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2章 主人和她,睡了啊……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主人和她,睡了啊……

(?)

“啪!”茶杯在砸在了地上,盛岚珠一脸怒色的在屋内踱步:“没消息又是没消息!哀家派出去打探的,就没一个能给哀家一个准信吗?”

“太后息怒,苍公子不是一般的人,他带走了惠郡主,属下们要找到所在,自然,大费周折……”身着铠甲的侍卫跪在地上,一脸无奈的解释着。

太后一离开水榭,就叫他派出了所有的私院侍卫去盯着惠郡主,务必要看到其自尽身亡,好传回来一个安定的好消息给她。

可是,他们失去了目标,散步整个京城街道的眼睛,像被蒙上了一样,根本看不到他们两个的身影,而在卿王府附近安插的人,也迟迟没有回复消息,这让他们只能被太后焦躁的怒火灼烧着。

“报!”就在此时,殿外响起了一声话音,那侍卫当即抬头看了一眼太后,立刻起身是跑了出去,片刻折返回来跪在地上轻言:“太后,卿王府那边传来消息,一个时辰前苍公子抱着惠郡主回到了卿王府,随后,药王也从叶府回归……”

“她怎样?”盛岚珠扭头盯着他:“可死了吗?”

侍卫扭了下嘴巴:“好像没有,总之没听到卿王府里有传来,哭声。”

“卿王府里就没几个人,难道还指望有人哭丧不成?”盛岚珠闻言翻了白眼:“你的人难道就不知道进去打探下,给个准信吗?”

侍卫的嘴角微抽了一下:“回,太后的话,那个。卿王府虽然被逐的只剩下惠郡主一人。但卿王府中还有其他几人在内。而,属下派去的人,只要一攀上王府墙垣,就会,就会有黑衣人出来将,将属下的人给打飞下去,是以,他们几个努力了几次。都未能入府,这才耗到此时,传来这样的,消息。”

“什么?”盛岚珠立时挑眉瞪眼:“还有能把你的人都打飞的黑衣人?”

“是,属下估计那几个人是苍公子随行所带的侍从。”

盛岚珠的唇抿在了一起,随后无奈地摆了手:“下去吧!”

侍卫当即告退离开,盛岚珠则攥紧了拳头:“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

“嗯……”慵懒而疲惫的声音从秦芳的嗓子里溢出来后,她才一面打着哈欠一面睁开了眼,立时就看到了床边守着她的素手。

“你怎么在这里啊?”秦芳懒懒地问着,撑身坐起。立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点轻飘飘地虚弱感。

“郡主昨晚昏沉不醒,素手怕您有事。负了我家公子所托,自然守着。”素手说着把手边一个衣服包放在了**,伸手打开:“郡主可要素手伺候您更衣吗?”

秦芳摆摆手:“不了,我自己穿就好……”她的眼神落在了那衣服包里华美的裙袍上:“这不是我的衣服吧?”

卿王府被洗劫后,屋里就没剩下什么好东西,那些曾经华美的衣裳也都被卷包拿走了,她现在用来换洗的三身,也是后来在成衣店里买得现货,为图个方便自在,有两身是相对耐脏耐磨的布料衣裳,一身是那件水蓝色缎子的。

而现在素手的那个衣服包里,却是一身白粉相间的锦缎底料裙袍,虽然没看到样式,就冲那料子,她就知道不是自己的。

“是郡主您的。”素手说着把衣服包往前推了一下:“是我今早专门去了家成衣店给您挑选出来的新衣裳。”

“我有衣裳。”秦芳说着掀开被子就想去床头箱子里拿,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全身就穿了一个肚兜和一条亵裤。

“这……”她傻了眼,因为她从来不会睡觉脱得这么干净的。

“郡主不必惊讶,是我帮您换的衣服。”素手一看她呆滞的表情,立刻解释:“你昨天回来时,衣衫破烂还湿漉漉的黏在身上,素手若不给您换上,怕您因此着凉生病,故而给您换了干净的衣裳……”

“等等,你说我回来的时候,衣衫破裂?”秦芳惊讶的看着素手,素手则认真的点点头。

“还湿漉漉的黏在身上?”素手继续点头。

“我怎么会那样?”

“这个我可不知道,公子昨晚抱您回来的时候,你就是那样了。”素手实话实说,可这话让秦芳眨眨眼:“公子?哪个公子?”

素手的唇抿了一下,眼神里有着一丝不满:“还能是谁?自然是我家苍公子。”

秦芳当即顿住,整个人傻呆呆地坐在**。

昨晚,我,衣衫不整,湿乎乎的,被苍蕴给……抱……回来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秦芳纠结的扯上了自己的头发。

素手则是眨眨眼:“郡主,您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秦芳懊恼似的双手捂脸:“我只记得我在水榭里被人下了药,浑身难受,状如火烧,似是被催了情,而后向太后请求提前离席来着……再,再后面的,好像就不记得了……”

秦芳说着努力的去回想,但这些话则让素手张大了嘴巴。

催/情?

