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2章 扑倒,压他在身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扑倒,压他在身下!

按说和苍蕴这样的高手过招,谁作为攻方先出手,便是谁占一点优势,毕竟防守比攻击更为不易。

但秦芳只所以选择让对方攻击,是因为她想要赢的情绪已经被光脑全然接收,当她沉浸在莫妮卡嘲笑的幻想里时,光脑自动的在她的脑中传递出了智能评判得出的最优结论-适用防守反击,建议类别:咏春、巴西柔术。

中国武术那是博大精深,而咏春拳作为压制性拳种,破势制约的方式和巴西柔术的反关节,可谓是异曲同工。

但,秦芳作为一个战地军医,是不能学习咏春拳的,因为外科手术对一双手的精准操作极高,而拳类的训练,都逃不开大面积的击打,那可是会让拳面的神经坏死的行为,所以秦芳只是学习了巴西柔术而已,但好在巴西柔术的反关节制约,也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秦芳捞开了碍事的裙面,好让自己等下好实战各种锁术,并对苍蕴发出了攻方邀请--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能让她选择最行而有效的方式。

看到秦芳给自己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苍蕴的眉挑的更高。

他很清楚,秦芳虽然有两下子,但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而刚才她那浑身发烫的状态,也让他明白秦芳现在的选择很可能是逼不得已。

可是,再怎么逼不得已,也不必要自己先动手吧?难道她不明白,自己一旦发出攻击,可断没落空的道理……

“上啊!”

“一招放倒她!”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眼看惠郡主摆出了邀攻式。苍蕴却没动。立时有人不满的叫出声来,随即贵女们也不甘示弱似的开始叫嚷起来。

“苍公子,出手吧!”

“对啊,出手吧,是她狂妄自大,你教训她是应该的!”

“有些女人自以为是,你不出手,她只会更嚣张!”

此起彼伏的煽动之音。全数是要苍蕴动手的,并无一人帮秦芳说话,而越是这样,苍蕴就越不想出手,正当他考虑自己是不是向太后要求结束这场对斗时,忽而一个身影从左侧的宴桌后冲出,直剌剌的奔到了秦芳的身前,将其一挡的冲苍蕴行礼:“苍公子,惠郡主已经站立难稳,怕是酒醉不轻。苍公子您还是大人大量,不要与之对手了吧……”

苍蕴看到冲出来的侯子楚脸上挂着担忧之色。那挑起的眉当即下放,眼却是眯缝了一点。

“侯公子!”此时,太后不悦之音高声响起:“哀家先前说的清楚,惠郡主赢了苍公子才能离席,你此时跑出来说着劝退之话,莫不是没把哀家放在眼里?”

“子楚不敢!”侯子楚当即下跪:“子楚无意阻挠太后雅兴,也更不敢轻怠太后半分,只是,只是苍公子乃天下第一的高手,又是到南昭来做客的,如今他与一个醉酒的女子比武,传出去,无论输赢,只怕都会被人说是欺负一个女子,这可不好听,是以才……”

“用不着你操心!”盛岚珠闻言喝音更重:“苍公子不用剑,不用内力,已经让了她,何来欺负之有?你,退下!”

侯子楚闻言似乎还想求辩,只是话还没说出去,一旁就过来两个太监前来架他,他当即抬头看向太后,就看到了太后那阴鸷的双眼,结果他唇翕张了两下,没能再言语一句,只能被两个太监拖去了宴席的一边。

他候家虽不问政治,却依然是南昭的家族,是南昭的子民,如果惹恼了太后,候家可会因此遭灾,是以侯子楚立时感觉到那份无可奈何,终究只能担忧的看向秦芳,不明白怎么一个花灯宴变成了这样。

“苍公子,惠郡主已然等你出手,你还在那里犹豫什么呢?”看着侯子楚被拖下去,盛岚珠立刻催促苍蕴动手,苍蕴闻言眉一簇,扭头看向了太后:“太后,侯公子所言很有道理,不管是因为如何,苍某今日和她对招,都势必会招致恶名,毕竟她只是一个弱质女流,还是个喝醉了的,苍某已不想和她……”

“你说谁是弱质女流?”苍蕴推诿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秦芳不满的怒意给打断了。

他惊愕的回头,不明白这女人怎么不知自己这是在帮她安然下台,却不知道,此刻的秦芳根本已经被药性催失的几乎无有清明--她的脑子里全是莫妮卡的嘲笑面孔,而身体里升腾着的炙热更煽动着她不服输的劲儿,所以当她听到弱质女流这四个字的时候,就像是提囤积的炸药被丢进了一把火。

瞬间,她就炸了!

“你要不敢动手,你就是缩头乌龟!”秦芳冲着苍蕴完全是怒喝,但实际上,这个时候她的眼神看着苍蕴,脑海里却偏偏是莫妮卡!

