现更多的有效批次。

结果等到弄完,已经夜半时分,她便和姬流云道别后,匆匆回自己院里睡去了。

翌日,秦芳起了个大早,自己在院落里打起军体拳,这些日子她都当好医生去了,却没顾上自己的锻炼,是以看着天好,自是锻炼,而早晨醒来,准备叫秦芳去市集的姬流云正好过来叫她,倒瞧了这一套军体拳,当即好奇:“你这是什么拳法?看着倒有些眉眼,但却感觉不到内里啊!”

秦芳眨巴眨巴眼睛:“哦,我这叫军体拳,内功心法早已丢失,只有一套外面的架子。”

“只有外功,又无心法,你练它有什么意思?”

“强身健体啊!哦,对了,我还有一套五禽戏的操呢,绝对养生,你要不要学了,日后拿来教给一些有钱人,顺便拿走他们一成的家产啊?”秦芳心情正好,冲着姬流云便是笑言,此刻刚刚锻炼完的她,面色红润,微微沁着细汗,相貌本就不俗的她,恰是唇红齿白粉腮着霞,立时就让姬流云给看呆了。

“喂,想什么呢?你不会真算去讹谁吧?就冲你那三条,你就不会是个穷人的。”看姬流云那呆样,秦芳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拍了他的肩头一下,姬流云一回神过来,意识到自己竟是看呆,不由的脸颊飞红,人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呦,你还直到不好意思啊!你要真知道,以后给那些为富不仁的人看病,一次分他五成!给穷人看,你就分文不收得了。”秦芳完全误会了对方不好意思的方面,她一面说着一面转身往回走:“你外面等我一下啊,我洗漱一下,咱们就去集市。”说完人就进屋关上了门,拿着帕子摆水擦身是抹去身上的汗。

而屋外,姬流云深吸吐纳试图让自己赶紧告别此刻的尴尬,岂料,他耳中却传来了那屋内摆水擦洗的声音,蓦然间,秦芳擦身的画面跃进脑中,立时让他打了个寒颤。

随即他惶惶地伸手按了按心口便是眉蹙了起来。

你疯了吗?她可是师兄的女人,不管未来如何,你都不该对她有非分之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