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39章 皇上抽风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皇上抽风了!

(?)

“想什么呢?”就在秦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姬流云背着药箱走了过来。

这些日子,秦芳没什么病患可看,但他却是有的,前有叶正乐的假女儿需要他保胎,后有安乐堂的肺痨们需要他医治,所以相对的闲暇时间,他还得忙着出诊。

“有人要喊我去看花灯。”秦芳早把姬流云当成闺蜜好友,一边说着一边就把帛书递了过去,在姬流云低头瞧看时,她不确定的看着姬流云:“你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姬流云盯着其上的字句看了看,转头看着秦芳:“花灯定情,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不是吧?”秦芳伸手拍了脑门:“可我和他拢共才见了三次面而已,而且都说的正经事啊,没,没……”

“没谈风月是吧?”

“对对!”秦芳肯定点头。

姬流云轻笑了一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许你让他动心了吧!”

秦芳闻言立在那里眨巴眨巴眼睛,随即摇头:“不,不对,我是卿欢,是被太子退婚的卿欢,是身背不检之名的卿欢,正常点的男人不说退避三舍,也得嫌弃啊!他侯子楚可是候家的大公子,不会这么不开眼吧?”

“噗!”姬流云此时却突然笑得大了一些,随即伸手空指:“我姬某走南闯北见过的人也算多了,如此轻贱自己的女子,我还是第一次见,照你这话说。岂不是喜欢上你的人。都是没开眼的不正常男人喽?”

秦芳当即撇了下唇:“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作为一个女人,我肯定也希望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是完美无瑕,是女神般的存在,但是现实则是,我爹被流放,我家人被充作官奴,纵使卿王府还在,我还身背郡主之名。可到底,家道破败,颓势已显,我本人更是身背恶名,还遭皇上记恨,这样的事实放在这里,谁喜欢我不是谁倒霉吗?你说,喜欢我的人,那不是没开眼又是什么?”

姬流云脸上的笑此时已经完全散去,他看着秦芳目色涌着一抹怜意:“别这么说。这个世上,总会有人不在乎这些的喜欢你的。”

秦芳闻言悻悻一笑:“是啊!眼下就有这么一个不开眼的!”她说着从姬流云的手上抓过帛书:“瞧瞧。还要我不辞,可我怎能不辞呢?”

姬流云的手指轻搓了一下:“那你是不去了吗?”

“不,我得去,还必须去!”秦芳说着挥了下手中的帛书:“我至少得告诉他,喜欢我是多么的不开眼,然后让他死心的该咋滴就咋滴去……诶,你说他会不会是找我有别的事,只是赶巧儿?”

姬流云看她一眼,忽而抬手往她眉心一点:“我要是你我就不去!”他说完转身就走,秦芳一愣冲着他背影便追问:“为什么?我是去拒绝啊?”

“不想他误会,不想自己到时尴尬,你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他机会!”姬流云转头冲她说出这么一句,便是迈步就走。

“喂,那他不是要白等?”秦芳再次扬声询问,可姬流云没有答她,而是快步走出了院落。

秦芳捏着帛书一时也有点踌躇。

其实秦芳的本性是较为洒脱的,少有纠结之时,可是侯子楚现在偏偏是油菜籽的提供者,虽然目前来说,提供的菜籽油已经够她制造很多批次的青霉素,暂时不会让她的制药受到影响,可是秦芳却因此不大愿意因为这个事,坏了彼此之间合作的关系,毕竟,她还是很希望她和侯子楚之间能做朋友,谁让这个世界,她的朋友实在太少了呢?

可是,姬流云的建议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去面谈拒绝的方式可能不大对,毕竟未来世界的价值观和现在多少有些出入,也许她去,还真是让人家误会她是在羞辱,那可就不好了。

就这样,秦芳对于如何拒绝的方式,陷入了纠结,直到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都在**翻了几次烧饼,最后深更半夜了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不过,天一亮,这个问题倒自然而然的解决了,因为她起来才用了早饭,卿王府就迎来了几位公公,为首的那位太监更是带来了皇上的口谕,乃是南宫瑞要她明日进宫与其共享晚宴。

“公公,请问这个明日的晚宴是个什么意思?”彼时,秦芳有些凌乱,这莫名其妙的突然来个召请晚宴,前无事,后无因的,她两个边儿都摸不到,如何搞清楚,这又是哪一出?

这位太监略微有些面生,但照着穿戴的衣服冠帽来看,倒应该是吉祥悲剧后,依次上提而成为的新二把手,也就是副总管。

“郡主这话问的,明日里什么日子,您不知道吗?”这太监说着眉眼竟散出一份娇色来,随即颇为亲近地说到:“郡主若是聪明人,还是亲手做个花灯吧!”说完便是带着人退去,留下秦芳立在院子里干站着。

做花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要和皇上交换花灯游那个什么河吗?

秦芳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大够用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看着太监们离开,姬流云便走了过来询问,秦芳转头看着他眨眨眼:“你掐我一把。”

姬流云的眉微挑:“什么意思?”

“掐啊!”

姬流云抿了下唇,继而抬手揪上了秦芳的脸,轻轻的向外扯了一下。

他没敢使劲,但他冰凉的手指已经让秦芳意识到此刻的真实,她叹了一口气:“你手还真冰!”

姬流云笑了一下把手垂了下去,兀自在袖中轻搓,回味着触感:“如此你便知道不是梦了吧!”

“对,知道了,要是在梦里就会无痛无冰。”她说着眉眼里有些微的烦躁之色,姬流云瞧望着再次关心发问:“到底怎么回事?”

“皇上让我明日入宫与他共享晚宴。”

姬流云的眉当下就是轻蹙:“因何?”

“不知道,但是太监却和我说,要我亲手做个花灯。”

秦芳的话一出来,姬流云就惊诧的看着秦芳,那表情完全是惊愕的,秦芳见状苦笑:“你也觉得奇怪是吧?我也觉得!你说皇上他脑子是不是抽了……”

姬流云没说话只把唇紧紧地抿着,秦芳见他不言语,只当他忌讳皇上为尊,不敢妄言,便只能自个心里翻气:这丫有病吗?明明都没关系了,怎么还往一块缠呢?叫我做花灯进宫去共享晚宴,那些见不得我好的人,还不得说我是贼心不死,你丫这是看公主好了,又闲的没事干,就找出新花样来坑我吗?

“你有什么打算?”此时姬流云一脸忧色的轻问,秦芳则是沉吟了一下就冲他笑道:“我去给猴子请如来佛去!”

“什么意思?”姬流云听得不解,秦芳却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脸上有着喜色:“这皇上抽下风也不错,至少我能堂而皇之的把候家的邀给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