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6章 脸红红,被反调戏的某人

第一百五十六章 脸红红,被反调戏的某人

苍蕴完全不能理解,怎么眨眼间,自己和秦芳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情侣。

“对啊?大家不都知道的吗?”她说着冲他一笑,再一次的抬手摸上了苍蕴的脸:“你啊,害羞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诶,你皮肤好像变嫩了哦……”

害羞?变嫩?她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让他觉得背后汗毛竖立的话啊!

苍蕴抽了下嘴角,又瞥了下她在自己脸上不安分的手,无奈的抓下……而后拖着她就要离开。

是的,他虽然不清楚此事的秦芳到底再说些什么,但他也没工夫去计较,因为他可不想被人撞见他和秦芳两人这样衣衫不整,外加狼狈不堪的立在水中,所以他决定还是先带秦芳离开再说。

只是秦芳很不听话,她像是离不开水的鱼一般,当脚一离开水,就开始扭转试图回到水中,而且眼看自己离水远了,就不满的大喊,苍蕴耳中听得那些人陆续相近,最后只能再次点了秦芳的穴道,扛着她就往一旁最近的林地冲了进去。

奔到了林地深处,在确定不会有人看见他们两个后,他才停下脚步,把秦芳从肩头放到地下,结果顺势扫她一眼,登时吓了他一跳,因为秦芳的脑门上竟有红剌剌的两根血条。

苍蕴愣了一秒,立时伸手给她点开了穴道,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他也明白过来,只要自己封住她的穴道,她体内的药性散不出去,那就会逼得她流鼻血,而之前那次,本只是一个鼻孔在流血,现在却是双管齐下,只怕他封住她的时间再长一点。很可能她就会全身血脉爆裂而亡。

“这是什么药,如此霸道?”他嘟囔着,疑惑不解。而此刻的秦芳许是因为药性的憋性,人竟有些昏厥般的迷迷瞪瞪。

苍蕴看她那样。忽而想起了先前她毫无脉象的事情,急忙抓起了她的左手再次号脉,这一次,有了脉象,却是极为杂乱无章不说,更有两股子内劲在她体内流窜,一股子炽热。汹涌,一股子则是清凉,散淡。

“这是……”苍蕴的眼眨巴了两下,唇抿住了:难道是师弟给她体内置了一丝冰蚕术的内力?

这个世间。内心功法虽有百种,但归根结底修的不过是气和劲,以及速这三种。

而他和姬流云所修的功法,却完全不是这个路数的,因为他们修的是天下独脉传承的一套真经功法。

何为真经功法?能纳天地之气。修自身之鼎,故而,人有生死,鼎有阴阳。

其实这个说的简单直白一点,就是靠自身的天赋之体。收天地之气,修天地之功。

这套功法在传下来的时候,师父刑天就说过,这功法不是谁都能学的,得看命!

何为命?就是是否有至阳至阴之体,而他,恰恰是天生火体,因而才有资格拜在刑天门下,后来得到机会,学习这套真经的阳决烈龙术,而姬流云则是那个至阴之体,修的是这套真经的阴决冰蚕术。

阴阳相生相克,又相辅相成,他与姬流云两个主着这套真经功法的生与死,所以当他发现秦芳的体内竟有一丝清凉内力时,他自是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师弟,以为是他为了保住秦芳的性命,而特意给她置入一丝内力来护住她的心脉的——免得,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师弟来不及救治,那自己或许会失去一个救治那人的机会。

只是,就算有了这丝内力,却也不够乐观,因为这丝内力非常的散淡,而那份炙热倒是来势汹汹。

看来,我得带她去找师弟才行。

感觉到秦芳此刻情况的糟糕,他决定抱她回卿王府找师弟援手,只是还没等他把她给扛起来,她倒是忽然睁开了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醒了?好点了吗?”看着脸有血水的秦芳跟花脸猫一般,苍蕴好心的拿着自己湿漉漉地袍子给她抹了把脸,可才把脸擦干净,秦芳却是看着他开了口:“给我照相吧!”

照相?

一个陌生的词汇,让他完全猜测不到其意,而秦芳却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在苍蕴的愣神里,已抬手扶上了身边的大树,而后扭着身子的往上一靠,冲他笑得是妩媚迷人。

呃……

这是……

苍蕴挑着眉,抿了下自己发干的唇。

他不明白她这是干什么,却在这片最后的落日余晖里,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诱惑。

是的,诱惑。

衣衫不整却因为湿漉漉而贴在她的身上,不但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还若隐若现着她内里红艳的肚兜。

而先前的破损已显露出的肚兜部分,正包裹着一对浑/圆,于紧贴中,彰显着它们的饱/满与蓬/勃。

这是一个女子的性/感,让他这个正常的大男人,立时就干了嗓子,热了心肺。

“你……”他想表达什么,却发现口若悬河的自己有些找不到词汇,而他只是发出了一个字音,她却笑着再度扭身,这一次,她竟是抬起一脚踩在了树干裸在地表外的虬根上,而后身子来了个后仰……

