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3章 我亲,我亲,我亲亲亲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亲,我亲,我亲亲亲

(?)

但,南宫缨瑜犀利的尖锐之音,传进了两人的耳膜里。

“啊!你怎么能压着他!贱/人,快给我起来!”南宫缨瑜说着人就向往场中冲,但好在身边的宫女死死的拉住了她,才没让她这个公主过多失态。

“成何体统!简直不知羞耻!”而太后的喝骂也追随而来:“你还不快去苍公子身上下来!”

秦芳脸上的满足之色僵硬了一下,随即变成了羞窘。

被这刺耳的喝骂换回点点清醒的秦芳当即就想赶紧下来,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绵软无力不说,更诡异的是,她竟然想蹭,想黏,想要死死地赖在他的身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就这么待着……

“天哪,她竟然扑到他身上……她怎么可以啊!”

“就是啊,你看她还压着不起来呢……”

“哎呀,好恶心啊!苍公子是什么人啊,她这种不贞之人,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的恬不知耻!”

更加不满的言语此起彼伏,它们接二连三的闯入耳膜,让秦芳挣扎在理智与迷茫中,而她身下的苍蕴却像听不见这些话一样,只是瞧望着她,任她压着自己。

忽而,秦芳的脸上泛起一抹怪异的笑容,随即她竟然迅速地低头,亲了苍蕴的唇一下,立时,苍蕴眼里的淡色消失,有的全然是惊讶与难以置信,而在那一瞬间,水榭里所有的喝骂与激动都变得鸦雀无声,只有一个接一个的抽冷声。

柔软微凉的唇。似香甜地果冻一般。让她感觉到美妙。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碰触。但败给了药性的秦芳,在初尝唇的柔软美好后,便立时像喜欢上了一般,再度低头又亲上了他的唇。

“啊!”终于有人受不了的大叫,是公主,而随即更多的声音发出,带着震惊,不容。与稀罕。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秦芳,却根本听不见这些声音,她只是觉得这唇亲吻的感觉非常的好,好的她贪恋不说,就连身体里躁动的滚烫都能得以舒缓。

所以,她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开始了她笨拙的亲吻工程。

我亲,我亲,我亲亲亲……

而她身下的苍蕴,目色从震惊。到疑惑,再到尴尬……

“来人。快给朕把他们两个分开!”终于,一直隐忍不发的南宫瑞看不下去了,当他命令着太监和侍卫前来分开两人时,躺在地上的苍蕴,一伸手抱住了秦芳的腰身,身子一个翻转打滚,就带着她一起从地上直立而起,刚一站定,浑身发软的秦芳就全然倒在他的怀里,似没了骨头一般。

苍蕴当即将她一捞打横抱起:“皇上,苍某和欢欢可能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还请见谅我们的退席!”

一句话将将丢出,苍蕴便抱着秦芳飞奔出了水榭,根本不等皇上的同意,就带着她几个纵跃,离宫而去了。

水榭内,一派寂静,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惊骇着大眼瞪小眼。

惊讶着苍蕴的离宫方式,惊讶着他对帝王与皇家的看轻,更惊讶着适才他那句话里的某个词!

欢欢……

很多人不能相信的扯了扯耳朵,因为他们可是头一次听到苍蕴的口中冒出这么一个充满了暧昧与亲昵的称呼。

而更多的人,是觉得匪夷所思里又啼笑皆非。

他们不是对打来着吗?不是苍蕴把惠郡主像猫儿戏鼠那般逗弄来着吗?

怎么突然间,惠郡主把苍蕴摔出去后,两人就突然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侬我侬的如胶似漆了呢?

苍公子竟然叫惠郡主欢欢?还说独处,还说了“我们”,莫非他们两个早就……那先前干嘛还对打啊?莫不是……打给太后看看?

没有答案来标榜真相,那就会被寻出无数的答案来。

于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被瞬间发酵了不说,大家心中的疑惑与不解,也在片刻的寂静后,轰然爆发起来。

公子,贵女们开始纷纷交头接耳,表达着惊讶与不解,甚至,更多的是好奇,好奇这两人到底什么时候凑在了一起,更好奇皇上和惠郡主退婚的真相,一时间不少人心里都想着:该不会退婚的真相就是皇上被挖了墙角吧?

众人一时都在各色神态的揣摩猜疑,而场中立着的太后盛岚珠,唇紧紧地抿着。

她期待着惠郡主的出丑,可是丑才刚看了一点,就戏剧性的转变到她不能理解的地步,更甚至,才看到卿欢开始放浪形骸,苍蕴竟然就把人给带走了,不但叫她看不到卿欢的丑态,还更让她觉得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为何?

还不是因为苍蕴带人离开的方式!

