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8章 异样,我这是怎么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异样,我这是怎么了?

话音一落,本是热闹的水榭立刻静谧下来,随即无数双眼神刷刷地投射到了秦芳的身上。

这地图炮放的……

秦芳当即是咬着牙的往对面某人那里瞪了一眼,却已经是改不了整个水榭里霎那因嘲讽而引起的不爽来---这里除了那位,可都是南昭之人,这么一句嘲讽满满的话,她秦芳要是继续装弱不出手的话,丢的是南昭名士乃至南昭的脸,那她以后还怎么有立锥之地?

可要是出手的话,那些千金小姐们还不得个个心里恨死了她?只怕太后也要不爽的!

啊啊啊!前是死,退还是死,这坑……姓苍的!长得帅就可以这么坑人吗?你唯恐天下不乱,干嘛拿我当枪使?

此刻,秦芳很不爽,然而对面那位,却是一脸人家真的是有感而发的认真表情。

隔着那薄薄地纱帘,看得秦芳有种想冲过去给他一脚的冲动,可是,就算她想也不能这么做啊!

当下只能尽力的平淡而言:“苍公子这话严重了,或许南昭的名士不如苍公子您声名远播,但也是才华横溢颇有建树的。卿欢不才,得蒙名士们教导,自是内心尊崇着他们,只是,卿欢无有福气与太子妃之位相牵,也不想图惹是非,因此今日里,更不打算博人眼眸,所以能不置评的,就不置评,只在边上看着各位公子小姐的就好,还请苍公子见谅,请诸位名士多多包涵。”

秦芳说完便是朝着正中和左侧各行一礼。

她话说的可够明白的了。等于是告诉所有人她今天就打算当个边缘人的。请你们别来招我。

于是大家纷纷把目光又撤往苍蕴那里。苍蕴倒是脸上做出一副可惜的姿态,轻轻地咋舌:“啧啧,可惜,我本来还想见识见识惠郡主的风采,既如此,苍某可不敢强人所难,罢了!”他说完朝着太后微微欠了下身子,随即摇着脑袋。好像真的错失了什么似的。

秦芳瞧着他那样子,翻了个白眼,就想归坐,不料此时太后却开了口:“惠郡主虽然与皇上错失了一段姻缘,但却也是才情不低之人,今日你既然不愿意博人眼眸,哀家也不能强人所难,这样吧,特赐你一壶水酒,吃喝的尽兴就好!”

“谢太后恩典!”盛岚珠说的客气漂亮。秦芳也只能陪着伪装和睦,当下有丫头端了一壶酒外加两个菜放置在了秦芳面前的桌上。并亲自为秦芳斟酒一杯,秦芳只得端起酒来冲着太后一比,而后遮口的将酒喝下。

此时的酒水尚不够精,是以有着粮食的酸甜气,但这杯酒喝下去,微微地辛辣过后,嗓子里却浮着一抹花香的甘甜,倒是与众不同。

“惠郡主,此酒如何?”

“回太后的话,此酒微辛,回甘似花,很是好喝。”

“嗯,不错,能喝出这宝贝来!这可是先皇在世时,亲手酿下的桃花酿,本来是希冀着在太子大婚之日,用来宴请诸位的,只是……哎,谁成想,变故如此之多,这桃花酿倒无缘与诸位品尝。今日哀家邀诸位做着花灯宴,便想起这桃花酿中先帝赋予的美意,故而,哀家叫人取了一坛出来,分装了三壶,这第一壶赏给惠郡主,还有两壶,若哪位有兴致品尝,不妨好好彰显才艺!”

盛岚珠说完含笑扫看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苍蕴处:“苍公子若想得上一壶的话,可也得出手一二哦!”

太后甩出三壶酒来,立时就把尴尬的气氛又挑了起来,水榭里再度热闹比拼起来,秦芳却是只好落座把面前的菜和酒往口里塞。

她原本想着喝一杯,就让旁边的侯子娇分担些,可太后那般言语,这桃花酿的意义便是非凡,她反倒没法和别人分享,只能自己喝,所幸她的酒量不差,所以喝起来倒也没什么压力。

有了先皇酿下的酒做彩头,大家拼的也兴致勃勃,从字书,到画作,再到诗词歌赋,一时间,整个水榭都是男女交替的相比之音,转瞬间,先头拿出来的几件赏物倒是都分了出去,但剩下的两壶酒却还在那里。

“叶家姐姐,你今日怎么这般矜持,臂钏,珠链的不想也就算了,桃花酿总得去讨上一壶吧?”南宫缨瑜忽而冲着叶芳菲开了口:“那可是我父皇酿的酒哦!姐姐快去场中跳上一段‘飞云’,分上一壶去,想必叶相也会极为开心的。”

“这……”叶芳菲忽然被公主点出,脸上透着一抹尴尬:“公主见谅,这几日芳菲身子不适正在将养中,只怕,尚无体力跳好飞云。”

“叶家姐姐太谦虚了吧,去年我皇兄生辰,姐姐一出‘飞云’舞,深得美誉,连母后都大为赞赏,偏生就我没瞧到,今日里你就当为了满足我,跳上一段吧!”南宫缨瑜说完扬了一下手,立时坐在叶芳菲两侧的千金小姐便是口中说着煽动之词,人却已动手把叶芳菲给架了起来,立时叶芳菲的脸上窘迫之色更重。

秦芳瞧看着这帮女人们的举动,蹙着眉的把酒往口中又倒了一杯。

太后这是玩的什么把戏?叶芳菲已有三个月的身孕,怎能行跳舞这种事?她难道不为这个孩子担忧吗?

