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2章 你是不是卿欢?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是不是卿欢?(文)

“你是一个,一个,名声不好的人!”南宫缨瑜闻听秦芳竟试图追苍蕴,急得大吼:“你配不上他!”

秦芳冷笑了一下:“是吗?我卿欢自幼因指婚太子,而勤学六艺,十几年来浸/**此道,就算不得大成,也不比别人差,如果我一个按照太子妃所养的人都配不上他的话,那不知还有谁能配得上他?难道是公主你吗?”

南宫缨瑜没想到惠郡主言语如此嚣张,更没想到她话音一转回落到自己身上,一时有些不知所言,乱乱地的接了一句:“对啊,我,我可是公主,不比你差!”

“是啊,是不比我差呢!”秦芳说着眼却是直接飘向了公主的头顶,前一秒还在仗着自己身份像公鸡一般昂着下巴的公主,后一秒脸就绿了。

“卿欢!你,你这般看我伤处,是何意思!”南宫缨瑜怒极,连话音都有些抖:她本就介意自己被弄出了一块秃顶之处,不得见人,可卿欢竟然直剌剌的把眼神落在这里,摆明了是嘲讽她此刻的丑陋也是不配!

如此,她自是动怒的。

“公主,卿欢的意思很简单:您的手术虽然成功,创口也恢复的还不错,但之后的静养是特别重要的,卿欢无意惹您不快,只是关心公主,觉得公主与其和卿欢说这些,还不如平静下来的好好养伤,毕竟,头伤不好的话,很多东西,想了也白想呢!”

“你……”南宫缨瑜抬手指着秦芳一时气恼的无词可说,秦芳则是冲着她福身到:“殿下。皇上还在前面等着卿欢回话呢。卿欢这就告辞了。请公主好好静养身体,不要动气,更不要想的太多,免得累着伤处,那就不好了。”

秦芳说完这话不等公主言语,便是躬身后退几步而后转身就往一边的园林里去,反正皇上在等她是事实,就算公主很牛。但在皇上的前面,还是矮一头的!

“可恶!”南宫缨瑜盯着秦芳的背影,咬着嘴唇的咒骂出一句后,身边的丫头因为担心她的身体,立刻冲上来扶她:“殿下,千万不要动气,仔细伤着惹来不适啊!”

“不适?本宫现在就很不适!”南宫缨瑜恼怒的喝了一声:“来人,备轿,本宫要去见母后!”

“现在就去吗?”

“对,现在。立刻!马上!”

小孩子受了欺负,总是第一时间就会想起身后的家长。此刻伤口在头的公主,又不能挥刀砍向秦芳,自是本能的去找太后诉苦撒怨求安抚,而这也是秦芳想到的办法。

离开公主跟前的秦芳虽然迈步是往园林里去,但也有注意身后的动静,当她走到园林口的月亮门,看到公主身边的丫头招呼着人即刻备轿时,就明白自己的办法有效,自然是放心的进了园林。

“郡主来了?皇上在里面呢!”先前来传话的公公见到秦芳过来,自是上前言语一句,并为秦芳指了方向。

秦芳看他一眼,发现是先前给自己传话的那位,便轻声问:“不知公公怎么称呼?”

“洒家姓胡,皇上赐名‘瑞丰’。”那胡公公说着对秦芳赔了个笑,让秦芳心里有了一点不安。

她从大婚之日起,就遭逢接连变故,虽然化险为夷,却也高处跌入泥端,宫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太监宫女们,无不是落井下石者,比如先前的吉祥之辈,因此秦芳根本就没指望这些人会给自己好脸,而眼前这位不但给了好脸,甚至还赔笑,这让秦芳本能的觉得不安。

事出有异,必有妖。

秦芳自是更加怀疑南宫瑞的居心,更相信他是在给自己挖坑设陷。

当下,她浅笑一下,迈步顺着胡公公所指往园林深处而去。

九月的天,虽已暑末日凉,但花儿却开的灿烂美/艳,簇拥在一起,绽放着各色美丽。

秦芳虽然心有不安,但一路向内眼扫花束,也不由的赏心悦目,有些舒适之感,毕竟在未来世界,像这样的花卉园林已经极为少见,而所有可观赏的园林景区,都是门票极为昂贵,并且严格控制每天出入人数的地方。

所以,秦芳走着也就欣赏着,直到眼前那片美人蕉绽开之处,一抹金黄矗立其中,与周围的红艳融在一起,彰显着自身的贵气与美丽。

是的,美丽。

虽然南宫瑞在第一时间就让秦芳厌恶,但她也必须承认一点,就是南宫瑞生了一副好皮囊,纵使不像苍蕴那张脸充满着桃花般的妖孽,不如姬流云如谪仙般的干净,也还是相貌英俊,当的起一个帅字,而此刻他立在万花之中,金衣显贵,自是看起来更加的耀眼。

只是,秦芳扫看到他后,便是低头行礼,一脸淡定,既无当年的羞涩与怯懦,更无半点春/心被撩的模样——开玩笑,未来世界的选秀已经进入了变/态阶段,美/艳比女人还女人的帅哥,那海报贴的到处都是,即便战地也有大幅的宣传广告出没,秦芳自是不会被撂动的。

“公主情况如何?”看着秦芳那淡然的样子,南宫瑞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挫败感——当年她是如何的小心着偷瞄自己,又是如何的脸颊飞红,而现在,这些,可都没有了。

“公主情况还不错,只要日后不捂着伤处,再注意精心调养上个半年,肯定会无事的。”

“这样啊,那卿欢你可要多进宫为公主瞧看着,朕希望她能早点好。”

秦芳没推辞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明白,就冲公主对苍蕴的那点心思,自己要多出现几次的话,只怕公主能气昏过去,不过,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你好久没和朕一起赏花了吧?”此时太子忽然问了这么一句,秦芳心里轻嗤了一下,淡淡回应:“也没好久吧,大半年而已。”

太子闻言眉微微一蹙。

大半年,而已?

昔日逢年过节的,至少两三个月就能见着一次,那时尽管他不热衷,更无兴趣,却也是顾全大局与她走着流程,保持着亲近,让父皇放心,而后到大婚之前的议程,禁止了他们的婚前见面,这才有半年没有在一起赏花,而今他提起,她却如此的看淡,倒叫他一时有些微怔,想好的话,竟然不大好出口了。

“皇上日理万机,时间宝贵,卿欢不敢打扰之,如今为公主复诊结束,卿欢这就告退……”秦芳见南宫瑞一时不言,自是想赶紧离开,免得和这位唱戏,可不曾想话还没说完,太子猛然抬手抓了她的胳膊,而后直勾勾的盯着她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