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1章 可怖,想要保护她!

第一百六十一章 可怖,想要保护她!

来吧,对我动手吧!让我看看,你想让我怎么死!

耳中是短发女子的这句话,眼中是那女子刚毅的眼神,以及她脸上浮现的一抹嘲笑。

死亡在她的眼里,变得渺小,变得毫不可怕,哪怕之前的种种残忍与血腥,让他这个看客都觉得心里难受的发紧,却都没让她的脸上显出一丝一毫的退色。

生死浮云,她的眼里只有满满地俾睨,只有对那个男人无尽地嘲色。

“秦芳,我知道你骨头硬,却不知道你有这么硬!”男人看着她脸上的嘲色咬了牙:“不过,我会让你开口的,你想要个痛快,没门,我会让你感受到你身体的血液,是怎样的一点一点流失……我要让你败给这死亡的恐惧!”

“是吗,那就看看,我会不会低头啊?”短发女子笑着言语,那份不屑的底气,在加上她脸上的泪痕,竟让她看起来如女神般不可侵犯。

“哼!”男人哼了一声,面上浮现了一丝气急败坏的神情,随即他抓着匕首,两步走到短发女子的面前,就朝她刺去……

“不要……”姬流云喊了出来,可是,一个偷窥着记忆的人,喊什么,都不会改变记忆,他看到了那把匕首刺入了女子的腹部,而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了短发女子口中的四个字:“就是现在!”

短促的一句话,却带着一股汹涌的怒气,而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身子竟是剧烈的抖动起来,而后男人倒在了地上,兀自抖动,短发女子则是耷拉下了脑袋。

难道,她死了?

姬流云觉得心里好痛,他看着那片记忆,忍不住轻唤:“醒来,快醒来,别死,千万别死……”

“啊!”忽而短发女子猛地抬头发出一声不算太大声的痛叫,而后她的身子反弓的紧绷了一息之后,她喘息着盯着地上那个男人,目色充满了杀意。

“小米,动手。”四个字,从她的口中轻吐,甚至还有些含糊,但一道光束从她的右臂直冲上来,打在了她身上捆绑的铁链之上。

火花四溅,有许多的小火星落在女子的身上,她紧紧地咬着牙,眉头也皱着,人却一声不吭。

姬流云费解的看着这一幕,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发现那女人的眸子里承载的杀意是越来越浓。

“啪”,一声脆响之后,铁链哗啦啦的坠地,那短发女子猛得站了起来,直冲向了那个男人。

她抓起了他,拖行着将他捆绑到了一边的立柱上,而后她转身去把那三个女子的尸体,一一取下,摆好。

“咳咳……”忽而男子发出了一串剧烈的咳嗽声,这让看着那三具尸体的短发女子转了头。

起身,她走向了那个男人。

“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女人问着,竟伸左手把插在腹部的匕首给拔了出来。

血水流淌,她无视着,只拿自己的右手在伤口处按了按。

“你,你怎么办到的?”男人惊恐的看着女子的腹部,一脸的惧色。

“你是问此刻的灼烧止血还是问刚才的电击?”短发女子的脸上,笑容更加的诡异。

男子张张嘴,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在他的眼前,短发女子的右手竟然皮肤消失,变成了一只钢筋铁骨又装着众多芯片的机械手臂。

“王伟道,你知道的,我是一名军医,我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救治战士们的。而今天,它们会成为我报复你的最佳手段。”短发女子说着,把匕首交到了机械手中,她看着他一双眸子黑的发亮:“我会要你死的比她们惨百倍,千倍……”

话音落下,她手里的匕首扎进了男子的身体。

可是那不是什么要害之处,这让姬流云有点意外,他意外她出手偏了,可是他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古人有千刀万剐,杀一个人三天,第一千刀才叫对方死,你放心,我的一千刀下去,你绝不会死的,因为我会留着你的命,让你好好感受下,什么叫,活人解剖,我要你知道,你刚才做的一切,都会加倍偿还……”

“秦芳!我投降,我愿意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男子嘶声大喊。

可短发女子无视着他,只把匕首拔出再选一处刺入……

“你不能这样,啊!我投降了啊!你这是虐待战俘,你,你这是违背军例,你,你还要活人解剖,这都是违法的……”

“那又怎样?”女子阴森森的盯着他:“在这里,没人会知道,不是吗?而我,就是你的审判者。”她说着,刀在那男人的身上,快速的进进出出。

……

痛叫与咒骂在这间房间里回荡着,姬流云看着眼前出现的血腥画面,手攥得紧紧地。

这是多深的恨,才能让一个人疯狂到如此的歇里斯底?