可是,苍蕴不知道啊!

一个大男人,一个早已盛名在身的骄傲男人,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甘心做个缩头乌龟呢?

于是,苍蕴看着秦芳点了点头,随即说了一个充满气结的字:“好!”而音出的那一瞬间他就动了,直朝着秦芳奔去,竟是快如流星一般,秦芳甚至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感觉到眼前一花,下一秒头上盘起的一缕发辫就垂落在了肩头,而苍蕴已经迅速退开站在她的对面,手里拿着她先前簪着发缕的珠花。

“还来吗?”苍蕴眼里闪着一抹轻嘲,毕竟秦芳先前的挑衅在他看来是愚蠢之极的。

“来!”可是秦芳怎会甘心输呢?要知道现在她的眼中没有苍蕴,只有莫妮卡的嘲色。

“好!”又是一声答,苍蕴朝着秦芳一奔,秦芳也是朝前一抓,就想抱住他伸过来的臂膀来个大摔。但……她抓了个空。苍蕴身子诡异的一转。她什么都没捞到不说,另外一边的发缕也垂在了肩上,而苍蕴的手里又多了一支珠花。

“还来吗?”他问着,眼里嘲色可未减少一分。

“来!”她的眼里充满的不甘却再重一分。

“好!”

再一次对招,她扑空,甚至因为惯性,跌倒在地,而他的手里又多了一件饰品。

“还来吗?”

“来!”

“好!”

“还来吗?”

“来!”

……

几番对招下来。秦芳是一点便宜没占到,甚至她连苍蕴的衣袖边都没能摸到过,而她头上仅有的几件饰品不但被他抓空,致使她披头散发,更连耳朵上的坠子也被她一并摘了去,好不难堪!

“……”苍蕴看着被自己摘完了饰品的秦芳,动了下嘴唇却没再说出话来。

一是,对方身上貌似已经没有什么是他可以摘的了;二来,秦芳的眼眸里攒动着的那种光芒,竟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虽然他很清楚对方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那种目光。就似看到了仇人似的,盯得他到底有些别扭起来;三者,对了这么几招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虽然秦芳不领他的情,出口嚣张,但看着她那脸颊红得几乎滴血,他倒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毫无意义,所以这一次,他也不问了,觉得可以收摊了,当即就打算这样算了。

心中这般想,他捏着手中的饰品向她走去,打算还她了事,可他着一动步,秦芳也动了,整个人竟是身子朝着地下就跪,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一般,苍蕴看到,自是本能的上前去扶,结果在他的手刚扶上秦芳臂膀的刹那,秦芳猛然一个反手制住了他的胳膊,随即竟是身子一扭,凭借着这一扭一甩的劲儿就把好心扶他的苍蕴直接一个大背式摔了出去……

苍蕴在她扭身的瞬间,明白自己着了她的道,当下就想出手对抗,但她的手,滚烫似烙铁,隔着衣料,都能让他感觉到那份吓人的温度,那一瞬间他犹豫了,但这一犹豫也丧失了最佳的逃脱时间,等到他意识到自己被她扭摔起来时,他已经什么也做不了的被摔了出去!

“嘭!”他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点责备自己怎么可以犹豫,然而就在这一瞬,一个身影似猫儿一般扑跃着就整个的压在了他的身上……而后,一动不动,只滚烫着,压着他……

这是……什么……招数……

苍蕴懵了,他和人对斗没有千场也有百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样的,扑倒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的招数……

其实,秦芳的本意是扑上去后,就击打目标的颞骨处!

这是一个基本的防守反击动作,她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当然是本能的连串使用,可是,当她扑倒在他身上的那一瞬,他身上的松柏气息窜入了她的鼻息,她忽然意识到身下压着的根本不是莫妮卡而是苍蕴。

而更糟糕的是,她一意识到,她体内的药性竟然在发觉身下压着的是个男人后,立刻就沸腾起来,那份热度转瞬变成了酥痒,麻得如电流过身,竟让她全身瘫软,整个人都彻底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啊,好舒服的胸膛,软中有硬,还带着微凉……嗯,这弹性,这舒适度还真不错……哎,我好热啊……要是这凉能再凉点就好了……嗯……快给我,冰冰……

浑身发烫的秦芳趴在苍蕴的身上,自然觉得微凉里一片舒服,而脑袋里全部充斥着这样的感觉,让她再次忘记了身处之地,只贪恋的趴在他的身上,如赖床的孩子一般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而此刻被她压在身下的苍蕴却没有推开她,只因为,那份滚烫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的情况不对,而当他想着要怎样才能化解现在的尴尬,并能带她离开此境时,却看到了她那张满足的脸,莫名的他脑袋里就空滞起来,什么都不愿意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