并不大的后仰弯度,却让她的胸隔着衣料高耸,而发散垂在身后,恰那一点残阳的光穿透了密林后散来的朦胧之光将她完美的勾勒出光晕……

立时,苍蕴就感觉到自己的心,扑腾腾的跳的飞快,好似看见了世间最美的女神……

“好美……”不由自主的,赞叹之音从口中溢出,而面前的女人,再一次的换了身姿……

苍蕴的身子有了些微的颤抖,因为,此刻的他,看到的是秦芳各种各样彰显美感的姿态,时而清纯可爱,时而慵懒妩媚,时而性感热辣,时而干净清新……她百变着,在落日的那点余晖里。不断的切换着美丽,看得从来没见过女人摆出这些姿态的他,一时竟傻傻的立在那里。再说不出一句话。

苍蕴陷入了这残阳下蜜色的诱惑中,而秦芳却沉浸在回忆里无法自拔。

此刻的她。眼中看着苍蕴,脑中却是米勒,而她更全心全意的凹造型,享受着拍照的愉悦。

女人,总是爱美的,即便她是军医,是活跃在战场上。终日烟尘土灰的一员,但,在自己的恋人面前,也愿意呈现出最美的时刻。

只是。她美是美了,却不知道,她这种在2080年见惯不惯的事对于一个异时空里的古代男人来说是怎样的限制级举动,所以,当残阳的余晖彻底消失的刹那。苍蕴发现自己的鼻子有点痒,而下巴更湿漉漉地了。

吞咽了一口唾沫,他伸手抹了下下巴.

当发觉自己的指尖竟然沾着血时,苍蕴才惊觉自己竟流了鼻血。

立时比此刻的内心亢奋更汹涌而来的是震惊与尴尬,他立时慌乱的擦抹鼻血。心道自己今日真是丢人到极点,竟然也有这么定力不足的时刻!

其实,也不是他定力不足。

而是最为一个古人,他根本没机会见到哪个女人如此毫无羞耻之心的大摆诱惑造型,再加上他又修的是阳决,并且到此时此刻,都还是童子身,自然是会内心火气冲冒的很是厉害,所以流下鼻血,也实在正常的很,谁让面前的那个女人已经摆造型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何为发指?

此刻的秦芳已然侧卧在这片落叶层叠的林地上,衣衫半露着香肩与肚兜,而发则湿黏在脸颊与脖颈处,偏她又侧卧着,一手撑地,一手拨弄着她湿漉漉的发在唇边,怎能不看得他这个大小伙子,心头喷血?

如果可以,他真得想出手点了她的穴道,那怕她真的很好看。

可是,他不敢出手再点她的穴道,因为她此时都已经这般癫狂了,他很担心,自己再点她穴道的话,她会不会立时就爆裂成血人。

所以此刻他只能由着她自行疯癫,等着她撒去那份强劲的炽热,而他也只能默默的忍(xin)受(shang)着她的诱惑。

所幸的是,太阳已经落山,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要不然,那种朦胧的光晕包裹着她,他很担心自己再看下去,或许会作出什么疯狂的事。

……

天,越发的暗色,当夜色开始爬升的时候,凹造型的秦芳终于停止了她的无意识诱惑。

此刻,脑海中属于最美的那段回忆,也淡去了,她像是疲惫到了极点的趴在了地上,慢慢地感受着体内忽高忽低的热度。

夜风带来些许的沁凉,尤其吹在湿漉漉的衣衫上,竟让她觉得好过了许多。

迷迷瞪瞪了也不知多久,她忽而发现不远处盘膝坐着一个人,她盯着看了他许久,才看出来,那人是苍蕴,而此刻他身上只穿着中衣不说,还闭着双眼盘坐在那里,像是电视剧里中了毒后,自我逼毒的大侠一般。

“喂,你,中毒了吗?”秦芳伸手揉了糅疼痛欲裂的脑袋,一面发问一面摇摇晃晃地撑身而起。

“没有。”苍蕴的声音有些嘶哑。

“没有你干嘛坐成那样,也,也不说帮忙,把我,送回去……”秦芳抱怨着扶着树慢慢站直了身子,此刻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充满着虚弱的感觉,而体内似有说不清的什么两股力量在搅和着她。

对面苍蕴听到这话,无奈地睁开眼看着她:“我也想送你回去,可你根本不给我机会!”他说着忿忿地指向林地之外:“是你非要来这泾河的,好不好?”

“哦,是吗?”秦芳摇摇脑袋:“我不记得了。”她说着朝他迈步,可才晃着身子走了两步,就腿一软的跪了下去,那盘膝而坐的苍蕴,立时出掌拍地,身子竟是一横的飞了过来,虽是跌在了地上,却也正好接住了她。

“你还没好吗?”他好无奈。

“不知道,反正,没什么力气……”秦芳说着扫他一眼,却是挑了眉:“你脸怎么那么红啊?”

苍蕴一愣,悻悻地伸手抹了一把脸,却是没法回答她的问话。

他难道告诉她,自己的脸红是因为怀抱着她而心跳加速吗?难道告诉她,抱着她的瞬间就想到了她刚才各种诱惑的造型吗?

“那个,我还是送你回府吧。”最后,他闷闷地说出了这句话,无视了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