秦芳一时尚无答案,叶芳菲却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当下只能赔着一抹干笑言语:“公主殿下既然,想看,那,芳菲,唯有献丑,只是,只是芳菲体力怕是不足,所以只跳一小段,还望公主见谅。”

“好好,见谅!”南宫缨瑜此刻倒是一派好说话的模样,好似真的只是想看一下而已。

于是叶芳菲当即说着得准备一下,扶着身边的丫头往水榭后殿而去,而她刚进去不久。太监唱音。乃是皇上南宫瑞到了。

群臣在一次起身行礼。秦芳也躬身冲着南宫瑞的方向福身,可这一福身的,她觉出点不对来,因为她莫名的感觉到身上本舒适的衣料竟似变得有了棱角一般,擦得她肌肤有些搔痒微痛。

“诸位平身!”南宫瑞到了水榭正中免了众人后,便冲着太后微微欠身:“母后,朕来的迟了些,让您久等了。”

“皇上这话客气了。哀家是知道何为国事重要的,皇上日理万机本就辛苦,如今能拨冗来此陪哀家设宴,哀家已很是知足了。”盛岚珠说着拉了南宫瑞端坐身边,笑说着此前她叫大家如何秀才艺的事,继而又说已有佳人正在准备献技好赢得一壶佳酿,等下就由皇上来决定谁能得这两壶酒等等。

南宫瑞笑着听完后,当即应声说好,随即问了几个已得赏的人后,就把目光落在了纱帘角落里的秦芳之处。只是他还没说话,太后一抓他的手就先说自己因何赏赐了一壶桃花酿给惠郡主。而讲的时候,刻意的提及了那句,大婚之变,虽只有四个字,却让南宫瑞脸上的笑僵了一下,随即人倒是扭头去问那些公子哥儿,可有人来竞争桃花酿之类的,竟是不敢在众人面前,再把目光落在秦芳那处。

秦芳此刻却没留意到南宫瑞眼神与行举的变化,她这会儿正忙着压抑自身那汹涌而来的奇怪搔痒与怪异的痛觉,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自己身上的衣料会让自己敏感的宛若尖刀划身般的痛。

“叮咚……”忽而,编钟音起,继而流水般的琴音婉转层叠,水榭柱后,为自己加了水袖的叶芳菲,扭身搭肩的拖着一丈长的水袖碎布急出,翩然而至的在场中一个亮相。

立时,太后身边的南宫瑞挑了眉,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身侧的母亲。

盛岚珠冲他一个淡笑,抓着他的手微微地一捏。

南宫瑞抿了下唇,便是转头看向了叶芳菲,此刻他的眼里竟是有着一抹担忧之色。

下方的水榭之中,叶芳菲舞动着水袖甩摆出各种舞姿,却动作颇有牵强,不但每一个扭转都不到位的去展现她的身材,更在几次的方位转换间,都只是简单的甩摆而已,惹得两侧曾瞧望过她舞姿的人各个生疑。

“这跳的什么啊!”侯子娇看着叶芳菲那舞姿,当即失望的嘟囔:“哪里有什么飞云之意啊?哎,怎么就这么过去了?当初不是纵跃鹿跳的吗?哎呀,这,这也太不可看了吧?当初我瞧过这段的,跳的如锦云飞舞,如今跳得哪里算是舞嘛!”

她嘟囔不满,别人也是嘟囔言语,一时间,水榭里窃窃之音,叽喳起来,让跳舞的叶芳菲脸色更加的难看,最后她像是豁出去般的咬了一下牙,随即便是抓着水袖,开始了原地的旋转。

水袖飞舞,锦衣腾转,那一瞬,终于有了些舞蹈的美感,也让水榭里的窃语沉下去了许多,然而正中龙椅上的南宫瑞却是眉头紧蹙,他甚至另一只手紧抓扶手,似有要起身制止之意,但,他始终没有,因为他的另一只手被他的母后紧紧地抓着,这让他明白,自己必须忍着。

而同一时间,秦芳却觉得,有种“突突突”的声音在大脑里回想。

她明明看到的是叶芳菲舞动的裙摆旋转,偏偏那裙摆时不时的要变一下,变成螺旋桨飞速的急转画面。

不,不对!

秦芳使劲的攥了自己的手,而后摇了摇脑袋,螺旋桨的画面消失,面前依然是叶芳菲旋转的舞姿。

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想起这些?

秦芳不解,但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并将撑在桌上的右臂从桌上慢慢缩下,而后仗着大袖遮挡的,立刻在内开启自身的状态检索,因为她想弄明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