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9章 幸好,花开心间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幸好,花开心间

(?)

“你来了?”苍蕴看着门口出现的身影,出声询问:“药王呢?”

“回主人的话,药王于半个时辰前被叶府的人请走了,听意思是,叶府的小姐出了点状况。”素手低着头迅速地回话。

“哼,应该是那位孩子不保吧!去,上叶府,就说我,有请药王。”

“是。”素手当即答应着走了出去,只是她离开屋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主人的背影。

当她听到主人的声音时,她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从其他院落赶了过来,只是不曾想,顺着声进了屋,却看到的是,自己的主人竟然在亲吻着那个惠郡主。

那一刻,她震惊,她不解,甚至不明白主人怎么会如此,因为她的主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人,而对方却……声名狼藉不说,更是南昭一个落魄王府的郡主罢了。

可是,她却没有询问和质疑的资格,因为主人已经给了她一个警告,倘若她再不知分寸的多嘴,主人只会拿走她的命,而不会有丝毫地犹豫。

所以,这一刻,尽管心中不解与震惊,她还是迅速地离开了,只因为主人愿意以自己的名义亲自请药王的话,那必然是告知药王,即刻就到,不能耽误,所以,她也不敢耽误的立刻跑了出去。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鬼迷心窍般的亲了她不说,还连有人来,都没能察觉到,难道我也中了别人下的药不成?

屋内床边,苍蕴苦笑着腹诽自己。却一双眼依旧落在秦芳那泪水满布的脸上。随即他眨眨眼伸手在她的脸上擦抹掉她新淌出来的眼泪。

“怎么了啊?眼泪这么一直流。难不成,你还在哭那个少女?”他轻声问着,可是她却像听不见一样,一点反应都不给他。

眉蹙起,他有些不安,因为这样像木头人的状况,怎么看都不太好。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点动静。立时扭头看向门外,姬流云如魅影一般迅速地冲了进来。

苍蕴当下丢开了秦芳的手,冲着姬流云言到:“还挺快。”

“刚进府就碰上了素手了,她说苍公子您在这里急着找我,不知是有什么事?”姬流云一面说着,一面眼有惊诧的盯着苍蕴身上那湿乎乎的中衣,显然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个模样。

这里可是秦芳的房间,他必须和师兄保持一种外在的客气关系,倘若这儿不是秦芳房间的话,他早就直接冲上去就瞧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毕竟。作为师弟的他,这些年。还没见过师兄有这般的狼狈过……

“不是我要看病,是她。”苍蕴说着就起身让出了床边位置,姬流云自然就看到了脸红红地且被白色男子外袍包裹的秦芳。

“她这是怎么了?”姬流云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奔到床边,连身上的药箱都没放,就抓起了秦芳的左手为其号脉。

“好像是在花灯宴上中了别人的催情药吧,反正挺折腾的。”苍蕴轻描淡写地说着,扫了眼还在流泪的秦芳:“你可得看看她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字不说的光流泪了,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姬流云却在此时脸色骤然变得凝重不说,竟还有些泛白。

“怎么,很严重吗?”看到从来何事都懒散又不上心的师弟忽然表情凝重且有泛白之像,苍蕴的脸色也陡然变得郑重起来:“难道,她有性命之危?”

姬流云看了苍蕴一眼,唇抖了一下:“她挺严重,但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危。”

“既如此,那你怎的表情那般凝重?”

姬流云看看秦芳,又看看苍蕴,随即言到:“她中的可不是催/情药。”

“不是?”苍蕴自然诧异:“那她中的是……”

姬流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放开了秦芳的左手,转身取下背负的药箱在跟前桌几上后,当即取了一枚银针,扎在了秦芳的左手指上。

看到师弟如此动作,姬流云的唇抿了一下,眼神落在了秦芳的手指上。

一滴带着些许黑色的血涌出,姬流云用自己的尾指将那滴血抹下,先是放在鼻下一闻,而后便是尾指指尖腾起一抹蓝色幽焰,那血水就在幽焰里滋滋作响,似沸腾一般的逐渐升华,直至最后只剩下一块细小的黑色残渣停留在他的指尖上。

“是药毒。”姬流云刚一说出来这三个字,苍蕴就脸上闪过一抹惊色,随即他看着姬流云,一脸难以置信:“你确定?”

