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5章 花灯宴,求低调

第一百四十五章 花灯宴,求低调

(?)

“这就是你请的佛?”传旨的太监一走,姬流云就凑到了秦芳的身边,一脸笑意:“你还不是得进宫?”

“一群人总好过两个人吧!”秦芳伸手摸着额头转着眼珠子:就太后这动静来看,似乎是南宫瑞单独起意,这货难道真回头吃草了吗?

“也许吧,反正那里是皇宫,皇上要见你,也不难。”

秦芳当下眨眨眼:“应该不会的,大殿之上,他应该不屑理我才对,毕竟,我让他丢脸过。”

姬流云笑着点点头:“也是,诶,那你花灯还做吗?”

“呃……”秦芳愣住。

做,她可送把柄。

不做,又似乎违了旨意。

“你说我做不做?”秦芳真的有点为难。

“做吧,转头一个不小心弄坏什么的,送不出去不就是成了。”姬流云立时给了答案,秦芳当即点头:“好主意!”

姬流云笑着看她:“那要我陪你做吗?”

“好啊!”

……

花灯是个手工活,做出来不难,要做好看,那就难了。

秦芳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花灯节,没做过花灯,但属于卿欢的记忆,则是对花灯有些熟稔的:十六的年华,春心早已动,曾经对那个竹马的动情,就让卿欢动手做过一次花灯,只是她还不曾送出去,那少年就不幸离世,而后她把那花灯直接投进了府中井水之中,不入泾河,也就诉不得情。

秦芳因此搜寻着卿欢的记忆。本能的想照着当初的那个做。可是等到姬流云陪着她寻来材料真的开始动手了。她却忽然发觉,记忆里的那个花灯是属于卿欢的,并不是她秦芳的。

于是她没有动手,而是坐在那里,摆动着零散的东西,看着对面的姬流云趴在石桌上,用心的捏着篾条一点点的做出了个莲花般的底子。

“诶,你怎么不弄?”辛苦扎出了个底子。姬流云才看到对面的秦芳手中无果。

“没想好做什么样子的。”秦芳说着悻悻一笑:“诶,我看你倒是做的利索,是不是常常做啊!”

姬流云一愣,随即眨眨眼:“对啊,经常做。”

“果然。”秦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如此好看又有名望的药王,自然是有很多人追的。

“果然什么?”姬流云轻声问着,手上倒没停。

“你桃花应该不少。”秦芳顺口就说了出去,姬流云闻言却是手里顿了一下,随即说到:“我没桃花。”

“嘁,少来!”秦芳当即摇头:“你可是药王啊。说的跟没人识货一样,再说了。你刚说的‘经常做’……”她故意拖着音,强调他自己留下的话柄,姬流云却是眨眨眼轻声说到:“花灯寄相思,别人用来寄情,我也寄情,只是,他们是男女之情,我的,则是未知的父母之情。”

秦芳一愣:“未知的?”

姬流云看了她一眼:“是的,未知,从我记事起,就不知父母是谁。”

“你是孤儿?”

“嗯。”姬流云应了一声,便是低头动作起来,一会儿拿着绸料剪出花叶,一会拿着糨糊往篾条上粘黏,最后还拿出针线来细细地缝制,可谓是相当的用心。

“那药王谷,就只你一个人吗?”秦芳看着姬流云那专心制作的样子,心里却翻腾着一些怜惜,家里缺少一个父亲,她都觉得难受,而他却是父母都已失去,她自是有些同情的。

“嗯,师傅在我十四岁时,就把药王谷交给我,而后,他就离开了。”姬流云说着把花灯放在了石桌上,一盏莲花灯,竟这么快的就做好了,而且看起来很是精致。

“好看吗?”他轻声问,眼盯着花灯。

“好看。”秦芳肯定的点头。

“明晚,我会去给他们放花灯。”姬流云说着冲秦芳一笑:“要我帮你做个吗?”

秦芳眨眨眼:“我自己来吧!”她说着也就拿着材料动作起来。

起先,她是不打想做的,毕竟是应付差事,可是看到姬流云给他未知的父母做花灯,她不由的想到了自己在未来世界的父母,也想到了那个被流放在外的卿父。

于是,她拿着匕首削着竹节,却不是似姬流云那般劈下竹篾来,反而是削出了一块薄薄的槽底,而后剪裁粘黏的,花了近半个时辰,才做出了一只帆船。

“你这花灯挺有意思,做得如此精致,明日毁了,倒是可惜。”姬流云的眼神完全落在这帆船上。

“这个我才不拿去宫里。”秦芳说着冲姬流云一笑:“我也想让它来寄托亲情,求个一帆风顺。”

姬流云一愣点了头:“那明晚,等你从宫里回来,我们一起去放?”

“好啊!”秦芳说着又动起手来,却是拿着削下来的边角料凑活着粘黏出了一个长方形……

“你这个……”

“带宫里去的。”

“呃,也太……敷衍了吧?”姬流云看着最后的成品,无奈的笑:“明日可是去的各府千金,大约都会拿出最好的手艺来,你这可会被笑话的。”

“随便笑,反正我不打算当皇后。”秦芳说着顺手把这长方形的灯往石桌上一丢:“明日的花灯节,我走个过场就好,怎么低调,怎么来!”

秦芳一心求低调,只想应付过去就好,所以第二日上她脂粉不施,华服未穿,只选了一身干净的蓝色缎裙穿在身上,而后便拎着那盏可怜兮兮的花灯去往皇宫赴宴。

到了宫门口,下车验身入宫门,刚立在门口被人搜检身上是否带有利器,一辆华车奔至,随即宰相叶正乐带着他那“女儿”叶芳菲到了。

近两月过去,叶芳菲的肚子有些微突,即便此刻她刻意的穿了高襟襦裙遮肚,但行举之间也能隐约显出身形的变化,加之孕妇胸部都会看涨,此刻她也脸盘渐圆,倒是看着很有种花开见春的感觉。

看着叶芳菲如此精神,秦芳不由的内心赞叹姬流云医术了得,眼落在她那裙处,想着那个小生命不必为昔日自己的破局而丧命,倒也心里畅快许多,一时间便是不自觉的唇角勾了笑,想同叶芳菲打招呼,却不想此时一匹骏马载着一个粉衣女子奔至宫门,秦芳还没看清楚是谁呢,就听到那女子嘲讽满满地言语。

“呦,这不惠郡主嘛,你一个大婚之日被弃之人,竟然也好意思来参加花灯晚宴?啧啧,你脸皮还真厚呢,这么不知羞的,难不成,你还希望皇上能在今日可怜你,再让你入宫为妃吗?”

这女人言语落下时,已经骑马走到了宫门近前。

话毒,音嘲,全然的不客气。

秦芳一时看着那华衣毒舌的女子有些懵。

这谁啊?

她不认得,可怜的卿欢那点记忆里还真没这个人。

不过,她可不打算任人随便来嘲讽自己。

当下她嘴角泛起一个诡异的笑容,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