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7章 牛半仙

第一百三十七章 牛半仙

(?)

老头儿一愣,随即眨眨眼:“这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一片破树叶。”他说着就要伸手从秦芳的手里拿过,秦芳拿着一闪:“诶,不对吧,您不说,它肯定是个好东西,我就要这个!”

老头伸手挠挠头:“女娃娃,那玩意真不值钱,就是个碧落草的树叶而已,我不诓你,你还是挑个别的吧!”

秦芳摇头:“不,我就要这个!”说着她伸手往怀里掏了半天掏出一颗大东珠来。

黄金一百两,她可没有,家里的值钱玩意也被抄家的洗劫的可谓一空,幸好之后伺候公主的时候,她为了让皇上太后相信公主绝对是奇难杂症,而厚颜无耻的在药材里添加了珍珠入药,结果太后和皇上实在是太爱这位公主,竟然送了五颗大东珠来,秦芳自然就把它们留给自己当作日后跑路的资费,如今倒恰恰能帮她买来这个树叶了。

没错,树叶,这才是她真正想要买到的东西。

“老人家,我拿这个付账!”秦芳将东珠递上。

“海龙东珠,果然贵气!”老头儿还真识货,珍珠拿出来他就认出了来路,继而拿过瞧看了一下便看着秦芳说到:“我说女娃娃,你是不是故意的,看老头我身无二两钱,故意拿个贵的给我,这东珠一颗可价值黄金二百两,我找不起啊!”

“那就不找了呗!”秦芳说着把那残叶冲老头轻轻一晃:“要不,您再说点这个什么碧落草的事儿呗!”

“碧落草有什么好说的,虽然眼下这世道。就剩一株子母根。也将就算是稀罕。可哪里就值钱了!”老头儿一脸不屑地说着,人已经低头在他摆下的粗布小摊上巡视那些他摆的小玩意儿。

“您说什么?就剩一株,子母根?”秦芳的心情瞬间跌到了低谷。

“对啊,碧落草嘛,东硕国师最爱的一根草,嘁,它也就是博人所好,要不然就跟街边杂草一样。今日有,明日没的,也没人会在乎。”老头说着伸手指指自己摆的东西:“它哪儿能跟我摆的这些东西比?我说女娃娃,要不,你再挑挑看这里面有啥喜欢的,只要价钱上和剩下的一百两黄金差不多,我也就卖给你!”

秦芳满心思都在那残叶和那根独苗草上,哪里有心情再理会他这些残缺的破烂玩意儿?当即悻悻一笑:“不必了。”便是起身要走。

“诶,你等等!”老头儿却是起身追到跟前,随后看了看自己的小摊。一咬牙从上面拿起了一个物件塞进秦芳手里:“得得,这个给你。我老头儿买卖最讲公平,这原本可是卖一百一十两黄金的,如今我就认了这十两的亏,你且拿去吧!谁叫老头儿我占人便宜就过不得呢!”

秦芳看着老头那一脸肉痛的表情就有些哭笑不得。

为何?老头口中一百一十两黄金的宝贝,就是半截指骨,而且以她的医学所识来断,这还是一个人的小指指骨,你说什么人的一小块断骨能值一百一十两黄金?

“老人家,你说得它如此值钱,莫非它是什么宝贝?”秦芳眨巴眨巴眼睛,干脆装乖而问。

“当然是宝贝了!这可是玉蚕指,带在身上能助你清心明目不受蛊惑,含在口中还能拔去体内异毒,最是防身防患的好东西!”老头说着脸上再度扬起那种兴奋的神色。

秦芳看着他,莫名的就想起小时候看的一个老片,里面有个神神叨叨的人,说的那是天花乱坠,却是满口谎言。

他下意识里想吐槽他两句,但眼扫到老者穿着草鞋的脚上泥污满满,就把话咽回了肚子里,随即抿了下唇,笑着道了一声谢谢便要迈步离开,不料老头儿却伸手一挡:“诶,拿着它干什么啊,女娃娃,这是宝贝,得带上啊!”

他说着又一把将那指骨抢过去,把其上的绳捞起,二话不说就往秦芳的脑袋上挂,秦芳虽然有点不大乐意,但看着老头一把年岁的也就抿着唇由着他给带上,继而便是笑笑地拿着那药丸和残叶与老人告辞,回转迈步的走进了黄记药行。

“姑娘,你买了牛半仙的啥好东西?”秦芳一进药行,门口立着的小二就好奇的凑上来相问。

秦芳眨眨眼,举起了还端着半拉药丸的手。

“噗,这不是那个起死回生丹吗?”小二一瞅,就笑了起来,那一脸你上当的表情显而易见,看得秦芳只能悻悻一笑。

她也知道那老头儿在吹牛,可是手里的残叶却对她来说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别说一百两黄金了,就是千两万两,她也得想办法弄到啊!

“呦,快看,牛半仙又有生意了嘿!”小二此时看着外面一脸兴奋:“牛半仙今儿是走了财运啊,都卖了仨儿月了,今天竟还有人上门啊!”

秦芳听着那小二言语,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门外,就看见一个全身被黑纱罩着的女子立在老头儿的摊前,指着那两片花瓣在寻问,老头冲其伸出了五个指头说了两句话,女子便拿出了一个荷包,随即取出五张银票递给了老头。

老头把花瓣拿起给了那女子,那女子用一方丝帕包住后收起,就转去了那个卖虫卵的人跟前讨价还价去了,秦芳眨眨眼,收回了眼眸便是上楼寻姬流云了。

姬流云还在看药,他的身边放着两个装药的锦盒,其他的一些都还在掌柜那里,但看那靠后的样子,显然是看过之后这位药王没看上。

“这个我要了。”姬流云说着放下衣袖挡手,对面的掌柜就把手伸了进去。

秦芳知道,这是行当里的讨价还价,走的是暗语,她一外行的反正也不懂,就干脆坐在一边,趁着两人讨价还价的专注劲儿,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入了右臂长袖里,把手里的残叶连带那半颗药丸一并塞进了右臂的槽中。

残叶,她稍后回去,便会好好分析其dna做样本检测,所以不能有损坏,至于那药丸,反正她也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没那喜好再让药王笑话她一次。

“十二两!包上!”此时掌柜的突然轻喊了一嗓子,帘子后面便有个记账的立刻录下,秦芳一听那价钱,顿觉得自己脸上烧的慌,下意识的就把挂在脖子上的半截指骨给塞进了领口内。

“就这些,都包了吧!”姬流云说着推出了荷包去,一转头看到秦芳便是冲她一笑:“等久了吧?”

秦芳眨眨眼轻摇了下头,她看得出刚才姬流云太过专心,压根就不知道她下楼了。

结账后,拎着药材下楼,两人一出那黄记药行,秦芳就下意识的看向了老头儿的摊位,此时哪里还有摊位?老头儿更是不见了。

秦芳眨眨眼,自嘲的笑了一下,便随着姬流云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