他见过不少人作为报复的对象,被对方折磨到伤痕累累,可无论那些人的生死,却没有一个如眼前这位让他心底震撼。

但,他却丝毫不会对这位男子有一丝的怜悯,因为他看得真真切切,这个男人刚才做的事,是有多么的令人发指!想他一个局外人,一个看客,都心里痛成了那样,而和那三个女人明显一起的女人,又得是何种的痛?

所以,他忍不住的心疼,也忍不住的怜惜,更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抹去那女子脸上看似阴森,实则痛楚的笑。

是的,有多恨,就有多痛,而有多痛也就有多恨。

她的残忍可怖,是因为她恨,而这样的恨,又痛得让他心疼不已。

可是,他抹不去她的笑,也抹不去她心头流淌的血,只能看着她一刀刀的把那个男人变成一个血人,变成一个为三个姐妹祭奠英魂的祭品。

终当她在血泊中完成了她的报复时,周遭的一切变了。

不是那间被血腥充盈的房间,而是一片瓦砾残废中升腾得大火。

她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看着大火,眼泪扑簌簌的流。

而她沾满血液的手中,抓着三枚似吊坠一样的徽章。

雨,忽而降临,她那只机械手臂,瞬间再生了皮肤,包裹住了一切,藏匿了一切,让她看起来,再度普普通通。

可是站在这段记忆里的姬流云却知道,这个叫秦芳的短发女人一点也不普通,她让他心疼,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她,呵护她。

忽而,她转身向着他所在的位置大步走来,雨水将她身上的血液冲刷着落入脚下,让她那一张曾阴森的脸,充满着苍白与自责。

“别这样……”他不由的轻声言语,而她却听不到,只是一步步的靠近,终究从他的身体里穿过而走远。

记忆成为了落幕的黑暗,他这个看客自然被无情的驱逐。

他用内力包裹了所有的药劲儿,而后抽取,带离,一睁眼,就看到了师兄那双充满担忧与警惕的目光。

“怎样?”

“没事了,我把那……”他尽可能镇定地说着,因为他看到,他没法说出口。

四情药毒,是让人坠入自身四情而叠加毒性的霸道药物,中者,都会回到自己的四情之中,所以他很清楚,他看到的记忆是属于惠郡主的,可是,那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也没有惠郡主这个人啊。

而最后,这段记忆里,唯一活下来的人,就是那个叫秦芳的女人。

所以,就算他觉得不可思议,就算他摸不清头脑,但他还是明白,惠郡主就是秦芳,只是,到底是惠郡主被这个叫秦芳的调换了,还是秦芳是惠郡主的前世记忆,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似乎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个夜晚,他认识了一个叫秦芳的女人,并知道她和惠郡主是一体的,而他已经忍不住的为她心疼不说,还更想要保护她,所以他不能再让自己懒惫下去,他得努力让自己变的强大,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不在看到那样伤痛与憎恨的眼。

……

泾河的水流淌着,此刻月上柳梢,那些动心的人儿们,正三三两两的从泾河边离开。

一切都将归于宁静,只有满河的花灯在波浪的翻覆里,或沉沦,或飘远。

一袭蓝衣从河岸腾飞而起,如鬼魅的身影一晃儿停,骤然矗立在泾河中心的河面上---他的脚下,奔流的河水竟然结出一小块冰层来,让他顺水而飘。

一只花灯此刻被轻轻放在了水中,它顺着河水漂流而远。

若仔细点看,就会发现,那是一艘船型的花灯,扬着帆前行,而船上,竹篾将一只莲花灯紧紧地与之捆绑在一起。

……

“呼。”苍蕴从温泉的水池中冒出头来,热乎乎的水为他洗净了一身的狼藉。

靠在池边,他惬意般的闭上了眼,想要和以往一样享受片刻的放空,但岂料,水流的热度与冲击,却让他想起了,先前那个在怀的柔软而滚烫的身躯。

眼,睁开,他眨眨眼,轻嘲似的一笑,似笑自己竟然还在挂念,但想要把这些感觉丢掉,却一点也不成功。

因为他不仅想起了她在怀的美妙,也想起了她的嚎啕大哭与默默流泪,更想起了她的亲吻与各色诱惑的模样……

哗,哗啦……

他捧起水使劲的往脸上撩,想让自己清醒点,不要被这些画面给左右。

可是,他却想起了自己情不自禁的亲吻。

烦躁,在内心蹭的窜起,他伸手使劲的抹了一把脸,起身离开了水池。

水从他的背脊上淋漓而下,那**的背上,一条红色的虬龙狰狞而威严。

将白色的浴袍裹在了身上,他披着湿漉漉地发走了出去,立时一个女人将锦袍披上了他的肩头:“主人,白舞传来消息,说人已经找到了,不知是否这就动手?”

苍蕴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照计划吧!”

女子应声转身离去,而苍蕴则扭头看向了卿王府,眼里有着一抹晦涩。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