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5章 情侣,这是什么情况?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情侣,这是什么情况?

如此调情的一句话,还带着些许的轻嘲,就散在他的耳边。

苍蕴惊讶的本能将她推开了一点,不明白她怎么这么和自己说话。

可是推开后,他反而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她这个说话的人,那脸,红如霞,那眼,媚如丝,一双粉唇还轻轻地噘着,似不满的娇嗔着,再加上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怎么看,都是美人娇态的嗔色,似责怪着他不懂的美人情怀,让人反倒觉得心头扑腾腾的……

扑腾,扑腾……

被自己耳膜里的心跳声给震住的苍蕴,足足愣了三秒才赶紧地转了脑袋,不去看她那张竟然让他感觉到勾魂摄魄的脸。

他见过许许多多的美女,各色妖娆,各种滋味,早已觉得看淡了一切的美色,更不会为谁去怦然心动。

然而,就是这么奇怪。

秦芳是美的,却非倾城色,从早先的相遇到他的有心关注,他对这张脸都没有惊鸿之态,可是,却在此刻,他的心扑腾着似要从胸口给蹦出来一样,这让他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

于是当下,他甚至都忘记了对于她没有脉象而惊骇的事,反而是震惊着自己怎么会这样!

“哈尼,你干嘛推开我?”秦芳此刻的眉蹙的更加厉害,脸上也有了些许的不悦,她伸出双手捧上了苍蕴的脸,而后固执的把他的脸扭转着对上自己的视线,而后她竟然直接一揪他的脸蛋:“喂,不许给我使性子啊,不然我以后再不陪你了啊!”说完她不等苍蕴反应,笑着推搡开他,自己一个转身在水里扑腾着游了起来。

“……”苍蕴彻彻底底的傻掉了……他甚至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揪过的脸……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中的这是催/情药。还是癫疯药,怎么整个人,那么。怪怪地……

怪,或许。此刻的秦芳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怪异的,可是她却不会自知,因为此刻她已经沉积在昔日的回忆之中。

那是一片美丽的海泽,海水蔚蓝似青,透晰着底下的细腻白沙,而天的蓝,与水色融在一起。全然的海天一色,让人几乎看不到海平线。

热带风情的椰子树下,铺着彩条的浴巾,那个优秀而白净的男人就斜躺在那里看着她。一面目色爱恋,一面又轻声抱怨着她总是忙得见不到人,让他难得一见。

初恋的失败告终后,她一门心思的想要成为战地的玫瑰,而她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她成为了一名军医。也由此认识了那个为部队提供先进科技的男人。

白净的书生面孔,永远不变的防尘衣,以及他每次看到她时,都会送上的一个别人不曾见到笑容。

军医常备军备的维护,军备系统的升级。让她每个月都会到技术科报道一日。而那一日,他就会在她的身边,从一丝不苟的介绍所有硬件软件的变化,再到的关注她们军医的所需,最后到了她个人情感的树洞。

他陪在她的身边,用技术宅男的慢节奏,悄然的融进了她的生活里。

只是,她不说,他也不说,直到,那次的意外让她失去了右臂后,他却立在她的身边,表示要和她在一起。

那时,她很惊讶,问他为什么要选择将成为废人的自己。

而他不是说着那些什么照顾你一辈子,或是我是你左膀右臂的肉麻话,反而是伸手推了下他鼻梁上的镜框,认真地说到:“相信我,我会为你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手臂。”

笨拙而又诚恳的男人,示爱的方式都是那么的不靠谱,但是她却明白,他想表达的爱意——还有什么比让你重获健全,更值得拥有的呢?

所以,她成为了他的女友,而上天也眷顾了她,父亲或许为了补偿她,给她了最高科技的义肢,而后,那个白净的男人亲自为她做了接驳手术,不但如此,还将最先进的科技技术研发制作出的医疗芯片以及光脑也植入其中,并且将她的光脑还保持了最高极限的升级级别,这让她就此真正的获得了新生的机会,甚至,比过去的她,更加强大。

于是,她成为了战地里传奇的存在,更用自己的一双手,救治了许许多多的战友和在战地中遭遇炮火的无辜平民。

而她也渐渐发现她爱上了那种救死扶伤的感觉,爱上了那种在硝烟弥漫的战地,为他人带去生还希望的感觉。

就此,她更加专注于战地救治,专注于出征每一个任务。分配给她的,她完美完成,没分配给她的,她也主动申请。

结果,她活跃在战场上的时间是越来越多,而和他本就稀少的相处日子就更加的少了。

当她成为了上将的那一天,她身穿着军人的制服站在红旗下,只觉得自己内心洋溢着热血,而一回眸,看到的是他站在对面,无奈的苦笑。

“我们分手吧。”他对她轻声的言语:“我爱你,但你并不爱我,你爱着的是你身为军医的使命,你爱着的是救死扶伤的每一个可能,而我,还会做你的树洞,你的后盾,你的技术支持,但,我不能再做你的男友了,因为我需要一个妻子,和我走进家庭。”

