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1章 你不能喜欢他!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不能喜欢他!

(?)

南宫瑞的快速到来,不仅让秦芳意外也让公主有些意外,所以当南宫瑞来到跟前,秦芳行礼被免礼后,她就直剌剌地问了出来:“皇兄不是要过会儿才过来嘛,怎得这么快?”

“还不是担心你的伤口,朕才趁着惠郡主给你复诊之时赶过来了解一下嘛。”南宫瑞倒是答的利索,显然早已想好说辞,只是秦芳不信,公主也并不领情:“这样啊,那皇兄只要差个黄门来问就是了,何必亲自前来!”

“嘿,身为兄长的挂心着你来看看,你怎么还嫌弃上了?”南宫瑞说着伸手点了一下自家妹子的鼻子,责怪着她不识好歹。

“我不是嫌弃,我只是……”南宫缨瑜一脸的尴尬:“不想皇兄你看着我那,难看的样子,所以,皇兄你还是快回去吧!”

南宫缨瑜收了伤虽有所注意,可到底还是个一根筋的人,说着话呢就抬手去推身边的南宫瑞,显然是撒娇使性儿已成自然,只是她此刻还在恢复期呢,最忌讳的就如如此的用力,当即惊的身边的秦芳一面说着不可,就一面赶紧抬手的抓住了公主的手臂,阻止她使力。

“公主,开颅手术的恢复期里绝不能如此用力的,这样会增加颅内压,可能会让愈合的血管爆裂,造成新的出血!您难道还想再出事?”秦芳一脸严肃的喝止不说,更是口吻带有责备之气,毕竟这些她早先就是交代过的。

南宫缨瑜唇角不自然的抽了一下,没有出声。用无声的沉默算是表示接受了责备。而秦芳则是不客气的转头看向了南宫瑞:“皇上!您关心公主的情谊叫卿欢感动。但公主特别介意您看到她的创口,而卿欢现在又要给公主检查创口,您看……您是不是先……”

秦芳话没说下去,手却已经伸向一边的园林之地,摆明了是请他先到一边儿待着,别这里碍事。

她的话让包括公主在您的人都惊讶不已的看着她,毕竟帝王乃九五之尊,自古只有低让尊。什么时候有尊让低来着?

不过,南宫瑞却似乎并没计较她这不合乎规矩的邀约,反而是了然的点点头:“哦,好,为了让公主能好好看伤口,朕就先到这公主苑的园林里转转好了,惠郡主,你复诊结束后,就到园林中来给朕回话吧!”

南宫瑞冠冕堂皇的开口,秦芳也只能应声。当下南宫瑞往园林而去,秦芳也就赶紧的给公主查看。

伤口的状态还算好。毕竟用了抗生素的身体,细菌感染的可能性会降低许多,秦芳瞧看后便亲自为她重新换药,当然也在这换药中,看似随意的言语到:“公主如今恢复的不错,这可真是万幸之事,那日里您摔在卿王府上,可把卿欢给吓坏了,只是,时至今日,卿欢有一处不解,想跟公主您讨个答案。”

“你要问什么?”

“卿欢想知道,公主那日里纵马入府,那般的急切,不知是有什么急事要找卿欢啊?”

秦芳是故意的,纵然公主的到来很是突然,但那日里公主叫嚣的话语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地,她完全明白公主喜欢上了苍蕴,因此听到风言风语才会激动的上门来找她算账,而现在她之所以要明知故问,就是她得借公主去引出太后来。

南宫璎珞一听秦芳所问,脸上就显出惊讶之色来,显然是没有意料到对方竟然还敢来问?

她可是因为生气才找上门的,结果就在卿王府上出了事,不但撞破了头,还被人家做了个什么手术弄得如此见不得人。

彼时她真得气恼不已,可是人做了手术,虚弱的难以动弹,却不妨碍耳中听别人言语,从张太医到身边的丫头太监,各个都是感激着这位惠郡主的出手--因为若然不是被这位给就好的话,她恐怕已经香消玉殒,而那些太医啊,下人啊,也自是没有活命的可能。

所以她心里尽管一肚子的不舒服,却也是明白人家是救了自己的人,因而她无法对惠郡主斥责吵架,便只好在那位来时,就装昏不语,免得彼此间尴尬。

但是尽管她内心明白人家是恩人,却不代表她会和惠郡主之间和睦友爱,一想到她人得到了苍公子的挂念,诉情,便是心中厌恶难受,是以她才极为不待见这位,可她已经尽力压着不让自己去找她算账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倒过来问她?

立时就不悦而言:“惠郡主就别给本宫装傻了好不好?”

“公主为何这么说,卿欢真的不知。”她就装傻。

“你!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你明明可以嫁给我皇兄,成为太子妃,更成为今日之皇后的,可你却偏偏不知自爱与检点,竟与苍公子花前月下私相授受,结果你身败名裂,被我皇兄退婚不说,还让苍公子为你声名受累!我如今看你出手救我,一直容忍不言,你竟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装着以前那副温顺怯弱的模样?你,你还真是让人讨厌!”

“公主凭什么说我和苍公子花前月下?难道您看见了?”包扎完伤口的秦芳说着退后一步立在公主面前,一脸询问之态的看着她。

“母后说的啊,说在殿前苍公子亲口承认的,说他和,和你……哎呀!他怎么就看上了你!”南宫缨瑜说着嘟了嘴,表情倒是毫不遮掩的懊恼与不快。

“公主啊公主,我卿欢好歹也是卿王府嫡女,自幼更因与太子有婚约,而深谙礼仪规矩,怎敢越矩胡来呢?那不过是我莫名遭人陷害,不但自身名节难保,还累皇室名声受损,不得以之下,苍公子才站出来如此言语,好让皇上自摘干净,我被全部的骂名啊!”秦芳说着叹了一口气,全然一副委屈之态。

“啊?那你的意思是,你和苍公子之间根本没有好上这回事?”南宫缨瑜的眼里立时有了兴奋的期待之色,然秦芳却是咬着唇不答。

“你倒是说话啊!你们到底好没好?”

秦芳看着南宫缨瑜急切的样子,这才柔声说到:“彼时都不熟识的,何来好与不好的?而今嘛……”

“而今什么?”

“而今却是难说了,苍公子有才华,又一表人才,也许我会动心也说不定……”

“喂,你不能喜欢他!”

“为什么不能?”秦芳立时脸上做出一份不悦的表情:“难不成因为皇上他忽然回心转意要和我一同共享花灯晚宴,还要我做花灯的,我就得回头吗?我可是和他之间断了婚约的,更是在大婚之日就因此而身败名裂的,我可不会傻到再去沾染皇室名声,我啊!还不如和苍公子看看有没有可能来得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