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6章 情花与半颗丸药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花与半颗丸药

“喂,你怎么了啊?我怎么觉得这一早上,你都是心不在焉的。”秦芳指点着木匠按图制作一些零件后回头,就看到姬流云呆呆的望着一节竹管,神游他处,当下便凑到他跟前出言询问。

“啊?没有啊,我只是在想……小时候练功的事。”姬流云说着悻悻一笑:“你怎样,东西都交代清楚了?”

“嗯,交代清楚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要不现在去看看药材?”

“行啊!”姬流云痛快应答后,主动帮秦芳给了定金,约定了交货的时间后,便带着她往集市的西侧而去。

“这边几个,都是药材行吗?”秦芳跟着姬流云一踏足这边,就闻到了浓郁的药香气息,举目四眺,便见三五个药材行簇拥在一起,有的楼高两三层,有的面宽三五间,背着竹篓的,挂着褡裢的人是来来往往,更有七八个年岁不同的人就在这些店面相隔的墙角之地,铺着一方粗布,摆着许多草根虎骨之类的东西招揽散客,却又不叫卖。

“对啊,这几个都是都城里最大的药材行,此处算是总店了,全国上下但凡大些的郡守之处,都是有他们的店铺药行的。”姬流云说着指指面前那个高有三层的楼阙:“我一般都是来他家,东西收集进来前,就会过手,分档,能省去一些挑拣的麻烦。”

姬流云说着便是上前,秦芳看了一下。此楼叫做黄记药行,便随着姬流云进去了。

一进去,自是有人上前来招呼,大约姬流云常来,这里的人倒是清楚他的身份,三言两语间。就换了店中的掌柜亲来招呼。领着两人是直奔三楼。

姬流云问着可有什么新货,奇货,那掌柜自是赶紧拿出来献宝一样的捧上,姬流云挑的专心,又是闻又是尝得慢慢鉴别,一边对这些草药完全不了解的秦芳就有些没意思,扫看到掌柜手底下还有七八个锦盒。就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挑完的,便是冲姬流云说到:“你慢慢挑,我到楼下转一下,等下上来找你!”

姬流云正在细细瞧看手里的一株干花,闻言嗯了一声算是听见,依然心神都在那花上,秦芳便自己下了三楼。从二楼逛到一楼。出了此楼。

立在门口,她瞧望着那七八个散落在各家药行之间摆摊又不吆喝的人,觉得这种等客上门的方式有些奇怪,便迈步上前,挨个的瞧望他们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结果这一瞧。还真让她看到了奇异的地方。

这七八个人里,除了两三个是正经卖的虎骨草药外。其他的三四个卖的则是别的东西。

有两个卖的是丸药,为什么说别得呢,是因为卖的丸药并非什么金创药,清心丹,没药什么的治病丹药,而是卖的全是什么闭气丹,化骨丸,大力丸,还有媚药之类的江湖玩意,这让秦芳扫了扫就悻悻离开。

而另外两个就特别多了,一个卖的全是虫卵,这让秦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巫蛊之类,但看到她手边放着的许多虫甲蝉蜕的,倒明白是自己想深了些,料想其应该就是一个卖甲虫类药材的;还有一个则卖的是零零散散的半截之物。

比如只有半边的参须;只有两片的花瓣;只有半拉的丸药……总之那只有半个平方大小的粗布上摆放的东西无不是残缺的。

这种残缺品也有人买吗?

秦芳内心疑惑,不由的打量了一下摊主。

这是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的白胡子老头,臂膀黝黑是衣有泥污,那衣料胸襟前,更层摞着各色酒渍,再配上他脚下的草鞋,看起来很是落魄,可是偏偏他那胡须细细地编成了一个小辫子撅在下巴尖上,双眼炯炯有神还闪着精明之光。

秦芳眨眨眼,蹲身下去瞧看那些半截玩意,目光落到那两片花瓣上正寻思这是什么花瓣呢,老头就开了口:“姑娘倒是好眼光啊,一眼就看中了我这里的好东西,那可是九幽情花的花瓣,一片就能令其生情,姑娘若有意中人,不妨买去为自己寻个钟意的姻缘,促成好事?”

秦芳闻言一笑:“老人家,你的意思,这花瓣用了就能让不喜欢我的人喜欢我?”

“那当然,情花重情,一片给他吃下,一片你自己吃了,就算两人相隔着千山万水,也会被情花抓着心,牵着腿的给拴在一起!”老头说着两眼散着兴奋之光,俨然一副这东西真是宝物的模样。

可是秦芳却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的,看向了别的。

“怎么,姑娘没兴趣?”老头一见她眼神去了别处,当即惊讶。

“我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那也不过是假情假意,又怎么算是促成好姻缘,我才没兴趣。”秦芳说着眼又扫去了那半颗丸药之上:“这是什么?”

“起死回生丹!”老头儿立时兴奋度降了些许,言简意赅地说到:“一颗能让死了不足一个时辰的人生还,而这半颗嘛,可救将死之人,也可以将刚死掉不足半个时辰的人救活。”

秦芳一听,眼就亮了:“真得假的?”

“嘶,你这女娃娃,买卖就是个生意,你要你就买,不要你就走,真真假假的疑神疑鬼,那你何必蹲到我摊前?不卖就起开!”老头说着便是翻脸要撵人,而就在这时,他袖口里却甩出了一片残叶来,将将落到地上的粗布上,秦芳的眉眼就是一挑。

“我买还不行吗?”秦芳立时表态:“若没兴趣,我岂会询问,真不知道您老人家怎么就那么大的火气!”

老头儿扫她一眼:“那你是要哪个?”

秦芳伸手就指指眼前的半拉丸药:“这个多钱?”

老头儿冲着秦芳伸出一根指头。

“一两?”

老头儿立时瞪眼:“我这可都是宝贝,一两还不够糟践的呢!”

“那是多少?”

“黄金一百两!”

秦芳一愣:“您没说笑吧?”

开玩笑,黄金一百两?这价钱在都城都能买个三进三出的宅子了!

“女娃娃,你身穿华袍,头带金钗,应该是个富贵之人,相信你的命可不止黄金千两吧?老头我,半颗救命的药,才要你一百两黄金,你可是捡了天大的便宜哦!”

秦芳眨眨眼:“少点行吗?”

“不议价!”老头儿立刻扭脸,全然一副你不买就拉倒的态度,秦芳眨眨眼说到:“那这样行不,我买你这个,你再给我个搭头呗?”

“搭头?你想要哪个?这情花可不搭!”老头说着拿手挡住了那两片花瓣,秦芳便故作扫视的东看看西瞅瞅,最后才伸手拿起了那片残叶:“这个怎样?诶,这是啥稀罕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