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8章 好感,侯子楚的之邀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好感,侯子楚的之邀

一回到卿王府,秦芳就说自己累了得休息一会儿,连新的批次沉淀都顾不上瞧看,就赶紧地回了房里,关门关窗后缩进了自己的床帐之中。

捞开衣袖,取出藏在内里的半拉药丸和那片残叶,秦芳想都没想就把半拉药丸丢去了一边,继而把残叶的一角小心翼翼的取下,重新放进了右臂的金属匣内,继而开始传输指令,对那片残叶的小样做dna指标抽取,以及数据分析。

右臂兀自震动着,稍后显示出来的液晶屏上,许多的字符再闪动组合,排列成一行又一行的数据。

秦芳闭着眼感受着脑内接受到的同样信息。

大约一分钟后,完整的数据报告全部出来,秦芳压制住自己略微激动的心情,直接从数据库里调出了双环蕨的dna对比图,开始了对比。

光柱一点点推荐,百分比在不断的增长,5秒后,98%的数据一出来,秦芳就兴奋地捏紧了拳头:“耶!”

如此高相似度的对比数据,就说明,牛半仙口中的碧落草就是她要找的双环蕨,而有了双环蕨,她这一趟穿越时空的任务就等于完成了!

内心一片愉悦里,她赶紧的搜检数据,查看其中的元素量。

可是,看着看着,她脸上的喜悦就消失了,因为在数据分析的列表里,236u元素是“---”的符号,这说明,在这片双环蕨的叶子里,是没有这个元素含量的。

秦芳舔了一下唇。有些紧张的调集原有数据察看对比。结果显示。236元素位于双环蕨的荆条中,其叶虽也有微量的存续,但是,一旦脱离本体,失去三分之一的水份,236u元素就会降解消失,也就是说,这片残叶上本是有的。但是因为离开本体太久,水分丢失,她需要的元素已经降解消失了。

这个结果让秦芳有些失落,但她的失落也只是维持了半分钟而已。

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的确是有双环蕨的,那么她就有完成任务的希望,而且自己的雷达搜寻判断是在东方,牛半仙也说是在东硕国,那这一点上总还是吻合的,将来她去东边寻找就是了。虽然牛半仙口中所言,双环蕨只有一株。但想到那老头到底是个江湖骗子,她也就没把这个放在心上,反而是想着,也许等到瑜叔带了好消息回来,她也就可以跑路了。

……

一天后,秦芳新做出来的青霉素,可以使用的批次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的概率,而再三天后,第三批也做了出来,则已经进步到几乎要二分之一的概率。

这样有效的提升,让秦芳内心非常愉悦,一面抓着姬流云帮忙把所有的药物冻进冰窖,一面抓着他帮忙组装轮椅,一时间,两人成天忙得不可开交的捣鼓折腾,秦芳更想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试试做葡萄糖之类的。

转眼五天过去,秦芳手里的轮椅已经有了雏形,为了考虑到使用者韩文佩的舒适度,这一日她亲手为这轮椅抛光打滑后,又刷上桐油。

刚刷了一半,沈二娘晃荡着肥硕的身子急急的跑了进来,刚说了一句“郡主候家来人了……”身后就冒出了侯子娇的声音:“郡主姐姐,我路过此处特地过来看看你!”

路过?她卿王府虽然现在败落了,可到底大宅大院的还在,独一条的胡同开府坐宅的,哪个来路过?

秦芳心知这是客套话,脸上也还是挂了笑出来:“那可谢谢候家妹妹惦记了。”

“姐姐客气,应该的嘛,诶,姐姐这是做的什么啊?”侯子娇当即好奇发问,秦芳便答了轮椅,随即看她一脸懵懂,只好一边刷油一边同她讲这轮椅的作用,可侯子娇虽然不时嗯啊的应声,人却是两眼四处张望,秦芳见她这般,干脆也不说轮椅了,而是看着她直接问话。

“候家妹妹这是在欣赏我这空府的风景吗?全都城的宅院大小布局都差不多的,虽不如你们在山上的宅院来的自在雅致,不过也应该没什么好看的吧?”

秦芳的直接言语让侯子娇一愣,随即悻悻一笑:“郡主姐姐说话还真不客气呢!”

“你需要我对你虚情假意的客气吗?”秦芳看着她,双目澄清。

侯子娇眨眨眼,也不摆这亲近样儿了,她上前一步凑到秦芳跟前便是低声问到:“苍公子是住在哪间哪处啊!”

“他?”秦芳想都不想当即回答:“他没住我这里啊,他有自己的住处啊!”

“是吗?哦,也对。”侯子娇自言自语之后又问:“诶,那他一般什么时候来?”

秦芳眼一翻:“候家小姐,麻烦你弄清楚,我这里是卿王府,不是苍公子落脚的宅院,他自己有处不去来我这里,合适吗?”

“不,不合适。”

“不合适你还问我这样的话?我告诉你,这是看在你兄长面子上,这次我不和你计较,下次再说这种话,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秦芳说着扭头不理她,一时间侯子娇悻悻地扭了下嘴巴便是转身要走,忽而又想起什么从袖袋里掏出一方叠好的帛书放在了轮椅没刷油的地方:“这是我哥叫我给你的。”

侯子娇说完这话是转身就走,秦芳也没拦她,盯了盯那帛书,放下油桶拿起打开,便看到几行温润平和,特别规矩的字:“后日酉正诚邀郡主共赏泾河花灯,还望不辞。子楚笔”

看花灯?啥意思?

秦芳捏着帛书有些愣,寻思半天卿欢的记忆才反应过来花灯为何。

后日,乃是九月十九,是此间时代的花灯节。这节日有些类似古代的乞巧节一般,只是没那找巧儿的事,反而男男女女之间各持一盏花灯,相见后交互相换,再点亮沿着河走,待到内里烛火将尽时,便将花灯放置在河水之中,求河神庇护。

所以花灯即是花灯节,也是男女之间的定情之物,而侯子楚让侯子娇带来的帛书竟是要邀请她去看花灯,这意思可就……

秦芳眨巴眨巴眼,略微有些尴尬。

对于侯子楚,她压根就没男女之情,或者说,她甚至就没往这上面想过,只是觉得这人的品性比他妹子好太多了,做个朋友之余还能给她提供辅料,她又何乐而不为?当然候家多少也是经商的,她日后万一有点什么麻烦,或许还能借助对方的脉络,所以她也不排斥和候家亲近一点。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侯子楚竟然对自己有了意思,而她掰着指头数了半天,发现两人相见次数还没超过一只手,且言辞对白都是正经事,她就忽然不解了?

这位到底什么时候就对自己有好感了?又或者说,她是不是理解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