怪不得昨晚她的衣服破裂成那样,公子又,又亲了她,难道说,她和公子之间……不,不不,不会的,公子定然不会……

“啊,遭了,我怎么抱了他呢!”秦芳此时使劲的拍着脑门闭眼嘟囔,这话让素手的表情直接抽搐了一下。

抱了他……难道……主人和她,睡了?

“啊,这下怎么办,我以后怎么有脸见他啊……”秦芳一脸悲催的伸手使劲搓了自己的脸,再抬头时正好看到素手盯着她一脸抽搐的表情,她愣了一下,悻悻一笑:“那个。呃。我肚子饿了。”

素手一愣。随即有点呆的点头:“哦,好,我,我这就去准备。”

她说着转了身,走路有些僵直的离开了房间,而她一走,秦芳就一把抓着被子抱进怀里,把自己的脑袋使劲儿的埋在了里面。

丢人啊!太丢人了!

她昨晚的记忆可以说严重受损。只能想起些许的零零碎碎而已,但,这些零零碎碎,就让她觉得丢人不已。

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周身药力上冲难受的时候,是怎样恬不知耻的抱住了苍蕴,还把脑袋往他身上蹭的……又是怎样因为受不了衣服对自己带来的痒与痛,而在他面前宽衣解带的……

啊啊啊啊!我以后还怎么见他啊!

一想到那样的画面,秦芳就懊恼不已,于是此刻她只能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做一只害羞的鸵鸟。

……

在被窝里把羞愧之色耗尽后,秦芳终于是趴起来穿衣服了。

她没有拿那件华美的衣裳。而是翻出了自己的一身布料衣裳往身上套,但奇异的时。那衣料一碰到肌肤,她就觉得那种刮痛不适的感觉依然存在,虽然已经降低了很多很多。

不是吧?难道我药效还没散干净?

秦芳倍感无奈,她不死心的继续穿套,但还没把一身穿完,那种烦人的痒和痛,终于比得她只好换掉了自己的布料,穿上了那身锦缎的衣裳。

绝美的料子,穿到身上是又软又轻,立时,秦芳就没了这种痛痒的烦恼,于是她只能妥协的就穿它。

整理衣衽时,秦芳忽然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节黑曜石,她愣愣的拿起来看了看,才发现,那其实是牛半仙给的那节小指骨。

“奇怪,这怎么就黑了呢?”她那天为怕姬流云看见笑她傻,就把它收进了衣服内里,此后倒也把它给忘了,虽有几次沐浴更衣的碰到它,但想到好歹自己也花了一颗大东珠,丢了也可惜,索性就带着不去管,岂料今早上从铜镜里猛然看见,竟变了色。

“发霉氧化也不该是这样啊?”她嘟囔着伸手把这个指骨给取了下来,把玩在手里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它怎么会变成黑的,最后干脆放在了桌上,去洗漱,扎发去了。

刚把自己给收拾利索了,素手就在外言语,说着饭做好了。

“进来吧!”秦芳招呼着,自己随便抓了一支珠花往头上一插,就去桌边吃饭了,而素手看着她那超级简单的发饰,抿了下唇。

“哇,今天早饭很丰盛啊!”秦芳赞叹着大快朵颐,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特别的饿,所以饭菜也格外的香。

虽然她很注意用餐的频率,可等到她意识到自己吃了不少时,是盘碟都见底的时候。

“不知怎么了,感觉特别饿,可能昨天,体力耗费的有点大吧。”秦芳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着:“不过你今天的饭菜好像真的比别的时候香些。”

素手的唇抿得更紧了一些。

能不香吗?公子碰了她,她就是以后的半个女主人,虽然素手是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的,但现实已经如此,她也只能接受。

更何况,她是亲眼看到了主人对惠郡主的偷亲举动,再加上,主人又派遣了几个人守着卿王府,怎么看都是一副上心的模样。

或许昨晚她还不大明白为什么,但刚才听到惠郡主的言语,又看到惠郡主的举动,她要是再反应不过来,未免也被太笨了些,所以她理所应当的改善了自己的态度,认为必须对这位尽心尽责,自然这饭菜做的就可口美味了许多。

“哎,身子酸酸的,真不舒服,不行,等会儿了,我还是得泡个澡去去身上的不得劲儿。”秦芳放下筷子起身时,感觉到身体那种懒散的疲惫,随口嘟囔了两句,而素手则脸上不觉泛红了些。

体力耗费,身子乏力,她敏感的接受到了这八个字投来的信息,当下想着要不要给这位再准备一点滋补的汤药之类,外面就传来了沈二娘的声音:“素手姑娘,在不在?”

素手当下立时迎了出去:“怎么了?”

“宫里又来人了,说召郡主入宫呢,可郡主还睡着,怎么应付啊?”

“郡主已经醒了,我问问她的意思……”素手话还没说完,秦芳就从屋内走了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进宫嘛,走着!”

秦芳说完,大步的朝外而去,而素手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又想起了她头上过分简单的首饰,立刻也往外跑,去赶紧地给秦芳添置合适的头面去了。