药王盯着那残渣又看了看后,点了头:“我确定,虽然她体内不知为何毒性已无,但她中的的确是药毒。”

“怎么会……”苍蕴当即脱口而出一句嘟囔,但话也匆匆顿住,他警惕的看了一眼秦芳后,有眼里充斥着不解的看着姬流云。

姬流云摇了下头,而后言语:“事不宜迟,我先给她化症,有什么……咱们稍后再说。”

苍蕴明了的点点头,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姬流云则抬起右手运功片刻后,蓝色的冰气就在他掌心聚集,而后他慢慢地将手按在了秦芳的额头之上,而与此同时,姬流云也闭上了眼睛。

一道寒冰之气从姬流云身上腾起,随即竟是朝着秦芳的额头上的手聚集而去。

苍蕴熟知师弟的治疗门路,当下就立在一旁瞧看着,一面想着片刻秦芳就会没事,一面想着她怎么会中药毒,以及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南昭的都城。

药毒,从来只在西梁盛行,且能制造出这种毒的人,当世据说只有一人,那便是西梁的“毒尊”欧阳尊。

江湖上,可有这位毒尊的许多传说,据说他一人用毒。就能让上万人的大军变成待宰的羔羊。还有传说。他用毒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能想让你在几时死,就在几时死。

传说是可怕的,真实的程度,鲜有人知,包括苍蕴,都并不是完全清楚,但他却知道毒尊在两年前已病逝。他所有制成的毒物,则都由他的第十三任妻子,曼罗夫人接手。

所以,当药毒出现在南昭都城,就意味着,这位曼罗夫人也已到了南昭都城,这让他当即就想要去弄明白,这位西梁的寡妇跑这里来是放毒是因为何事。

因为他很清楚,能请出那个寡妇出手,必然是出动了千金之价的--毒尊留下的药物。用一个就少一个,这种物以稀为贵的东西。自然价格不菲。

但就在苍蕴猜疑的时候,姬流云的身子却有了一丝晃动,随即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竟有些僵直的感觉。

苍蕴见状,当即不敢乱想,小心的盯着姬流云怕出什么事,结果就看到姬流云的身子又抖了两下。

这一下,苍蕴更加担心了,他甚至立时聚气于掌,准备随时出手,而偏偏姬流云此时却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他的整个手掌变成了黑色,而秦芳则是闭上了眼,整个人似昏睡过去了一般的自行倒在了**。

“怎样?”苍蕴当即收起内力出声发问。

姬流云看他一眼:“没事了,我把那股子药劲儿已经抽进寒池里,少不得要花些时间化掉。”

“那她这是……”

“昏睡,而且可能会沉睡上五六个时辰吧,到底这药毒太霸道,虽然毒性是没了,但药劲儿太猛,还是极耗身子的,所以我一抽走药劲儿,她就昏睡过去了。”

听到师弟这么说,苍蕴知道秦芳已无事,当下就关心起姬流云起来:“你刚才是怎么了?好似被什么惊吓到一样。”

姬流云眨眨眼:“这药毒是四情药毒,中毒之人会经历四种情绪的幻象,每一种情绪都会让体内的毒更盛,而后使中者死于制毒者希冀的方式,可以说是药毒中最为霸道的其中一种,而我当时化症时,正好和她一起经历了其中一种情绪,因为有些突然,所以,被惊到了。”

“可你好像不止惊了一下……”

“那股子药劲儿太强了,压制抽取,不太容易。”姬流云说着扬了扬自己发黑的手:“我这几年,好像真的松懈的厉害。”

“你知道自己松懈就好,师父离开后,你就一直懒散。”苍蕴轻声说着,扫了一眼秦芳:“那个,她,刚才是不是经历的是悲伤啊?我看她一直在流泪的。”

姬流云轻轻点了头:“差不多。”

“果然是这样啊,不过,她怎么跟个傻子一样的默默流泪呢?一般人悲伤,不是该嚎啕大哭吗?”苍蕴问着,却不由的想到在林地里,秦芳抱着自己嚎啕大哭时的情绪,顿时又觉得,是不是女人哭到最后,就会成这样。

“有些情绪,人会发出来,而有些情绪,人又会藏起来的,也许,她不想让人,嗯,知道她的悲伤吧。”姬流云说着苦笑了一下。

“是吗?”苍蕴闻言若有所思,姬流云则是看他一眼迅速的开口:“对了,这霸道的药毒,怎么会毒性已无呢?难道你给她逼出来了?”

“怎么可能,我以为她中了催/情药,我的功法又是至阳的,哪里敢给她逼出来啊,我就是点穴封住片刻,她都撑不住的。”苍蕴说着瞥了嘴,倘若能逼,他早就出手了,也不至于被她折腾了半天,结果弄得自己心里怪怪地。

不过,一想到她中的竟然是药毒,苍蕴的心里也不免有些庆幸,幸好她没毒发,要不然……

刹那间,一种失去的隐痛立时在心头上涌,这种感觉让他忽而有点慌乱。

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躺在**昏睡的秦芳,此刻她脸上的红潮已经退去,显出她那白里透红的肤色,这让她看起来,若一朵静谧而美好的海棠花。

苍蕴的眼里闪过一抹柔色,而他的内心只有“幸好”这两个字。

只是,此时他并不知道,她这朵海棠花就此开在了他的心间,并从此驻扎下来,不曾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