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0章 记忆

第一百六十章 记忆,你想让我怎么死!

(?)

“师兄,都城里出现药毒,看来那位曼罗夫人已然来此,我虽然不明白她为何会向惠郡主出手,但能请她出手的人,必然身份不低,钱财充盈,所以……”姬流云并未注意到苍蕴的神情变化,因为他此刻低着头,似在沉思着什么的低声言语。

“南昭能出的起这个价格的,不是皇室,就是候家,而候家从来不沾染这些,所以应该是皇家想要除一些障碍。”苍蕴立刻收起自己的情绪,把先前能想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南昭的皇上要对他的兄弟下手了?”

“这不是必须的吗?他得皇位毕竟得来的不正,而想要不引起朝廷的风浪,又不被人拿兄弟的死来做文章,还有什么会比让人生病再默默死去这样,更好的呢?”苍蕴说着脸上泛起一抹冷笑。

“是啊,可是……那惠郡主怎么会……”

“应该是顺手吧。”苍蕴说着脸上又闪过一丝不悦:“哼,太后那个老娘们完全没把我的警告放在眼里……”

姬流云闻言一愣,随即低声说到:“那师兄有什么打算?”

“还用说吗?”苍蕴眨眨眼:“不听话,就得打屁/股不是吗?”

姬流云当下悻悻一笑,伸手指着苍蕴身上湿漉漉的中衣:“要我借衣服给你先换上吗?”

苍蕴摇了头:“那不必了,她既然没性命之忧,那我就先回去了。”苍蕴说着扫了一眼秦芳,掩饰情绪的迈步而出。却完全没有拿走那件外袍的想法。

“你一会儿去给她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再伺候着她抹身什么的。务必照顾好她,知道吗?”苍蕴出来后,交代了候在院子里的素手,素手当即应声,苍蕴便飞纵而去。

而屋内的姬流云听着外面师兄的交代之声,目光有些怪异的盯了一会秦芳后,竟然伸手摸上了秦芳的脸---不过,他的指尖却是轻轻的擦拭在那些泪痕之上。而后他咬了一下唇,转身抓着药箱快步的走了出去。

一回到他现在的住的院落房间,姬流云便把门嘭的一声关上,人就贴着门,沉寂在一片屋内的漆黑之中。

师兄刚才问他为何有惊吓之态,他回答的很是轻描淡写,但事实上,他真的是被吓到了,也被惊到了。

不是什么霸道的药劲儿,也不是什么悲伤的情绪。而是他一把内力冲进惠郡主的身体,就看到了让他无法想象得画面。

那是承载一种情绪的模糊记忆。是一段不全的边角而已,但不一样的服饰,不一样的打扮,不一样的周遭,却让他一头雾水。

而就在这些说不清的怪异里,一个短发女子被铁链捆绑在一把座椅上,而她的对面,立着一个挂着阴笑的男人,以及三位遍体鳞伤并被吊起来的女子。

“秦芳,只要你告诉我,谭司令的心脏起搏器到底是什么型号,对码是什么,我立刻就可以放了你和你的队友。”

男人冲那短发女子柔声言语,而那女子闻言抬起了头,一双黑亮的眼眸里,充斥着嘲色:“你觉得,我还会再信你吗?”

男人一愣,悻悻地笑了一下:“我知道把你们几个做了手术的人骗来是我不好,我也知道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但,这一次,我是认真的,只要你告诉我,我肯定放了你们,说到做到!”

“你还是别费心了。”短发女子说着昂起了下巴:“我是不会像你一样,做那叫人恶心的叛国者。”

男子眨眨眼,叹了一口气:“秦芳,我好好和你说,你不听,那看来,我得换一种方式和你谈了。”

男人说着从靴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转身走向身后的那三个女人,他逐一打量着,而后站在了一个女人的身后,将匕首放在了那个女人的脖颈处:“我数三声,如果你不说,我就会割破她的喉管……”

“王伟道!我们几个可是医疗兵,按照《日内瓦公约》你不能对我们出手。”

“我知道,但在这里,没人会知道是我违反公约,当然,你要是不想她死的话,就赶紧说出来。”男人说着手中的匕首朝下压了一点,立时那女子的嗓子里溢出了痛声。

“晓红!”短发女子激动的喊了一声,那女子看着她,眼里流出了一滴泪。

“对不起,我不能让谭司令被他们害死,所以……”短发女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但一双眼里,却有着坚定的光芒。

“我知道,队长……”女孩子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匕首划过了她的脖颈,血液瞬间汹涌而出,而她的嘴巴大张着,空有出气,没有进气--这一刀,不仅划破了她的血管也隔断了她的气管。