就算他不是南昭的臣民,那也是做客的人吧?就这么带人走了?这也太不给皇上和自己一点面子了吧?虽然说,对方离开时还是打了招呼的,可连批准都没等的就带人直接离开,还是飞纵出宫,这,这让皇家的脸,往哪里放啊!难道皇宫是勾栏之处,想出就出,想进就进?那宫门三丈三的围墙,是画的吗?

盛岚珠呕的是皇家脸面,南宫瑞却是一脸的恼色与不解。

他也恼苍蕴的带人离开,却不是恼着皇家脸面的折损,而是恼着,他怎么可以带走她!更不解着,他们怎么会这样!

难道,他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可是,这不对啊!

南宫瑞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大婚的时候,听到卿欢不贞的传言,他以为是母亲的把戏,所以当天大婚之上,他也只是顺着母亲的意思,给卿家一个侧妃之名来好生羞辱一番。

但谁料,一切的变化都让他措手不及。先是卿欢一改常态。不再懦弱胆怯。反而宁可解除婚约也不做他的侧室!

他可是太子啊,是未来的皇上啊,侧妃也会成为身份尊贵的四妃之一,只是不算正妻不为后罢了,可对方竟然在文武百官之前,羞辱了他!这让他气结,也让他恼恨,而从大殿上回去。父皇的言语,却让他心里更不是滋味,但这还不够。

叶相的出手让事情走进了另外一个方向,他那时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虽然结果是他提前登基为皇了,但父皇的暴毙,让他根本无法安心的坐在龙位上,因为他自己知道,他还有两个在外的兄弟,等着他处理!

那时的他很惶恐。但已没得选择,母后要他国丧结束后。就娶叶相之女为后,他没多想的答应了,毕竟,那个女人很讨他的喜欢,而且叶相也的确捏住了自己与母后最致命的把柄,不过,一切都还有可能转变的,娶她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他需要的是时间。

但谁料,叶芳菲竟然怀了他的孩子,那时他才明白,叶相为了把他自己的外孙变成南昭国的未来之王,竟然连他都算计得如此之深!

被愚弄的愤怒,让他故意拖着叶芳菲,不提入宫之事,心中唯一的安慰就是还好,他得到了苍蕴的帮忙,他还不算失败。

可是,今日看到他和卿欢在众人面前如此行举放浪,他忽然有点不相信,他和卿欢之间是清白的---是的,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是清白的,因为当日苍蕴出谋献计说要帮他消除影响时就说过,卿欢不能死,而他愿意和卿欢传出些许绯闻来,就是为了让他这个皇上不沾骂名,让他这个皇上,可以理所当然的化解当时的问题。

而后等到过些时日,大家都淡漠了,遗忘了,他便离开南昭继续他的周游,至于卿欢,那时候谁又还记得她!

可是,今日,苍蕴竟然如此的带了卿欢走,这让他起了疑心。

到底,这只是为了消除影响的继续作假,还是……他们真的已经在一起了?

“母后,我乏了!”南宫瑞尚无答案,没了苍蕴变彻底失去了兴致的南宫缨瑜,黑着脸的要求退场。

眼看女儿如此,大殿上的各位又神色各异,盛岚珠当即叹了口气说到:“乏了,就该休息,反正此时,哀家的好兴致也没了!皇上,不如,就散了吧!”

南宫瑞心里烦躁,自是应声说好,当下大家行礼,太后,皇上乃至公主便退了,众人也三三两两相聚着由太监领着退了出去。

“哥,你想吓死我啊!”侯子娇一到哥哥身边,立刻低声抱怨:“这么多人都没一个敢直剌剌的给她出头,你倒窜出来,你是王公贵胄吗?你想让祖父罚你跪祠堂吗?”

“好了,别说了。”侯子楚的眉蹙着,一脸的郁色。

侯子娇见状白他一眼:“她让我给你带句话的。”

“什么?”

“远离她才能远离是非。”侯子娇说着冲他悻悻一笑:“我觉得还真的挺有道理的,所以,哥,你还是,认清现实吧!”

侯子楚闻言咬了下唇:“那你呢?”

侯子娇叹了一口气:“他自始至终就没看我一眼,我呀,也不想了,高的我够不到,我还不如在那些低的里面,选个最高的!”她说着把手里的花灯直接塞进了侯子楚的手里:“哥,你可别真当她什么都行,你看,这是她做的花灯,六七岁的丫头都做的比她好呢!”

侯子楚立时打量手里那盏和自己小妹做的形成鲜明对比的花灯。

两息之后,他笑了起来。

“你也觉得她这灯好笑吧?真不知道她怎么好意思拎出来的……”

“我不是取笑。”侯子楚看着手里那盏简陋的花灯,眉眼里都透着一抹欣赏:“像她这样如此内心高傲的女人,世间可少有。”

敢蔑视皇权,敢对皇家的要求如此敷衍了事,他相信,卿欢是这世上,唯一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