她没有伤悲,有的只是唏嘘与无奈。

因为这个男人说的没有错,她爱的是她作为军医的使命,也因此,当她放下这段感情时,所有的失意,不过三天罢了,而之后的她更加活跃在战场上,不再有任何的牵挂。

这个男人叫做米勒,曾是她的男友,而现在,只是她的技术后盾与私人树洞,而他虽然说要去找个家庭,但至少在秦芳出发去完成这次任务时,依然是单身一个,甚至,连女友都无。

当然,这是之后的故事,而此刻的她。还沉浸在那段他们曾经恋爱时的回忆里。

那是一个任务完成的假期,她和他去了那片美丽的海滨,在那个海天一色的蔚蓝里。和他一起享受着情侣间的爱恋时光,因为她从内心里一直认为。那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光。

“在那里愣着做什么?”把河水当成海水游弋的秦芳回头冲着苍蕴招手:“不来追我吗?再不追我,我以后可不理你了呦!”

那张红红的脸上,全是明媚的笑容,而她冲着他摆手的样子,怎么看,都很是亲昵。

可是……

我们有那么亲昵吗?

苍蕴眨巴着眼睛:他抱过她。还把她变成了与自己互生情愫之人,但所有的一切可都是假象,都是做给一些人的看的,而他早已和她谈的清清楚楚。甚至把自己内心的真实也都告知了,他确定她是心知肚明的。

可是现在……她怎么……

“喂,卿欢!”苍蕴不解的思索时,陡然发现河面上又没了秦芳的身影,为怕她再次把她自己当鱼的死命往河底扎。他之好再度游进河水里,去找她,而后再将她给带出水面……

“我就知道你要来找我!”她笑着言语不说,还把一双手搂在了他的脖颈上,整个人亲昵的挂在他的身上。丝毫不觉的尴尬与羞涩,反而是得意得笑着。

“我当然得找你,总不能让你淹死吧!”苍蕴不明白她怎么这个模样,只能归结于药性让她迷失了心智,所以听到她这么说,顺口接了一句,就想把她再度带到河边去,可谁知,秦芳却忽然像是玩性大作,她猛然的抱着苍蕴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一口,而在苍蕴错愕的那一瞬,她猛然一个下压,竟把他往水里摁。

猝不及防的苍蕴登时喝了一口河水,反手抓着秦芳往下一摁,自己就浮出了水面,随即怕把她伤到,又赶紧拉她出水:“你又干……唔……”

唇被封住了,秦芳滚烫的唇封住了他柔软的唇,而那双滚烫的手臂也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颈。

双眼圆睁,苍蕴一面感受着她唇的那份滚烫一面又觉得混乱不堪。

她怎么,又亲了我……

刚才在大殿上,她就毫无顾忌的亲了又亲,而现在,在河水里,她又继续……

唇轻嘬着,灵巧的舌,却偏偏似顽皮的小蛇一般,固执的在他的牙齿前撬钻着。、

那份滚烫,让他的内心不觉腾起一抹热度,即便是周身沉浸在水里,也还是觉得有些燥热。

“嗯……”许是舌无法越过他的齿,到达她想去的地方,她不满的哼唧起来,就连身子都撒娇的在他的胸口扭动,那一瞬间,湿漉漉的衣料包裹着柔、软蹭刷着他打了个哆嗦,齿也毫无预警的张开,立时她的舌就窜了进去,勾起了他的舌,与之交汇,共舞。

唇舌相缠,亲吻在无意识间,变得深入。

秦芳紧搂着他的脖颈,吻的忘情,而他也被这份炙热包裹的,沉醉。

忽然,耳中传来一些隐约的欢笑声,苍蕴陡然发觉自己和秦芳此刻的状态,他立时推开了她,仓惶的瞧望她,而此刻的秦芳却是不满地噘起了嘴巴:“你推我?哼,以后人家再不和你亲亲了!”

哈?

苍蕴面对这样的威胁,脑袋嗡嗡作响:这什么和什么啊?

但他也没时间去找答案,强劲的内力让他听到已经有人往这河边来放花灯,他自然是要带着秦芳迅速逃离此处,以免被人瞧见的。

可是他听得见,秦芳却听不见,她像是使着性子一般,就往河水更里面游,苍蕴只得抓着她说到:“卿欢,你清醒点,有人来了,我得带你走!”

“有人……来了?”秦芳眨巴着眼睛,似乎不明白他说什么,但还是被苍蕴给拖着游到了河边上了岸。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被人看见,可真就麻烦了!”他说着好心的把自己那件袍子往秦芳身上裹,但岂料秦芳忽而一瞪眼:“看见怎么了?我们不是情侣吗?还不能给人看了吗?你什么意思啊?”

苍蕴傻眼:“什么?情,情侣?”

他没听错吧?他只是说过几次要对方做他的妾室,不都被断然拒绝了吗?怎么忽然间,他们两个就成了情侣了?这,这到底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