“晓红……”短发女子嘶声力竭般的喊了一声,身体剧烈的滑动着,可是,捆绑着她的不是绳索,而是铁链,她的挣扎让铁链发出碰撞的声音,却无法让她获得自由。

那个女孩子的头颅终于耷拉了下去,不是死于失血,而是死于了窒息。

“看,因为你的不配合,她死了。”此时男人说着伸手戳了那女子的尸体一下,而后横跨着走了两步,来到了另一个女孩子的身边。

“再给你一次机会啊!”男人说着手里的匕首在指尖上翻转着玩出了花。

“王伟道,你就是个人渣,混蛋,无耻败类……”这次,不等短发女子言语,那个被男人选为目标的女子已经冲着男人破口大骂起来:“你不配做军人,不,你连做人都不配!你就是个……唔……”

女子的嘴巴被男人一手给捂住,他眼神极为恶毒的盯了那女子一眼,转向了短发女子:“秦芳。我数三声。要是不说。她就是你害死的。”

秦芳咬着唇,双眼看着那女子,一声不吭。

“1”

“2”

“柔柔,别怕,你先走,我,随后就来!”当男子数完2之后,短发女子立刻大声又迅速地喊着。那女子虽然嘴巴被紧紧地捂住,发不出什么声音,但还是使劲的点了下头。

“好,那就让她先走!”男人说着,挥了匕首,但这一次他却不是割喉,反而是把匕首直接插进了女子的胸膛,然后猛然向下一划。

“啊……”女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让整个房间充满着跌撞的回音。

“柔柔!”短发女子的眼里淌下了泪,一双坚定的眸子。已经有了血红之色。

被生生划开了胸腔到腹腔,这是何等的痛?

女子惨叫了一声后。就直接低头失去了意识。

但男子却不满足,他竟然伸手探入了女子的腹腔里……

“王伟道,你个王八蛋!有本事你冲我来!”短发女子发出了怒吼,她挣扎着,身体的铁链哗啦啦的作响。

可是男子无视了她的怒吼,他专注的在那女子的身体里掏挖着,直至扯出了一颗还在轻微颤动的心脏……

短发女子的唇哆嗦了,它翕张着,没有了骂人的词汇,也没了怒骂的喝句,而她一张脸,全然是煞白之色。

“啧啧,瞧瞧,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活着,却搭进去自己的命,这是多傻啊!”男人说着将手往后一抛,那鲜血淋漓的心脏就被摔在了不远处的墙体上,砸出一个刺眼的血印。

“你还要让我再来一次吗?”男子站在了那被吊起的最后一个女子的身边,他言语着,眼盯着短发女子:“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哦。”

短发女子咬住了唇,她的眼盯着那个女子,这次连一个字都没有说。

而这个时候,那个女子却开了口:“队长,我女儿下个月就满三岁了。”

短发女子的唇咬的更狠,甚至血液从她的唇上都淌了下来。

“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那女子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那男子眉一挑,退开了两步,显然鼓励她这种行为。

女子此时转头看回了短发女子,却是冲她一笑:“队长,若假如,你能活着出去,就请替我告诉她,妈妈是英雄……”

“好。”短发女子终于出声,这一次,她泪水滂沱,却眼里有着一种骄傲之色:“你是英雄,你们,都是英雄。”

“哼,英雄可没那么好当!”男人此时已经冲回了女子的身边,手里的匕首并非刺向女子的身体,而后是刀从她的面上一挥,立时一块血肉就滚落在了地上,竟是割下了那女子的鼻子。

惨叫声,再次回荡起来,与之相伴的就是短发女子身上的铁链在剧烈挣扎下的刺耳金属声。

“王伟道!你会为今天的一切付出代价!我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你比她们死的惨百倍,千倍……”短发女子咒骂着,而男子却匕首再挥,刷刷两下,割掉了那个女子的一双耳朵。

“百倍千倍,也得你有那个能力伤害到我,和我说鬼,咱们学医的有几个信鬼?”男子说着刀在女子的身上比划着:“秦芳,你也听到了,她还有个孩子的,我现在只是割掉了她的鼻子和耳朵,而以你的医术,是可以给她再接上的,所以,你是不是考虑一下,说了得了?”

秦芳咬着牙:“我,秦芳,还有我这些为国牺牲的战友,绝对不做叛国贼!”

“没错,我们,誓死不做,叛国贼……”那女子此时忽然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便是自己一个扭身,撞上了男子手中的匕首,立时那个匕首抹上了她的脖子,她也就此耷拉下了脑袋。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的脊梁!”短发女子的泪在落,但眼眸却刚毅着:“而你这个叛国贼,可没有!来吧,对我动手吧!让我看看,你想让我怎么死!”

--今天第二更,可能会晚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