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4章 药毒,曼罗夫人

第一百四十四章 药毒,曼罗夫人

(?)

“母后,你说,那卿欢是何等的嚣张?竟敢蔑视皇兄,想要去勾引苍,苍公子!”南宫缨瑜一脸怒色的扯着太后盛岚珠的衣袖哭诉抱怨:“母后,你快帮我想想法子啊!不能由着她这么乱来啊!”

盛岚珠此刻的脸色,难看中有着一抹惊讶,她盯着自己的女儿,小声的言语:“你刚才说,皇上要请她花灯晚宴,还有叫她做花灯?”

“对啊!”公主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我听着也很惊讶呢,可卿欢她就是这么说的啊!她总不会说假话的诓骗我吧?”

太后眨眨眼,一转头:“老闫。”

“奴才在!”闫公公听传,立刻应声从一边凑到跟前。

“去问问看,是不是真有这档子事。”

“喏。”

闫公公当即应声而出,盛岚珠便亲手拿出帕子来为自己的女儿拭泪:“你呀,快把眼泪擦了吧,这伤还没好呢,可不能这么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啊!母后,你是知道的,我,我对那苍公子……早有好感,这南昭之中虽不见得,独我好,可再是谁来比,也轮不到那个声名狼藉的卿欢不是?何况,女儿可是公主啊,怎么能叫一个郡主,尤其是卿家的郡主给比下去嘛!”

一提卿家,盛岚珠的眼里就闪过了浓浓的仇怨,她咬着唇看向了房中放置着那把马刀的博古架,此刻,刀还在。但其上的折纹却是清晰的犹如伤痕。让她内心多日来强压的怒火也在噌噌的冒。

卿家。一个都城里只剩一人的卿家也敢让我的女儿如此哭泣,卿欢啊卿欢,纵然你有苍蕴护着,我杀不得你,可我也断不会让你好过的!

盛岚珠咬着槽牙,目色狠戾:“好了,你就别在哭了,母后会让那丫头日后再无可能于你面前嚣张的。”

“真的?”南宫缨瑜闻言当即抹泪笑望着母亲:“你有什么法子?”

盛岚珠没有说话。只笑着将她搂入怀中,一下下的轻轻拍着。

片刻之后,闫公公回来了,他立在盛岚珠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后,太后的脸阴沉着说到:“到底年轻,此时竟然犯起了糊涂,哎!”

“母后,你在说什么啊,谁糊涂了?”公主不知闫公公说了什么。但如此的一句话却让她好奇的发问。

盛岚珠扫她一眼:“行了,这些你就别操心了。赶紧回去好好养着自己吧!”

“哦,可是,母后,那我的事呢?”

“你的事情,母后自会处理的。”盛岚珠温柔地说着:“难道你还不相信母后的手段吗?”

南宫缨瑜当即便是笑着应声,满意的告退。

她带着下人一出去,太后就抬手扶上了闫公公的胳膊,起身往殿后的偏堂走去。

当偏堂金色的扇门被拉开,盛岚珠迈步进入后,她摆了手:“去请她来。”

闫公公应了一声,折转出去,盛岚珠便在这偏殿内一面抚弄着屋内盛开的花朵,一面目露谋算之意。

没过多久,偏殿的门一推,一个全身笼罩在黑纱之中的女子,顶着同样黑纱的罩帽毫无声音的迈步走了进来,静静地立在门口。

一抹凉意从盛岚珠的背后爬升起来,她头也没回的言语:“来了?”

“嗯。”很轻的一声应,听不出恭敬与情绪,黑纱包裹的身躯更不曾弯曲一分。

“哀家想让你再多做一件事。”盛岚珠说着回头瞧望着她,目有期待。

但黑纱女子却不言语,只那么站在,似在斟酌犹豫,又似根本没听见一般,而黑纱透着一份神秘的同时也透着一份漠色。

“曼罗夫人,哀家在等你的回答。”见她这般,盛岚珠面有不悦的提醒。

“多一桩事,双倍的钱。”黑纱下女子的声音略带一丝沙哑:“少一个子,不接。”

盛岚珠的唇紧紧地抿了一下,随即却笑了:“只要你能做到哀家所希冀的,哀家应了,一个子不少你!”

“谁?”沙哑的声音,淡漠无情。

“卿王府的惠郡主。”

“你是要她死还是要她残?”黑纱终于了动作,却是女子转身立在门口,显然听到答案后,就会离开。

“哀家不要她死,也不要她残。”盛岚珠说着上前两步:“哀家要她出丑,要她身重剧毒却藏于体不为人知,而后她死于蹊跷,却人人都当作是意外,或当作是她自尽,总之就是看不出是毒,是死于谋害,你行吗?”

黑纱微微一动:“先前的两个都没她麻烦啊!”

“不麻烦的话,哀家就不会请你出手了。”

黑纱下的肩头微微动了动:“有意思,一个郡主竟比两个皇子更被你在意,看来,我价钱要低了。”

盛岚珠的眼眯了一下,轻声说到:“曼罗夫人,只要你能如哀家希冀那般,哀家定然有重谢的。”

黑纱下,一只苍白细嫩的手伸出,随即一个白色的瓷瓶被送到了盛岚珠的面前。

“这个是……”

“药毒。”

“什么?”听着这样的回答,盛岚珠一脸不解。

“此物是药,也是毒,其药性,可令人如中催/情之药般,行举放浪,却又于本主来说,回归记忆中最痛,最美,最苦,最恨的四时,彼时如兽本性,自会让她出丑不堪,而后药性散去之后毒性便发,周身百骸痛如针扎,脑中更会产幻,让其认为自己头中有虫,啃咬不停,需水泡头,才能止痛,彼时,她自会于水中自尽,当然如果周围没水的话,也没关系,最终,她会痛得承受不住,而抓破自己的肌肤,咬断自己的舌头。”

黑纱女子说着,抬头似乎看了一眼盛岚珠:“相信这个死法,你会很满意的。”

盛岚珠的两眼闪着亮色,面上却有一丝迟疑:“这时间有如此强大之毒?”

抓着瓷瓶的手瞬间握紧:“如果你怀疑我的实力的话,也许我应该考虑一下加价。”

盛岚珠立刻伸手:“给我吧!”

黑纱未动。

“我会立刻让人把酬劳送过去的,当然事成之后,我也自会把额外的重谢送上。”此时的盛岚珠,已经没了端架子的兴致,毕竟眼前这位,也从来都是无视她的架子。

瓷瓶落进了盛岚珠的手里,黑纱转身推门:“此药无色无味,水酒皆容,你放心用吧!”言毕,人已出屋,一袭黑衣如鬼魅般轻飘而去。

盛岚珠捏着手中瓷瓶脸上笑靥盛放:“老闫。”

“奴才在。”屋外一声轻应,闫公公入屋候着:“太后有何吩咐。”

“传哀家懿旨,明日花灯节,哀家要在宫中设宴,宴请各王公大臣家中的世子千金,未婚者都必须到,不得以任何理由拒之。”

“喏!”

“还有!”盛岚珠的眼里透着一抹亮色:“记得去请苍公子到场。”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