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0章 围魏救赵

第一百四十章 围魏救赵

(?)

秦芳说要给猴子请如来佛,是因为她想到了专门能收拾南宫瑞的人--太后盛岚珠。

虽然她也见到太后被南宫瑞几次压住,不得不停了和自己斗的行动,但那也是为了南宫瑞手里的江山着想。

毕竟大局为重嘛,太后这当妈的,自然只有忍耐成全的份儿不是?

可是现在,皇上不好好地操心他的伟业,竟然邀请她去花灯节一起吃晚饭,外加还得让她准备花灯,这种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就是又挖坑来准备整她的举动,秦芳焉能不防?

只是到底是他脑残呢,还是坑自己,她现在根本断定不了,所以太后即是化解的招,也是一块试刀石。

为什么这么说?倘若这是太子坑她,太后必然参与其中,就算没参与,事后知道了,也会恨不得掺合上一脚的,所以如果她请不动太后压制,又或者太后玩得更大,那都是证明了南宫瑞没按好心,彼时她再想办法让自己去不了就是了。

但,如果,真的是南宫瑞脑抽的要和自己过花灯节,那么太后自然会站出来拦着的,开玩笑,太后对卿家的恨意是绝对不会接受自家儿子发花痴到吃回头草的。

所以秦芳她果断的决定要请出太后来,至少不能让南宫瑞这么脑残的缠着自己。

哪怕身为女人能让这种先前不识货的混蛋回头,算是一件开心事,但她秦芳才不稀罕呢!更甚至,她希冀着在知道卿岳安全后。自己就在离开前再给南宫瑞在南昭生出点事来---总之。她是个坚决不吃亏的女人。先前南宫瑞害她丢脸失血做大牢的,她不找回点场子来,可是会很不舒服哦!

于是秦芳对南宫瑞可是很不屑的,而现在如此的乖顺着不与她生事,也不过是想安安然然的混到瑜叔传来好消息着。

当下里,秦芳有了决定,自然是马不停蹄的跑去准备东西,而后便堂而皇之的进宫了。

……

“什么?惠郡主要来给本宫瞧病?”扶着身边宫女正在殿前的游廊里慢慢挪步的公主南宫缨瑜一听到下人来报。脸上立时充满着惊色与厌色:“不是现在都是张太医给本宫续诊的吗?怎么她又来了?”

“殿下,这个奴才不大清楚,是惠郡主到宫门前报的项,说是今天得进来瞧瞧您恢复的如何,免得留下什么遗症,未来再度不适……”

“本宫现在好的很,用不着她瞧,叫她回去吧!”南宫缨瑜当即表示拒绝,可太监闻言却没走,反而躬身回答得不急不躁:“殿下。您还是瞧瞧的好,皇上一直担忧您的身体。听得惠郡主入宫为您复诊,当即准了,叫着她来的,还说他跟前的事儿忙完了,也会过来瞧看的。”

南宫缨瑜一听太监这么说,两只眼里全然是无奈加烦躁,她极其不乐意的哼唧到:“既如此,那就传她进来吧!”

太监当下便是应声出去传话,两边相扶的宫女则是把她赶紧地扶到了走廊里摆好的躺椅中,伺候着她歇下。

很快,秦芳就跟着太监到了跟前,冲她行了礼。

“不知惠郡主是要怎么给本宫复诊?”南宫缨瑜是一边问一边自觉的抬了手放在了扶手上,显然以为她是要请脉的。

“分两部分,一是看下手术的创口恢复的如何,二来嘛还得看一下公主最近的身体情况。”秦芳说着看到了公主脑袋上缠着的华丽锦缎,随即蹙了眉:“公主,您那可是手术的创口,这天虽然已经进入夏末,夜里也已经开始凉爽,但白日里还是很热的,您那手术的创口处已经缠裹着一块叠过的白布,再缠着白布,想来已经很是焐着了,如今的,您又裹上这如此厚重的锦缎,只怕创口……”

“够了!”公主在秦芳的言语里,早已目色见恨见怨的,眼见她竟要提到自己的伤心处,立时激动地出声喝到:“卿欢,你少张口闭口的拿伤口说事,本宫若不拿锦缎裹着,难不成,要,要顶着没头发的脑袋,招人嘲笑不成?”

秦芳闻言无奈地抿了一下唇,她不是不知道古人重这些,可是开颅手术为何要备皮?并非只是为了好做手术那么简单,更重要的目的是减少感染的渠道,避免并发症的高发,而自己当时已经很有心的只是刮掉了手术部位的头发而已,日后只好伤口好了,她把周遭扎起来,绝对是看不见的,只是那也是必须等到伤口彻底好了才行啊!

“公主,您觉得是您的命重要,还是此时的外形重要?”

“都重要!”公主扭了头,略有些不待见的回答。

“大半个月前,一个太医的不洁疏忽,就让您差一点出事,彼时您昏迷之时,皇上太后为您着急而担忧,下令于卿欢,若治不好您,就得为您陪葬,而之后您好了,但太医院乃至您身边,都有人因此而丧命,这又是为何?就是为了让您身边的人明白,不可大意,不可疏忽,不可让您再出事!公主您此时觉得外形和生命一样重要,可卿欢相信,在其他人的眼里,您的命绝对比您的外形重要!”

“所以你说这些,就是要本宫以后被人耻笑吗?”

“她们没人敢耻笑您的!”秦芳说着看向公主身边的人:“因为您的命关联着她们的命,倘若公主因为一时的美感而让伤口焐热腐烂,将来若再出点什么事,只怕她们的小命都不保了呢!”

这话一出来,公主身边伺候的人个个脸有不安,几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公主头上裹着的锦缎,那眼神里透露的情绪,显然是惧怕公主出事的。

“公主殿下心地善良,想来是不会想让身边的丫头们被仗毙的,对吗?”秦芳特意提到了仗毙这个词,这下不仅仅是那些伺候的人,就连南宫缨瑜自己都缩了一下脖子,显然那小环之死已经让宫中的人见识到了帝王之怒,而前些日子谭太医之子谭术更被毒酒赐死,也证明了皇上绝对不会因为公主无事就会原谅有过失的人。

“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缠着了!”大约是心底里已经充斥了无奈,南宫缨瑜连高高在上的自称也懒得用了,只说着把手伸给秦芳,示意她赶紧请脉。

可秦芳没理会她的手,而是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了一双手套,随即对她说到:“请公主取下头上的锦缎,让卿欢先看看您的创口情况,之后,再给您……”

“皇上驾到!”一句突然的太监宣嗓打断了秦芳的言语,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苑口,便见一抹金灿灿往这边来,当即不由的心中腹诽:不是要等会儿才来嘛,这位过来的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